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我想听你说好听的话》

论一个天蝎和一个射手((
-

作为至交好友(大概),他也从没听过对方对自己说过一句好话。
倒不是说对方恶言恶语,不过就是在自己示好的时候会冷淡回绝,在自己想要被称赞的时候毫无反应,在自己犯蠢的时候出言嘲讽,他还不至于误会对方的意思,对方是很爱他的,只是很不善表达,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一点他还是懂的,对,就是这样。
他也知道另一件事,冷淡刻薄如对方,其实也是非常擅于赞美的,就是那种,明明平时不轻易夸人,但平平几句夸到点上的话,就会让人高兴到飞起,类似于长期挨打却被塞了颗糖,因而自觉被打得特别起劲。
擅于赞美是好事啊!快夸我夸我!
走开。
他又明白了一件事,在身为对方最好最好的好朋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失去对方对普通人的毫不在意的宽待,意思是,他得比其它闲杂人等好上一百倍才能得到一句夸奖。
怎么这样?!我就是特别特别棒!我们才特别特别好啊!我已经比别人好一百倍了吧?快夸我夸我!
没有特别特别好。
有!你说谎!
我也没说你特别特别棒。
你爱我!
闭嘴,走开。
他觉得对方要不是坏透了,就是自己真的特别糟,但自己当然不糟!!一点也不!!是对方坏,坏到骨子里。
尽管如此,从坏人嘴里听到好话还是很吸引人的,你们懂吧?
你说,说你觉得我很棒!
我不。
你要!
哇!你真棒!!!
⋯⋯你滚。
他才不要这种敷衍的语气!!!!
虽然对方是真的坏,但他也相信自己是真的好,所以他们才是最好的朋友,对方嘴上不讲,心里怎么想可是瞒不过他的!
只是为什么连安慰的话也如此吝啬?
在朋友失恋的时候说些软话不为过吧?!应该说,这不是人之常情吗??会看脸色的人都不会态度那么烂好不好!自己宣布有恋人的时候也是一句是喔就把自己送走了,现在失恋了还要这么冷漠吗?!
当自己没听过对方多会安慰人吗?几句话就能把人哄的破涕为笑,拉着别人的手轻轻摇一摇,露出讨好无害的笑脸,揽着别人装作低声下气的求,不要生气嘛!不要哭嘛!那么会讨好!!
你是不是有病?!
说真的,他才要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他总以为自己知道对方真正的想法,却总在最重要的时刻被这种摇摆不定的自信狠狠讽刺,他就从来没确定过!从来是他自己安慰自己!
是喔个屁!!!
怎样?
你要问我啊!
问你什么?
关心我男朋友的事?
我干嘛关心你男朋友的事??
我交了男朋友欸!
你自己选好就好。
好,你很好。
嗯。
你不高兴吗?
没啊?
没有不高兴,为什么不能表现得高兴一点?如果他们真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不能祝福自己?他以为就跟平时一样是对方毫不在乎的冷淡表现,但这种事怎么能毫不在乎?怎么能这么冷淡?
其实他懂的,不过是对方又在傲娇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在失恋电话打过去后的半个小时内就出现了,但也什么都没说,看着他的表情跟听见他宣布恋情的时候一样平淡,眼睛有点冷漠,嘴角平平的。
他断断续续地哭,有点压抑,等着对方问了自己可以好好说话,但对方什么也没问。
于是他又哭了。
你怎么不问我!?
问你什么?
关心我前男友的事?
我干嘛关心你前男友的事??
我们分手了欸!!!!
你们分好了就好。
你是不是有病?!
⋯⋯
你干嘛一定要这么冷淡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你不高兴为什么不说?!
我没有。
你走开!!!
对方立刻走开了。
他太激动,一时也来不及觉得后悔。
过了不久对方又回来,拉着他的手塞进一瓶饮料,揽着他走到更隐密的地方,还没等对方动作他就自己扑进对方怀里,他知道对方怕烦,但他毫不在乎。
他哭得像对方生来就该这样稳稳搂着他给他安慰。
或许对方真的就是这样认为,因为几个小时里对方除了搂着他拍着他的背哄他外一句话也没说。
他哭够了,但对方没有放开,所以他也不放,因为对方就是想借机这样和他拥抱,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一点他还是懂的。
你坏透了!
你都不关心我!
你每次都说谎!
我跟别人交往你根本不在乎!
他一句句开始生气!比刚才被甩了还要生气!他一句句越说越伤心,比刚才被甩了还更深的伤心。
对方一句句嗯着。
嗯屁!!!!!!
我要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了。
他觉得对方要不是真的没话讲,就是自己真的特别傻。
但自己当然不傻!!一点也不!!对方也不是没话讲!大概!他觉得啦!!
尽管如此,还是要问个清楚,你们懂吧?
我没想什么啊。
你有!你说谎!
唉⋯⋯男朋友嘛,你就交了我能说什么?分手了我又能说什么?没什么话好说了吧。
能说什么?他觉得对方的话别有深意,但他的嘴更快。
我想要听你说好听的话啊!!!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对方轻轻笑了起来,让他想到对方其实也有主动示好的时候,但自己总是太兴奋热烈的回应,把对方又赶回去,对方其实也说好听的话,但自己总是开心得忘乎所以,没听进真正的重点,对方其实也偶尔关心他,只是关心得太在重点上,让他难以坦然面对。
那你早说啊,你说了我就讲了。
我不要你敷衍我!
没有敷衍,都是真的。
你说谎!
嗯。
那你说你觉得我很棒。到头来他还是就这点坚持。
嗯,你很棒。
真的?
嗯。
你爱我。
嗯。
真的?
这个就不要问了吧。
你什么意思!
怕你伤心咯。
⋯⋯
骗你的,我爱你哦。
他知道自己要偷笑了,因为自己就是这样坦率的人,跟对方完全不一样!但是他也要记取得来不易的教训,不能表现的太高兴,不然对方肯定又要收回去。
嘿嘿嘻嘻嘻⋯
笑什么。
你爱我!
⋯⋯
你说我很棒!
我⋯
你有!!!
⋯⋯闭嘴。
你不可以一直叫我闭嘴!
闭嘴,我当然可以。
你不行!!
⋯⋯
你第一次说我棒耶!
不是第一次吧。
是吧?嘿嘿嘿嘿。
他最好的朋友从不跟他说什么好话,让自己听着对方跟别人甜言蜜语,又转过来对自己死鱼眼。
在自己示好的时候会冷淡回绝,在自己想要被称赞的时候毫无反应,在自己犯蠢的时候出言嘲讽。
但他还不至于误会对方的意思,对方是真的很爱他的,自己也是真的很棒,只是从来抓不到点上,让真的很不擅长表达的对方无从夸起,因为他们是最好最好的好朋友,所以这一点他还是懂的。
对,就是这样。

