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黄少天跟叶修交往了一个月。
“靠,老叶,你这真不行。”终于忍不下去了。
叶修立刻回头了,任何男人都不能在听到不行的关键时候装聋作哑“讲清楚啊黄少天。”
黄少天的神色带着一点恼怒和焦躁,拉住叶修的手。作为一个很喜欢亲密接触的人,他实在对老烟枪嘴里的味道很无法接受。一早洗漱出来就看到对方穿着睡衣坐在桌前,背对着他,微乱的黑色发尾下露出苍白的后颈。
当下除了吻他实在没有别的想法了。
任何与吸烟者相处过的人都知道,吸烟者的气味算不上多好闻,何况叶修是个常年重度烟民。黄少天不用犹豫就能揽着他的脖子深吻,只是过程中总是忍不住为此分心。
前一个月的热恋期黄少天还很饥渴,叶修身上的每一寸都让他很沉迷,也就暂时按着,不过叶修的烟瘾虽然没有增加,但近一天一包的量还是很可怕的,黄少天冷静下来,怎么想也不是事,烟味事小,但长远来看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也许叶修不乐意让人管着,他还想和对方长长久久呢。
“行,我就直说了。”黄少天按住叶修的肩膀“叶修,那什么,虽然你大概是不乐意我管着你,我也不想的,大家过日子也是互相尊重才能开心,但是吧,长久之计还是要大家身体健康,彼此配合⋯⋯”
“讲重点。”叶修说。
“你考虑一下戒烟呗。”黄少天想想“不,戒烟是挺好,但那要你的命。我其实只是想你少抽点,循序渐进嘛,一周⋯⋯一周一包怎么样?”
叶修眨眨眼睛。黄少天立刻就软下来了,可怜巴巴地坦承道“你看这样我接吻都没热情了⋯⋯”
这都叫没热情??叶修粗略回忆过去一个月,算了,没眼看。
不过他还是有抓到重点“嘴里味儿太重了?”
黄少天立刻点头。
叶修看着他,黄少天不知何时改搭着他的肩,虚揽着他的后颈,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几秒对视的功夫又快贴脸前来了。
“行吧。”叶修不轻不重地说,拍了拍黄少天惊讶的脸。
“你答应我啦?要我说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就⋯⋯”黄少天话没说完,叶修已经在他唇角印了浅淡的一记。
“我答应你。”

fin.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一直想说说看的句子(。

看了篇极其高能的原耽⋯⋯
叶昕的《虎狼同穴》,有人看过的吗?

额⋯⋯简书被封了,暂时也没想到放哪,区区四台车不足挂齿,有缘再贴出来吧(汤不热有认识的朋友追踪了也没法放,有谁建议什么风水宝地吗(?

非常好
我用一天追完了漫画和动画
然后火速跳入了这个坑(。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棒!!!这么可爱!!!!!
每个人物都好!!萌!!!
一开始看漫画觉得节奏挺慢的,结果动划一路飙到飞起!好像还没进入状况事情就结束了(不是
吉恩各种淡定+天然散发魅力+无意识耍帅(?!被灌醉了又眼睛红红的好爱笑好可爱搞什么啦啊啊啊啊啊(深夜发疯
不行,每个角色都太棒了,看似简单的故事其实把人物塑造的很棒,就连一开始觉得只是可爱的印度人最后居然被我心中一路呐喊啊啊啊你这坏印度人(诶)
诚挚推荐
Acca13区监察课
主角与基友的糖吃不完。
还有可爱的妹妹。
还有可爱的大叔。
这番还缺什么?什么都不缺!!!
不说了,我要给他们开车(。

