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下楼抽烟的时候在半阴的天上发现了一轮满月。

月轮盛大,白晕长空,也就是这么一看才注意到原来街灯没亮。虽然月亮这种东西在电脑屏幕里看得也不少,人究竟是更偏爱抬头仰望的,何况明月总是高挂心头。

捻着烟望了一会,不急不慢地等待云气逐渐散开。人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守得拨云见日,对他们这样的夜行动物来说,待月更是这样一个道理。

被电脑光线长期刺激的眼睛在此刻得到舒缓,望穿暧昧晃人的月晕,这轮明月上的阴影斑斓清晰可见。
左下角的色块让他不禁想到拿杵的兔子。
口袋震了一下,待机画面上静静躺了一条讯息。
“很像拿着杵的兔子吧。”
他瞪着那条讯息,不知远在几十公里外的那人怎么就如此笃定他也在凝望同他所想那般。
在半阴半晴的夜晚守得云开见月,不知是偶然或必然的巧合或成预谋,就这么千里共婵娟,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终是剥去月晕见真章,也求得你的共鸣。
他被这则直逼那什么月色真美的讯息砸的丢盔弃甲头晕目眩,愣神了好一会才发回一句“是呀。”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