fin.

伞修2(还是看缘分


第二天,两个睡晚的人只能面对苏沐橙留在电锅里的包子。
叶修瘫坐在椅子上,满目无神地啃着包子说“今天就签约吧。我们待会去一趟陶哥那里。”
苏沐秋没有意见,叶修就上线敲了陶轩。

—— 能不能提前一天啊陶哥,人霸图是今天签约呢,老韩都和我说了
—— 哈哈,都等不及了吧?
—— 那是啊!咱们能今天签吗?
叶修等着陶轩的回覆,手指在鼠标的边缘一下下摩挲着。
—— 抱歉小叶,还差一个文件没有发下来,得等到明天了。我真是一下来就要和你们签的!
陶轩连忙表示他的诚意。
—— 那也没关系。我们一会过去,包厢可要帮我们留着啊!
—— 当然当然。

面无表情的退出聊天,叶修回过头跟苏沐秋说“陶哥说没办法,只能等明天。”
苏沐秋头也不回“那就明天呗,急什么?反正咱们这么强,还怕他不签?”
“⋯⋯也是。”叶修停了一下,伸手去摸烟盒,眼前的烟灰缸已经插了好几个烟头。
“喂我说!你这两天抽得有点过吧!”苏沐秋终于受不了,“能不能体贴一下队友的肺,啊?!”
“抱歉,我顾着体贴自己了,你就忍一下吧。”叶修说着一边狠狠一吸。
“泥马⋯⋯”苏沐秋跳起来开大窗,又被冷风灌得一激灵。
“真冷啊。”叶修说,盘起一条腿到椅子上,另一只脚还光着,垫在滑轮上不落地。
“让你光着脚。”苏沐秋走进房间,半晌扔来一件外套和两只袜子。
“⋯⋯神枪大大能丢准一点吗。”叶修扯下挂在他脑袋上的一只袜子,麻利穿上。
“准啊,我瞄准你的脑袋扔的!”苏沐秋坐回电脑前准备开始搞他的银武实验,一边随口问“咱们什么时候过去网吧?”
叶修想了想,又机械地摸了摸桌缘,“现在就去吧,吹吹暖气也好。”