女仆咖啡厅。
女仆咖啡。
女仆。
黄少天的耳朵已经自动排除讲台上的人,转头瞥见喻文州正在滑手机,遂也果断掏出,手速狂爆。劈哩啪啦噼哩啪啦噼哩啪啦。
“文州”
“文州”
“文州文州文州文州”
“我一想到老叶要穿女仆装我就兴奋得坐立不安啊!!!”
喻文州笑笑,慢条斯理回道。
“这样啊。”
“我一想到少天你也要穿女仆装就害怕得坐立不安呢。”
“⋯⋯⋯”靠!他忘了“你也要穿的吧!”
“是的。”
“那⋯那我们就共同进退做彼此的天使?”
“丑拒^_^”

-
⋯⋯我在干嘛(笑哭

黄叶段子

这两天文风大变卻文思泉湧怎么办(崩溃

-
他闲散的靠在叶修怀里打着掌上型游戏,他们不常这样搂搂抱抱的,叶修嫌他烦,两人体型又相距不大,多了一个人挡在面前很难做事。今天叶修似乎没打算忙活什么,就靠着枕头自己又当枕头,盯着黄少天手上风起云涌的屏幕,一种撒娇式的休闲。对方想必很高兴,叶修早已习惯这种心照不宣,黄少天手速都比平常快了零点五。他的下巴伫在黄少天的肩上,手环在对方平坦的腰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黄少天满意的哼哼两声,于是叶修摸着摸着就摸到衣服下面了。
摸还是摸,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同,黄少天鲜少思考对方抚触的意涵,对叶修这种不思肢体接触的人来说,主动伸手就代表一切了。
一切的意思是,足以瞬间让他激起情热丢开冷静彷佛指令的,只要你想要便千百倍的回应你。他面上冷静的打着游戏,职业选手正值颠峰从不出错,内心已经略不淡定。
反正叶修肯定早就看出来了。
“你想上我?”黄少天问,叶修浅淡的哼了一个肯定的鼻音当回答,黄少天心中悸动,想说太好了我也想上你,却话到喉頭又痛定思痛吞了回去,总是这样的,他一躁进就落入对方手里被呵呵笑着耍。于是他决定冷静一回,没去注意这样的安静也走漏一种认真。
脑袋这么一转他就觉得有毛病了,他随口一问却总是跑得太快,怎么就导致局面不利了呢?好歹该说你想做了不是?靠。
叶修看了一会,不知是隔着黄少天的耳际看前方的屏幕,还是被顺利得太过无聊的局面劝回来看黄少天的耳际。边缘最细微的绒毛在灯光的映照下也根根分明,大概是自己视力太好,唉,哥退役了也还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摸累了,他打算进行下一步,正打算那近在眼前的耳朵开刀,黄少天却早一步扔了游戏机转过来,还没散热的手掌迅速拖过他的下颔,嘴唇就印上了。
舌头顶着牙关滑进来,勘查似的先绕过一遍,又快狠准找着他的弱点磨上了,似乎一直也就是这样,瞅准他的软处,靠着蹭着软磨硬泡,等稍微软了化开了又打铁趁热缠了过来。叶修被黄少天压着黏黏糊糊的亲,勉强睁眼可以模糊看见对方闭上眼睛后垂幕下来的睫毛。
幕降下来忍不住又想去掀,不甘寂寞似的一再去追求,于是就激起了热烈的回响,黄少天情动得很快,估计是年轻,这会又感叹自己老了,明明是他挑的头却陷自己于不义。和机会主义者玩拉锯战从来是作茧自缚,他大概从一开始就有意无意,才推推搡搡磨磨蹭蹭来到今天。
黄少天的手像他刚才那般钻进他的衣服下,意味却很是不同。黄少天的拥抱分几种,过去倒还分得清,到后来就只留给他一种了。即便如此,还是能更进阶的向上叠加彷佛没有尽头,爱还有更爱,喜欢当然能更喜欢。从一块在常温中半化的冰到烫手的滚水就跟新型跑车瞬间飙速需要的时间一样短。
我怎么感觉你很熟练?想夸我技巧好就直说啊干嘛拐弯抹角多扫兴!扫兴?看不出来啊。我靠叶修叶修你别撩我!!
叶修当然没称心上了黄少天,黄少天抓着他的手腕压在脸旁,笑着望向他的眼睛吻到他心软。剥光他不必担心拆掉钮扣。
对方像一头年轻桀骜的狮子,花不完的精力,矫捷有力的身手,鲜活而灿烂的眼睛,背着身后天花板上的灯更加光彩。我觉得你今天特别爱我。呵呵,自己说?少来,看你的眼神就知道,叶修你就是迷恋我吧,这样很好嘛!我也钟意你。
一段话说得滔滔不绝有理有据,结尾一个腻到打颤的爱心。叶修于是勾勾嘴角,将黄少天连同眼神拖着身心都引下来,给了他回应一切的吻。

