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微傘修] Lemon tree (一發完)

如標題 微到不能再微的傘修

說實話,這篇是我在吃甜到牙痛的甜點時碼的

然而內容完全不是那回事

文不對題 歌詞強硬置入(

慎入

慎入

慎入!!!!

====================================== 

尖锐的噪音响起,像彗星一般强硬地拽着彗尾,以一种不容反抗无法逆行的态势,冲破苏沐秋的耳膜。 

 

苏沐秋的瞳孔倏地缩小,放大,再缩小。 

好冷。 

简直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他快窒息了。 

 

「叶修!!!!」 

 

 

苏沐橙赶到医院时,她的哥哥正坐在手术房外的长椅上,就像电视剧裡演的那样,血色尽失。 

彷若倾圮。 

 

「哥?叶修呢?怎麽样了?哥?」苏沐橙到底是个小姑娘,接到电话那一刻起就慌了,此时看见苏沐秋惨白的脸色,更是急得眼眶泛红。 

而苏沐秋此时也没办法安慰妹妹,也不怪他如此失重,他和苏沐橙自幼在孤儿院长大,搬出来后就一个人独自拉扯一个小姑娘成长,两人相依为命,直到出现了另一个人。 

 

叶修走进了他的生命,原本仅仅围绕着妹妹一个人的日子忽然就变成了三个人。叶修很成熟,能够和他一起撑起这个屋檐,但有时却比苏沐橙还需要人照顾,他没有把叶修当成弟弟,但是曾几何时他的轨迹已经开始绕着这两人行进。 

苏沐橙,叶修。 

他的生命。 

他唯二的。 

挚爱。 

 

 

在医生落下那句「尽力了」的时候,他听见有什麽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哦,他还以为自己已经聋了,原来没有。 

他回过头,叶修站在他的身后,神情惶然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叶修? 

 

不,不是叶修。 

 

叶修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苏沐秋听过的,叶修有一个弟弟,是他的双生。 

 

他看见那个人的世界崩毁了。 

 

 

叶修的父母。 

意外的,是冷静的人。 

就像叶修一样。 

站在医生面前。 

静静地说着话。 

已经无法再抢救了吗。 

有办法可以转到B市的医院。 

多少都没关係。 

很抱歉。 

 

很抱歉。 

 

叶修的父母。 

不是轻易失态的人 

就像叶修一样。 

如果忽略他们脸上的巨大哀恸。 

和叶修的母亲爬满脸的泪的话。 

 

 

苏沐秋收到了一句来自叶母颤抖到听不清的感谢,这几年谢谢他收留了叶修。 

不怪自己吗? 

 

当然怪! 

同时收到的还有叶秋承载着灵魂撕裂的痛苦和愤怒的拳头。 

叶秋哭得没什麽力气。 

这拳却疼得让苏沐秋蹲在地上。 

 

久久站不起来。 

苏沐橙抱紧了她的哥哥。 

她非常非常的伤心,小小的胸口承受了完全不堪负荷的痛。 

但是她仍然用她的手臂环紧苏沐秋。 

很紧很紧。 

不这麽做的话。 

哥哥会碎掉的。 

 

叶修被他的家人带走了,这点倒是不容讨论。 

苏沐秋拒绝了叶家的一笔钱。 

 

和苏沐橙回到了原本的家。 

隔天早上,苏沐秋睁开了前一秒才闭上的眼睛。 

进了厨房,给苏沐橙做了早饭。 

揣了帐号卡。 

加入了嘉世俱乐部。 

 

荣耀联盟职业联赛。 

第一赛季,总冠军,嘉世战队。 

随后,第二赛季,第三赛季。 

嘉世队长,荣耀第一枪王苏沐秋,带领嘉世战队缔造了历史,不败王朝。 

嘉世战队是最强的! 