两人在网吧过了半天,叶修简直烟不离手,一根接一根抽个不停,苏沐秋看不下去,抢过烟盒,好家伙,仅剩的一根了。
叶修正和魏琛率领公会联合著坑杀Boss呢,哪里看得到苏沐秋脸黑。苏沐秋这下不只脸黑,觉得自己简直整个肺都黑了。
“喂喂喂喂那边的注意输出啊!等等、后退!!后面的元素法师赶紧放火!!哎哎慢了,等一会别急⋯⋯就是现在!!左边的前进啊!”叶修一面对着麦指挥的热火朝天,手指一面在键盘上劈里啪啦一阵翻飞。
苏沐秋在一旁盯了一会,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着烟盒,若有所思。

陶轩给他们送了午饭,荤素搭配,五菜一汤。叶修感慨得要死,扒着饭说小康生活就是好。
“跟着陶哥有饭吃。”苏沐秋吸溜一大口汤,赞叹道。
“哈哈,这没什么,初期条件不行,以后天天都会有的。”陶轩笑着保证,“有你们两个在,肯定能行。”
苏沐秋也笑着应了几声,往叶修看了一眼,叶修笑笑没说话,夹了一筷子炒牛肉丝。

吃饱喝足叶修伸过手来问苏沐秋要那最后一支烟,苏沐秋装傻,说你刚才就抽完了哪有什么最后一根?叶修就呵呵,说你不抽烟的人藏著有屁用,浪费。
你他妈也知道我不抽烟?老子坐你边上都快被呛死了,苏沐秋怒道。叶修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苦笑——苏沐秋居然还真望见了一丝歉意。
最终叶修还是拿走了那根烟,叼在嘴里,慢慢走出包厢去了。

不管叶修对烟怎么样需索无度,口袋里终归是没钱,陶轩在苏沐秋的眼神和自己的良心双管齐下还是没来个免费提供。叶修生无可恋木着张脸,好歹没忘了拉上沉浸银武研究的苏沐秋去接苏沐橙。

吃完饭后叶修坐到电脑桌前,盯着荧幕,操作人物跑回主城,那天下午的位置,然后闭上眼睛。
再睁开。
果不其然是没什么鸟用,他缓缓吐了口气,沉思起来。
苏沐秋洗完澡出来看见叶修对着电脑出神,手也没动,任一叶之秋慢慢被一干有仇没仇瞎凑热闹的玩家团团围住。
“干嘛呢?轮你洗了。”苏沐秋说。
叶修瞥他一眼,没头没尾地问“咱家有黄历没?”
“⋯⋯没有。你要黄历干嘛?明天这种大日子肯定做啥都适合啊!”
“哎,还真是。”叶修上网一搜,还真他妈是个黄道吉日,诸事皆宜凶忌不避,可说是大吉大喜。
叶修没想到让苏沐秋一语成谶,盯着那页面呵呵了几声。
“瞧,老天都看好咱们!”苏沐秋很得意,“好办事嘛!”
“挺好啊,喜事成双。”叶修道。
“啊?第二件是啥?”
“嫁娶呗。”叶修起身往浴室走去“快餐店老板要嫁女儿啦。”

*

两人又起晚了。
这天连包子都没,两人看着馒头都提不大起兴致。
“吃泡面。”叶修果断决定。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背影没说话,天气冷,叶修穿着薄薄的短袖T恤和运动裤,光着脚丫踩在磁砖地上。
“我说你不怕感冒啊?”苏沐秋说。
“不怕,哥十几年来还没感冒过。”叶修回过头“担心你自己吧,外套都不穿。咱们现在可没本钱生病。”
“我也不怕。”苏沐秋轻轻说“我不会感冒。”