Fin.

我就瞎几把扯(。

畫手太太真是世界寶物(暴風哭泣
開小號去給太太產糧了嘿嘿嘿(

【叶楚喻】友情客串 (上)

本来要写喻叶梗的,希望之后能写到一点???
我就想写老叶和云秀彷佛姐妹淘一般的聚会!(干


“假扮男友?真的假的?”叶修一脸震惊诧异又茫然。
左顾右盼了一下,他才低声确认道“妳说认真的啊?”
“对。”楚云秀显然也有点尴尬,不知不觉学着叶修低声回应。
“额,这怎么说。”叶修吞吞吐吐“⋯能不答应吗?”
楚云秀俏脸一下垮了下来,“就拜托你这一次,老叶你就帮帮我,过了这关必有重赏的!嗯?”
“不是,我说妳也太不会挑人。”叶修试着分析,手指暗暗一比指向左边“咱们老王一表人才,带着挺体面的吧,怎不选他?”
“哎哟,我也是想,但他不就那一个缺点嘛。”楚云秀说“而且我怕他不答应。”
你怎么就不怕我不答应了?叶修心说,嘴上继续分析“那身边的人呢?我记得妳跟那个李华不错啊。”
“李华啊,呃。”楚云秀表情有点复杂“这不是怕弄假成真了嘛,他对我好像是有那么点意思。”
叶修一听立刻说“那不挺好?”
“但我对他就是纯友谊!姐妹淘似的,你懂吗?”楚云秀连忙解释。
“哦!”叶修彷佛听到大新闻,头点得很是慎重。
“那么⋯⋯”叶修又想了想,抬头正好看见一个目标走来“这人选肯定好,喻文州不是大家的梦中情人吗?”
“不行。他太gay了。”楚云秀秒拒。
“⋯⋯”我有听错吗?叶修一脸excuse me 的表情。
“咳,怎么说?”
“先不提我会被多少人恨死,就喻文州那样,我有八成把握他肯定是gay。”楚云秀严肃道“老叶你见识少,这没法解释,懂得人就懂。”
这说的都什么鬼,叶修被楚云秀的言论搞得忍俊不禁,哭笑不得。
“那妳说说他有过什么暧昧对象吗?”
横竖这茬是跑不了了,无奈的叶修一时兴起就拿这新话题消遣一下。
“这个嘛⋯⋯”
楚云秀盯着叶修良久,那眼神让叶修不寒而栗,最后才一撇嘴道“王杰希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爆笑。
当事者二人都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对世间险恶并不知情的喻文州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叶修看着他,忍不住也回了一抹怪笑。
“聊什么呢?”喻文州走过来了。
楚云秀心中一激动,暗暗推了叶修一把,叶修便回答道“我准备做楚云秀的男朋友了。”
“⋯⋯!?”
“⋯⋯”
“⋯⋯?”
楚云秀尴尬得想翻白眼,谁让你说这个了?!
叶修发现自己理解错误,也没想要挽救,就站着装死。
喻文州反应很快“哦?你刚才和云秀告白了?”
“没有。”叶修下意识澄清,却又琢磨起自己该不该澄清。
“唉,我就是请叶修假冒一下男友。”楚云秀叹口气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就想怎么这么突然呢。”喻文州点点头“不过为什么找叶修?”
“⋯⋯问得好。”叶修想拍手。
“这是基于综合考量。”楚云秀说“在所有条件都具备的状况下,又是最好说话的。”
“都有哪些条件啊?”喻文州问。
“额,外貌脑袋实力?虽然看着穷但其实挺有钱,人也挺好相处的。”楚云秀摸摸下巴,她其实也没真的思考过什么条件,过滤几个对象后下意识就选定了叶修。
“照妳这样说的话,我觉得我也挺有资格。”
喻文州听完后语出惊人。
叶修又露出那种听到大新闻的神色,但他隐藏的很好,超迅速与楚云秀对视了一眼,又看向喻文州。
“妳有考虑过我吗?”喻文州又问,态度很平常,就像在问一个普通问题。
楚云秀强装镇定,“有啊。但老叶先答应了,就不麻烦你啦。”