 

人们说着。 

嘉世的人们沐浴在荣光之下。 

 

苏沐秋确实收尽了所有荣耀。 

最有价值选手,单挑之王,守擂之星,一击必杀⋯⋯ 

联盟第一人,加上出色的外貌,商业价值不可谓不大,俱乐部赚了个盆满钵满,儘管在第四赛季遭到霸图的狙击,仍然不减嘉世的锋芒气势。 

 

如日中天的嘉世,如日中天的枪神。 

 

第五赛季,总决赛,站在场上的沐雨橙风和暗无天日,对上王不留行和防风。二对二,对方有治疗。沐雨橙风的血量剩下百分之十八,暗无天日百分之二十四,王不留行此时血量百分之二十六,而防风正在慢慢给他刷着血。 

 

情势看起来还不算太差,苏沐秋果断决定集火防风,面对王不留行的干扰,枪砲师和魔剑士一个远距离一个中距离,对于这样的防守型阵容显然还佔点上风。 

 

王杰希最后抢近沐雨橙风的身,魔术师打法大爆发打算一波带走,刘皓转火,王不留行一对二,然而沐雨橙风的血量仍然蹭蹭蹭地在下降,魔术师刁鑽难缠得很,要退也不是那麽容易,更别说不远处的防风还在给他的队长刷血呢。 

 

这不能再拖下去了,苏沐秋立刻就在队内频道喊了,让刘皓掩护他完成一个交换走位,他暗搓搓地来一发卫星射线。 

 

暗无天日行动了,苏沐秋大爆手速,瞄准了防风,就要发动技能。 

 

技能取消了。 

 

刘皓在王不留行百花缭乱似的打法中狼狈地操作暗无天日抽出一眼,沐雨橙风此时正沐浴在一团白炽的火光中。 

 

神圣之火!!! 

 

这记神圣之火就像是战况逆转的信号,在沐雨橙风的技能封禁时间裡,防风已经赶到王不留行身边,完成一个交换,王不留行飞快地骑上他的灭绝星辰往沐雨橙风追来。 

 

一波输出之后,沐雨橙风倒下。 

 

暗无天日血量剩馀百分之十五,对上王不留行百分之二十四,以及由治疗之神方士谦操作的守护使者防风。 

 

 

荣耀! 

 

第五赛季冠军,微草战队。 

 

苏沐秋心有不甘,他知道那一记卫星射线原本可以成功的。唉,配合还得再磨练磨练啊。 

他最后仍是耸耸肩,没关係,下次再来。 

 

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亚军微草,嘉世抱了第三,苏沐秋默默紧了紧拳头。 

好想念老搭档啊。 

 

 

苏沐橙今年大学要毕业了,苏沐秋很高兴,趁着夏休带苏沐橙出去好好玩了一趟。 

 

他们入住一间靠海的酒店。 

半夜,苏沐秋忽然张开眼睛。 

 

海浪的声音被拍打上岸,在沙滩上肆意漫开,一开始很快,后来没什麽力了,就慢慢的,一点一点行进,缓缓没上了房间外的加高的木头平台,敲上了落地窗,无视屋主意愿的渗入,穿透细微的缝隙,进到这间房裡。 

 

最后终于淹到了床边,藉由床单迅速的攻顶,打上他的耳廓。 

涌进耳道的过程十分顺利,鼓膜也没能拦上一拦,狡猾地鑽入半规管,苏沐秋只听得见耳中的空气产生气泡,挣扎着浮上水面的声音,一切好似被隔绝了,汐浪在侵入前庭的那一瞬间暴涨,淹没了毫无准备的他。 

 

 

「喂,我前天看到沐橙的作文,她想看海啊。」 

「啊?那是什麽比喻吧?」 

「比喻个屁,她写的那麽直白,哪裡是比喻了。」 

「哦,都被你说成直白,那大概就是真的吧。」 

「喂!你不准说沐橙的作文程度很差啊!」 

「我那是⋯⋯算了,不然你想怎样?买张票带她去沿海城市?」 

「⋯我也想啊,哪来的钱呢?再说联盟都要成立了,这时根本没空出去玩。」 

「那麽等咱们拿下总冠军,有钱了,再一起去吧。」 

「⋯喂,苏沐秋,你发什麽呆呢?」 

「啊?没,没事,那就等拿下冠军!一定要拿下啊!」 

「呵,那还用说。」 

 

等咱们拿了冠军,再一起去看海。 

 

苏沐秋有时想起,突然就觉得,这是叶修说过的,最温暖的一句话了。 

 

苏沐秋泡在海水裡,海潮已经吞没他的心口,浪花沾湿他的鼻尖,侵蚀着他的嘴唇。 

 