两人稀里糊涂地吃了面,开始日常干活。
“我说该出发了吧?”待在竞技场里拼胜率的叶修终究坐立难安,忍不住道。
“我现在走不开。”苏沐秋正在和代码做最后拼搏,“一会还要等它跑一遍。”
“这得多久?要不就我去吧。”叶修几乎是立刻站起。
“你今天不是和客户谈了面交吗?”苏沐秋诧异道。
“推后了,明天。”
“啊?!你你你⋯⋯”苏沐秋立刻也不写了,转头来瞪着叶修“想什么呢?多一天可得扣钱的!还没干完赶紧的啊。”
“干完了,只是延后一天。”叶修垂下眼皮“今天是大日子。”
“⋯我还真不知道你⋯⋯”苏沐秋给气笑了,同时又对叶修感到十分疑惑“真以为咱们发啦?”
叶修没说话,发什么财,还能在一起吃得上饭,就啥也不缺,足够任性了。
苏沐秋瞥了眼时间,说“还早嘛,等我写完就去。”
“不必,我去就行。”
叶修说,飞快就往门口移动。苏沐秋一把拉住他严肃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得由我这个一家之主来办。”
“靠,写你的代码吧。”叶修挣开他。
“你是怎么了这么兴奋?”苏沐秋一脸莫名其妙。
“⋯⋯”
“别着急啊,合约肯定是会有的,大餐也会有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苏沐秋拍拍他的肩,“这么不淡定真不像你。”
不等叶修回应,苏沐秋转过他的肩头将人带回椅子上按好。自己坐回去飞快赶工。
“我还要顺道办点事,这么冷的天别瞎折腾了。”
“我才不冷⋯⋯”
“我觉得你冷。”
“咱俩一块去吧,历史性的时刻必须有我见证啊。”
“神经,这么大费周章的干嘛?你今天太不对劲了。”蘇沐秋罵道“你要真有时间就给我去交货!”
你懂个屁!叶修也在心里骂道。

苏沐秋动作是真快,又花了半小时就将手上的大工程收尾,按下enter键。
“替我看着啊,一会要是苍狼工作室的人联络了你就和他说我改了五个地方,多抓了几个bug,要多收三百。”
叶修看了看时间,“你可快去快回啊,帮我带包烟回来。”
“良心呢,不怕我的肺烂掉。”
苏沐秋说着,穿上外套就要出门。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心跳蓦地沈了下,开始加快。
“沐秋。”叶修猛地喊住他,苏沐秋回过头,叶修张了张口,什么也发不出来
“⋯⋯苏沐秋。”别去。异常艰难,一滴汗悄悄滑下,简单的两个字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叶修脑中猛地炸开一阵了然,心头越来越冷。
“b⋯这刚刷新了一个boss,掉落的材料不是等很久了吗?”叶修勉强说。
“这都要签约了,不急,你先拿下吧。”苏沐秋呵呵一笑,摆摆手。叶修急了,狠狠瞪着他。
“瞪我干嘛?什么boss啊你还没办法了?”苏沐秋一阵奇怪,走过去看了看屏,最普通的野图,打到烂了。
叶修全程一直盯着他,脑子飞快运转,心下一片发麻。
苏沐秋回头看见叶修的眼神,顿了几秒“⋯⋯到底咋了?”
“⋯⋯”
叶修没说话,事实上他已经试了好几个方式,但不行,只要扯到让对方别出门的念头就无法提气,只能发愣似的看着那张疑惑的脸。沮丧第一次快压得他抬不起头。苏沐秋见他这样也没动作,状况就这么胶着下来,一片沉默。
窗外略显黯淡,少许的光线打进苏沐秋的眸子里,只是他细密的睫毛打下的阴影笼罩住,显得晦暗不明。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眼睛,心道狗屁的好搭档,使个眼色还看不懂吗?
两人一坐一站,苏沐秋的外套下䙓近在咫尺,叶修想伸手拉住,手放在膝盖上张开了又握起,什么都感觉不到。
时间彷佛彻底停滞下来,只剩下流光婉转,掩盖在钟面上,遮住那滴答的脚步声。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吻住了。
苏沐秋弯下腰,一手撑在叶修身后椅背上,一手抬着他的下颔,慢慢舔吻着他的嘴唇,末了像不满足一样将舌头伸进来搅了一圈。
“⋯⋯你别一直用那种眼神看我啊。”苏沐秋放开他,脸上一阵酡红。
靠,这家伙。叶修愣愣地想,罢了,不能阻止,拖着人还不行?
他将手放到苏沐秋的手臂上紧了紧。
“这还真没办法。”