喻文州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只问“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装?”
“明天?”楚云秀想了想。
“明天不行,我有事要忙。”叶修说。
“什么事?”楚云秀和喻文州同时问。
楚云秀在心中尖叫了一声。
“我要随行教授去个交流会,之后待在实验室里工作。”
“那没关系。”楚云秀点头,还没接着说下去,喻文州便开口道“叶修的行程表要是比较难配合,我可以毛遂自荐一下的。”
“呃。”楚云秀好尴尬,幸好叶修即时救场“哟,喻文州你很积极啊,这是想干嘛?”
虽然这问法也不会比较好,好歹转移了矛头,楚云秀立刻也接道“你该不会想跟姐告白吧?”
“呵呵,不是这样。”喻文州澄清“只是这样可以让大家都方便嘛,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回答。
叶修再次与楚云秀对视。
“咳,你为什么觉得有意思?要是牵扯不清多麻烦。”叶修摆明一副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的态度。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老实说,我以前也做过别人的假装男友这种事,一开始是赚点外快,后来发觉挺有趣。”他慢慢说“而且,我有自信不会牵扯不清的。”
楚云秀立刻又在心中尖叫了一声,这下和叶修的眼神交流瞬间形势大逆转。叶修不甘心,又问“这种事说不准啊,你有自信,怎么知道楚云秀有没有?”
“喂!我当然有啦!”楚云秀瞪了叶修一眼“才一周呢!能怎么牵扯不清?”
“那么妳要选我吗?”喻文州问。
“这问法听上去怎么那么怪啊。”楚云秀哭笑不得“谢谢你啊,我还是选老叶吧,我俩都抽烟,有共同话题。”
抽烟算什么共同话题。叶修心中暗笑。
“嗯,那你们加油。需要帮忙还是可以找我。”喻文州笑了笑就离开了。
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喂!你听到没有!?”楚云秀睁大眼睛。
“嗯,我觉得事有蹊跷。”叶修摸着下巴一副沉思状“说吧,妳跟喻文州有暧昧关系?还是他暗恋妳?”
“呵呵。”楚云秀冷笑“我觉得事情不单纯,但肯定不是我。老叶你别装了。”
“装什么?这关我什么事?”叶修表情疑惑。
“他肯定是为了你!他不想要你当我的假冒男友!”楚云秀省略了论证直接强而有力的结论,坚持将喻文州贴上gay gay的标签。
“不,他怎么看都是为了妳吧。”叶修坚持不与直男相关以外的思想扯上关系,“妳想想,喻文州什么时候是主动招揽这种无聊事的人了?他只是不想让妳起疑。”
“咳,这没道理,我跟喻文州除了同系外什么关系也没有。”
“我跟他就有了吗。”叶修面无表情。
楚云秀再度用那种奇异的眼神盯着叶修,这会他懂了,忍不住瞪大眼睛说“妳未免想太多了吧。”讲真,即便喻文州真是gay,那也和他没有一毛线关系。
“我什么都还没说呢。”楚云秀呵呵一笑。
“⋯⋯”叶修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转念琢磨起另一件事来“我是不是该跟妳收个费?”
楚云秀一脸震惊,捂住嘴“我们的关系还需要扯上这种不纯洁的金钱交易?!”下一秒,恶狠狠变了个脸“你敢?”
叶修一吓,“呵呵,那就一天五块钱吧。”
“五块钱?出息。”楚云秀一脸鄙弃。
叶修耸肩“让我买杯奶茶啊。”
“靠,你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
“靠,我买给沐橙喝行了吧。”
“不行,我给你十块钱,你给自己和喻文州各买一杯。”楚云秀一挑眉。
“呵呵。妳找他帮忙吧。”叶修转头就走。