他起身下床,踏着满地的破碎光影打开了落地窗,走上沙滩。月光很凉,他脚下踩着细软的白沙,盯着海面,浮光跃金,心潮暗涌。 

 

忽地脚底一疼,他抬起脚,是一片贝壳。 

他拾起贝壳在月光下左看右看,就是觉得自己一定电脑打太多了眼睛都不好了,怎麽海裡来的贝壳会这麽像树上掉落的叶子。 

 

苏沐秋也不走了,就这麽站在原地,死盯着海,黑沉沉的,在月光被云隐去之后,黑的像要吞进什麽一样。 

 

啧啧,自杀人口就是这麽来的吧。 

 

良久,苏沐秋将手中的贝壳奋力一掷,落入水面的声音早就隐没在海潮裡,被吞掉了。 

 

大概真是叶子吧。 

 

他回了房间,一夜无梦。 

 

 

第八赛季时,苏沐秋的状况开始有些下滑,媒体们 纷纷议论着,苏沐秋的年纪在职业生涯中也算是到了晚期,这位荣光满身的大神终究抵不过岁月的磨鍊。 

 

第九赛季,苏沐秋持续担任单人赛首发,在常规赛无人能敌,一路高歌勐进,沐雨橙风扛着吞日的绝艳身影深深烙印在无数人的心中。 

 

嘉世挺进季后赛,虽然季后赛已经没有单人赛制,苏沐秋仍然担任擂台首发,一样是把对手一个个打爆。 

最后总决赛,苏沐秋擂台首发已成定局,却一个失误,被韩文清以百分之二的血量送走,成为最大的遗憾。 

 

第九赛季总冠军,嘉世。 

苏沐秋,三十七连胜!!! 

单挑之王,当之无愧。 

没有人比嘉世粉更加激动。 

多少嘉世粉就在现场哭了出来。 

他们永远的神!他们的荣耀第一人苏沐秋! 

这一年苏沐秋捧着冠军奖杯的身影和他的功绩永远载入荣耀史册。 

 

有记者问,最后的失误导致的连胜终止,是否让他感到相当遗憾呢? 

苏沐秋想了想。 

不会呢,总得留点空间给人超越,不是吗? 

电视前看到这一幕的职业选手们纷纷议论报以嘘声。 

这特麽还有谁能超越!? 

这是嘲讽吧!对吧对吧! 

 

苏沐秋保持着数年一日的微笑,温和,清俊。 

会有的。 

有个人能超越他。 

他一直都知道。 

 

第十赛季结束,苏沐秋宣布退役。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苏沐秋担任领队。 

总冠军,中国队! 

 

苏黎世 

苏沐秋坐在一个露天座裡,面前摆着一杯咖啡,苏沐橙和楚云秀等人逛街去了。他没什麽兴致,一个人找了间咖啡厅待着。 

这天天气挺好,苏沐秋抬头看了看,晴空万里,气氛让他感到很舒适,店裡播放着很老的旋律,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 

 

…… 

I'm wasting my time

I got nothing to do

I'm hanging around

I'm waiting for you

 

「我出去买包烟啊。」 

「哦,帮我买瓶果汁回来,沐橙要奶茶。」 

「知道啦。」 

 

I driving too fast

I'm driving too far

I'd like to change my point of view

 

「溜这麽快做啥,门都不好好关⋯啊,快下雨了吧?」 

「要我去送伞吗?」 

「不用了,我去就好。」 

 

I feel so lonely

I'm waiting for you

But nothing ever happens and I wonder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 yellow lemon-tree

I'm turning my head up and down

I'm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around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nother lemon-tree

 

「叶修......」

 

I'm sitting here

I miss the power

I'd like to go out taking a shower

But there's a heavy cloud inside my head

 

I feel so tired

Put myself into bed

Well, nothing ever happens and I wonder

 

 

I feel so lonely

I'm waiting for you



END

好吧其實開始只是想寫一個反過來的故事

傘哥進入聯盟的長篇

沒想到最後竟然

中間戰鬥什麼的全是亂寫


憋殺我

我自己狗帶

评论(2)

热度(31)

  1. 谁动了我的伞哥六一四_自己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