伞修1(一切看緣分

草,一段段发,看看到底是什么詞敏/感了

-
叶修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台电脑,人物还在主城里,周遭有一些商贩。
他愣了一下,四顾这个房间,瞬间就熟悉得心中一跳,右手边偏上方一点的位置摆着烟灰缸,上头还架了半支,叶修拿起来吮了一口,接着不紧不慢地把剩下的半支都吸完。
房里没人,时间上刚过中午,很安静,看来是都出门去的样子。他伸了个懒腰,耳机一挂,出了主城。
就这么在森林里刷了一阵子的怪,点开了好友栏翻了翻,叶修决定还是一个人下本,好不容易赶到了副本入口,正要点下确认,肩膀又冷不防地被人一拍。

叶修一惊转头,扯下耳机问道“不是出去了吗?”
苏沐秋一脸奇怪地回“早回来了啊,刚才去蹲厕所。”一边把手上的水抹在叶修的衣服上,叶修打他。
“你盒饭吃了没?”苏沐秋问。
“还没。什么盒饭?”
苏沐秋又觑他一眼,走到饭桌边拿了一个塑料袋来,里头躺了两个街口的快餐饭盒。
“哦,我要吃鸡腿的。”叶修说。
“想得美。”苏沐秋拿出一个给他,自己拆了另一个,叶修一看,两盒都是鱼香茄子。
“不会吧。”叶修肃然道“咱们现在还吃不上鸡腿饭吗?”
“急什么!等过两天签了约,稳定下来,分分钟抱个冠军,之后咱们要啥有啥了。”
苏沐秋的心情显然不错,这几天开销大了点,他和叶修两个人的时候就省着,不过想到之后能稳定下来就底气足了些。
“呵呵,那必须。”叶修笑了笑,嘴里的西红柿皮肉分离,被他用舌头慢慢翻卷着。

吃完饭两人下了几次本,苏沐秋要给银武升级的材料还是没出,他念叨了几句。叶修没理他,和韩文清约战竞技场去了。
“明天我就要正式签约了。”韩文清说。
“我们后天,你们霸气雄图的动作就是快哈,别太兴奋,等着哥赛场上见吧。”叶修呵呵一笑,一叶之秋又是一个龙牙戳过去。
“你也别太兴奋了,输掉的落差怕你受不了。”韩文清冷冷的,大漠孤烟一下子跃起,掐着秒避开却邪的格挡就是一阵迅猛的鹰踏。
“哎哟,狂妄了你。”
叶修霹雳啪啦一阵飞快的操作,每一下都又准又狠,环环紧扣步步进逼,毫无喘息的空间。
苏沐秋在一旁看到都震惊了,“我天!你嗑药啊!?”他瞪着叶修一阵恐怖的操作,这⋯完全不是叶修之前的水平,“⋯⋯你之前该不会还隐藏实力了?!”
韩文清显然也吃了一惊,动作缓了半秒,这下已经被叶修压着打了。
“呵呵,打压敌人当然得认真一下了。”叶修勾勾嘴角。
“那你还不赶紧赢了他,快快过来!我这有个构想的试验,就是操作苛刻了点,看来可行了。”苏沐秋一下振奋起来,连忙催促他。
“听见了没大漠?我们要拼冠军了,你还不快输?”叶修对着耳麦喊道。
“你试试。”
叶修当然赢了,几秒钟后他出了竞技场,韩文清的声音低沉的吓死人,“赛场上见,你别跑了。”
“呵呵,那不能。”
“别耍嘴皮了,快过来!”苏沐秋在边上猛催。