叶修真的和楚云秀当起了假情侣。
不得不说,真的是有够假。
就拿下面的例子来说,这天下课,叶修出现在楚云秀的教室外,摆明是等着楚云秀出来。等得是百无聊赖,整个人靠在墙上抱着臂做望远凝视。
楚云秀出来了,叶修一见她立刻露出了假惺惺的微笑,拍拍她的肩道“妳终于出来了!等妳好久。”
“⋯⋯”楚云秀好无语。
“接着去哪?”叶修问。
“你接下来有课吗?”
“没啊。”
“那好,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谈谈。”
结果楚云秀拉着叶修在下午茶店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剧。
“懂了吗?男友是要这么做的。”楚云秀冷冷道。
受尽荼毒的叶修苦不堪言“大小姐,妳让我搂妳腰啊?”
“你敢?”楚云秀瞪他。
“⋯⋯”
“但总不能是拍肩啊!”楚云秀犹豫了下“不然⋯⋯不然你就挽我的手吧?我还能把你当姐妹。”
“你这心态对吗?”叶修质疑“假男友也是有尊严的。”
“不然你说说怎么做吧。”楚云秀拿起空空如也的杯子晃晃,靠在椅背上。
“勾肩搭背怎么样?”叶修提议。
楚云秀勾勾嘴角“我搭你肩我不累啊?”
“没事,我搭你的。”叶修笑说。
两人出店门的时候楚云秀心想叶修还真够不要脸才敢跟她收费。
直男叶修用很直男的方式将手臂往她的肩上一放,并且好贴心的为她拎包。
楚云秀一叹,看了眼手表道“你现在陪我去教学楼前面晃一圈吧。”
“妳干嘛搭我腰?”叶修一个不自在。
“靠,还怕姐吃你豆腐啊!”楚云秀对叶修这gay里gay气的反应大怒,往叶修腰后用力一拍。
“诶?挺有弹性的。”楚云秀惊奇道。
“⋯⋯妳别乱来啊。”叶修哭笑不得。

两人过马路的时候叶修让楚云秀走没车的一边,姿态上做出微微护着的样子。楚云秀在心中哎哟一声给了个好评。
两人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刻意秀了一圈,做足效果之后才慢慢往宿舍走。
“我看大家都惊呆了吧,毕竟你是个大红人。”楚云秀打趣道。
“呵呵,广告打够大的啊。”叶修说“那咱们之后怎么分?”
“你真会毁气氛,刚交往就等分手啊。”楚云秀说“到时候吧,我们就再到教学楼前面,然后我甩你两巴掌,然后甩头就走。”
“喂,这有点过了吧。”叶修看着兴高采烈的楚云秀满头黑线。
楚云秀乐得大笑。
两人走到女宿前,楚云秀三两步上了台阶,“我觉得这样搭肩挺好的。就是你得给我天天洗澡换衣服。”
“好的。”叶修点点头。
“钱已经转了,记得啊,找喻文州喝奶茶。”
“呵呵。走了。”
“明天见啊。”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文肯定是写不完了,今年大概赶张图吧!

被自己打了鸡血了,迅速飙完大纲
七月考完开黄叶坑,是那篇饿的后续。挂着提醒自己。
会有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