苏沐秋押着叶修又捣鼓了一下午,赖着叶修莫名升级的操作,又有了许多新的突破,让他乐不可支。
“没想到你还不错。”苏沐秋拍着叶修的肩道。
“呸,什么叫没想到?哥的实力什么时候掩藏过了,这都看不出来,沐秋大大还能不能走点心。”叶修哼笑。
“呸,没端上桌就这么猖狂,走了心你还不上天?”苏沐秋骂。
“哟,把我当盘菜?那必须得是特高级料理啊!是你这不识货的家伙能吃的吗?”
“滚吧!谁要吃你,分分钟拉肚子。”苏沐秋鄙夷他。
“呵呵,你消受不起。”叶修说。
我嫌你难吃好吧!!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苏沐秋翻个白眼,谁敢跟这货走心,分分钟被气死。
叶修见苏沐秋也没兴趣继续跟他斗嘴,好笑地看了眼时钟“去接沐橙吧。”

*

晚饭是苏沐橙下厨,叶修捧着碗慢吞吞地嚼,看苏沐秋给苏沐橙挟菜。
注意到他的目光,苏沐秋勉为其难地挟了片肉要丢进叶修碗里,叶修愣了下,呵呵一笑接下来。

饭后苏沐橙和叶修一起在厨房洗碗,她的身高正好到了不用踮脚也能伸进水槽里的高度,已经不用再踩凳子了。
“叶修,你今天怎么啦?”
“啥意思?”叶修抹了下手,将苏沐橙有些滑落的袖口重新卷起。
“谢谢。我就是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嘛,有点安静。”苏沐橙说。
“那是因为你哥太兴奋了,才将我的稳重衬托出来。”叶修解释道。
“呵呵,你不要脸。”苏沐秋踏进厨房,将苏沐橙赶出去,自己挽起袖子接手,“别洗碗了,快去写作业。”
“好啦!”苏沐橙嘟着嘴走开。
冬天水冷,苏沐秋拿着海绵刷碗,和叶修交换了位子,“你来刷。”
“别吧,手金贵着呢。”叶修说。
“让你刷就刷,废话真多。”苏沐秋将海绵塞给他,自己抢过一只碗开始冲净。

两人站在一起的身型差不多,苏沐秋比例更好些,身板在衣服下显得颓长挺拔;相比之下叶修姿态比较散漫,宽松的衣服衬出一点属于少年还未发育完全的细致感。从背后看来蝴蝶骨相当明显,撑出一片阴影。这是苏沐秋的观察,灯打下来,落在后颈上一片明亮,然后是男性挺出的背脊,再往下就是凹陷的阴影区。
苏沐秋摇摇头,决定找个话题。
“你干嘛那么安静?”
叶修过了一下才回答,“我在想,为什么是冬天?”
苏沐秋眨了眨眼“冬天就是冬天,还需要为什么?”
“没,就是有点纳闷。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哼,还不是哥慷慨善良!”苏沐秋瞥他一眼“怎么,要奔向小康了,开始感慨起来了吗?”
叶修点点头“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啊。”能再慢点就好了。
“你才多大啊?能别这么伤春悲秋的吗。”苏沐秋觉得叶修今晚真是吃错药了。
“切,你懂什么。”叶修鄙夷他“这是有经历有故事的人才有的情怀。”
说完做了一个电视人物沧桑酷毙的表情,苏沐秋看不下去,就用沾满泡沫的手往他脸上抹了一把。
“你做什么!”叶修大怒。
“你才发什么神经!啊!冷死了!住手!!”

*

当晚叶修鲜有的失眠了。
没有翻来覆去制造噪音,他平躺着,盯着天花板,熟悉的方寸格局使他毫无睡意,就连外头商店的霓虹灯也十分规矩地排列打在天花板左上方。
再过一天就要和陶轩签约,正式加入嘉世了,在此之后,他会和其他人一起住进战队宿舍,开始日夜训练,偶尔打打小比赛的生活,苏沐橙暂时会继续住在这间屋子里,日子定下来,他会拿个冠军⋯⋯然后继续他的巅峰征途。
明天过后呢?
叶修苦笑了下,他还真没想过。

一旁苏沐秋的呼吸声平稳的传来,叶修坐起身看向对方,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有一条被切割过的光线斜划过苏沐秋的脸,像一条长疤,将他的左眼轮廓从埋住他的黑暗中撕开来。
苏家兄妹都生得好看,苏沐橙五官还未完全长开,已经有着明显的美人轮廓;苏沐秋也不遑多让,细密的睫毛打下一小片阴影,眉眼线条温和,而鼻梁挺直英气。
这么看来皮肤像是也不错。叶修摸着没有胡渣的下巴胡思乱想道,无聊劲上来了就想摸一把。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叶修轻轻地靠过去,伸出手指就从那条光线顺着划下来,动作简单大方,毫无保留,反正这个点苏沐秋已经睡死,也不怕被发现。
这一摸下来的感觉倒是和自己差不多,也是,两人作息相同,利害应该是一致的。
这么一想叶修又没了兴趣,收了手就要躺回去。苏沐秋的眼睛却突然睁了开来,叶修一惊,手里拿着被子僵直了半秒。
“咳,还没睡啊?”叶修有点尴尬。
“你在干嘛?”苏沐秋望向他,“半夜偷摸别人的脸?叶修,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你⋯⋯”“行了不就摸一下嘛!”叶修连忙打断他,生怕苏沐秋继续秀下限讲出更不要脸的话来。
“哦,那你干嘛摸?”苏沐秋又问,眼睛直直看过来,语气倒是平缓。
“我就想摸呗。”
叶修实在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就理直气壮地承认了。
“你想摸就摸?这不能,我可亏大了。”苏沐秋坐了起来,挪到叶修旁边,“你说!这种事该不会不是第一次了吧!?”
“是第一次好吧!你以为我吃饱闲着啊。”叶修瞪眼道,苏沐秋正扯着他的被子,他奋力抵抗,“我靠苏沐秋你想干嘛?”
猛力一拉,叶修一个不小心被苏沐秋顺利揭开了被子,迅雷不及掩耳地往他的腰上一掐。
“我去!”叶修身子触电般一扭。
“这下扯平了。”苏沐秋深沉一笑,躺回床上,“我也就是想摸一下而已。”
你那哪是摸?叶修无语,这货太幼稚了。他盖上被子躺好。
过了几秒后,两人几乎同时一掀被子,叶修动作更快,立马就扑了过去。苏沐秋闪避不及,挟着被子将叶修搂进怀里,“我靠!”
叶修在他的腰上掐了好几把,苏沐秋挣扎着要压制他,你死我活地角力了一会终于借着姿势压住人,两人裹在棉被里喘着气。
“滚,别压着我!”叶修大口呼吸着稀薄的空气一边说,苏沐秋为了防止他反抗还制着他的手,十指紧扣,热得不行。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别想抵抗了。”苏沐秋哼笑,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行,那你就撑着吧,咱们都别睡了。”
叶修呵呵,说完身子一瘫也不抵抗,就这么在黑暗中和人大眼瞪小眼。
“⋯⋯你睡不着?”
“嗯。”
“在想什么?”苏沐秋轻声问。
“我们,沐橙,”叶修慢慢说,“还有你。”
苏沐秋没有接话,两人的呼吸声罩在被子里,外界的声音彷佛都被隔绝,越发稀薄的空气里是沐浴乳混合洗衣粉的气味,和两人身上的味道相同。他撑在叶修上方,直到手心里的温度悄悄上升,苏沐秋才放开手,在一边躺下。
叶修摇摇头,也爬回自己的位置。

tbc.

一个梗

-

“你可想清楚了,哥走了就不回来了哈?”
“哎呀行了行了,你赶紧吧。”
“连再见都不和我说?”
“我们下周还要见呢⋯⋯等等,你落了条皮带,在我房里我去给你拿一下。”
“我怎么可能有皮带?”
“怎么没有?还是我送的呢!”
“那就留给你吧,我一般也用不上。”
“靠,我送人的东西哪有拿回来的道理?”
“呵呵,怎么没有?”
“⋯⋯你等着,我去拿,等着不许走啊。”
等他拿着皮带出来对方已经不在了,为此他着实愣了很大一下。
几分钟后他追了出去,一路跑到路口,看见对方在超商里结帐买烟。
“靠,这才刚走就迫不及待了。”
他悻悻看着对方走出玻璃门,叼起烟又摸了摸口袋后的茫然样。
哈哈哈。

很久后他总是想起这件事,在和对方谈笑时怪自己太年轻。

下楼抽烟的时候在半阴的天上发现了一轮满月。

月轮盛大,白晕长空,也就是这么一看才注意到原来街灯没亮。虽然月亮这种东西在电脑屏幕里看得也不少,人究竟是更偏爱抬头仰望的,何况明月总是高挂心头。

捻着烟望了一会,不急不慢地等待云气逐渐散开。人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守得拨云见日,对他们这样的夜行动物来说,待月更是这样一个道理。

被电脑光线长期刺激的眼睛在此刻得到舒缓,望穿暧昧晃人的月晕,这轮明月上的阴影斑斓清晰可见。
左下角的色块让他不禁想到拿杵的兔子。
口袋震了一下,待机画面上静静躺了一条讯息。
“很像拿着杵的兔子吧。”
他瞪着那条讯息,不知远在几十公里外的那人怎么就如此笃定他也在凝望同他所想那般。
在半阴半晴的夜晚守得云开见月,不知是偶然或必然的巧合或成预谋,就这么千里共婵娟,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终是剥去月晕见真章,也求得你的共鸣。
他被这则直逼那什么月色真美的讯息砸的丢盔弃甲头晕目眩,愣神了好一会才发回一句“是呀。”


臥槽我一個補檔!!剛發上又被屏蔽了!!!!為什麼?關鍵字是 機車 嗎???
試試看
機車(。

感觉几天没上恍如隔世(
放个之前没发完的伞修(还是没写完。
沐秋大大生日快乐!

(好多文被屏蔽,怕有敏感词

黄少天跟叶修交往了一个月。
“靠,老叶,你这真不行。”终于忍不下去了。
叶修立刻回头了,任何男人都不能在听到不行的关键时候装聋作哑“讲清楚啊黄少天。”
黄少天的神色带着一点恼怒和焦躁,拉住叶修的手。作为一个很喜欢亲密接触的人,他实在对老烟枪嘴里的味道很无法接受。一早洗漱出来就看到对方穿着睡衣坐在桌前,背对着他,微乱的黑色发尾下露出苍白的后颈。
当下除了吻他实在没有别的想法了。
任何与吸烟者相处过的人都知道,吸烟者的气味算不上多好闻,何况叶修是个常年重度烟民。黄少天不用犹豫就能揽着他的脖子深吻,只是过程中总是忍不住为此分心。
前一个月的热恋期黄少天还很饥渴,叶修身上的每一寸都让他很沉迷,也就暂时按着,不过叶修的烟瘾虽然没有增加,但近一天一包的量还是很可怕的,黄少天冷静下来,怎么想也不是事,烟味事小,但长远来看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也许叶修不乐意让人管着,他还想和对方长长久久呢。
“行,我就直说了。”黄少天按住叶修的肩膀“叶修,那什么,虽然你大概是不乐意我管着你,我也不想的,大家过日子也是互相尊重才能开心,但是吧,长久之计还是要大家身体健康,彼此配合⋯⋯”
“讲重点。”叶修说。
“你考虑一下戒烟呗。”黄少天想想“不,戒烟是挺好,但那要你的命。我其实只是想你少抽点,循序渐进嘛,一周⋯⋯一周一包怎么样?”
叶修眨眨眼睛。黄少天立刻就软下来了,可怜巴巴地坦承道“你看这样我接吻都没热情了⋯⋯”
这都叫没热情??叶修粗略回忆过去一个月,算了,没眼看。
不过他还是有抓到重点“嘴里味儿太重了?”
黄少天立刻点头。
叶修看着他,黄少天不知何时改搭着他的肩,虚揽着他的后颈,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几秒对视的功夫又快贴脸前来了。
“行吧。”叶修不轻不重地说,拍了拍黄少天惊讶的脸。
“你答应我啦?要我说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就⋯⋯”黄少天话没说完,叶修已经在他唇角印了浅淡的一记。
“我答应你。”

fin.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一直想说说看的句子(。

看了篇极其高能的原耽⋯⋯
叶昕的《虎狼同穴》,有人看过的吗?

额⋯⋯简书被封了,暂时也没想到放哪,区区四台车不足挂齿,有缘再贴出来吧(汤不热有认识的朋友追踪了也没法放,有谁建议什么风水宝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