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王叶】晨雾森林

双十一還債完成

王叶單篇終於擼完了(

————————————————————————————

叶修赤脚踩过湿漉的草地,脚心不时扎上碎石子,刺刺的,不会很疼。

他在这片森林里走很久了,从高耸的树木中透出的天色始终是那样——郁郁沉沉的暗蓝,破晓呼之欲出,却始终不见踪影。

四周是无尽的深绿,像小时候听的故事里,随时有什么要跑出来那般。叶修不觉得紧张,他知道他在寻找某个东西,不是很急,然而他已经找了很久。

空气中有着露水的气味,冰冰凉凉,灰灰的,也不是很甜。

手抚过树木纹刻深远的表皮,身上的衣服在湿气浸润中有些发沈。
他走啊走啊走。


叶修来到了溪边,有点渴了,他弯身掬起一捧水,水很凉,很清澈,而且在发光。

他喝了一捧水,想想又喝了一捧,说不上是什么味道,总之不算讨厌。

叶修跨过不宽的溪流往前走去,很快掩入树林里。走了一会后叶修看了看四周,这片树林较之前的都来得暗,看不太清楚,银白色的雾气渐渐绕了过来,淹没他脚边那朵粉紫色的花。

他不受这些雾影响,银白的水气勾着他的衣服,轻轻柔柔的,贴在背后像一个拥抱。
他往前走去。

叶修有预感他会找到他要找的东西,等穿越这片雾气,他要折下一支有银色铃兰花的草,摇一摇,他要找的东西就会出现。

很快的叶修穿过了试图挽留他的雾气,他回头说了声谢谢,银白的雾气往后缩回,不一会他身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修来到一棵森林里最高的树下,发现他要折的草已经被人折走了,他有点慌张,但是很快又忘了这件事继续向前。

他的眼前出现一阶一阶的朽木,深色的木头上有斑驳的青苔及新嫩的绿芽。

他毫不犹豫地踩上去,顺着阶梯往上走。
一开始走得不是很顺利,每一步都很沈,老朽的木头发出哟哟呜呜的声响,摇摇晃晃地裂开,露出深黑的松散木层,和里头夹心的银色树汁。

树汁是苦的,所以叶修并没有伸手去沾取食用。他的步伐越来越轻松,脚下的木阶变得坚固,踩上去时发出微光,在整座幽暗的森林里像是引领他的盏盏路灯。

一路曲回,影影绰绰,也不知走了多久,叶修来到山顶一间木屋前,大小,恰如其分。

他可以上房揭瓦,撬开边缘泛绿的的沈厚瓦片,他就能进到木屋里。

木屋很细致,整体造型而言非常大器,但是所有细节或张扬或内敛地直扑眼前,沉稳又鲜明,含蓄又奔放。就像一杯热茶,喝起来是芬达汽水。

叶修准备掀开深蓝色的屋瓦了,看起来沉重的木门却从里头打开——门把是金色的,上头缠着银色铃兰花。

开门的人有着一双大小眼,是王杰希。

叶修站在门外,王杰希看着他,然后将门把上的花取下,银色的花化作一道抛物线,落在王杰希手里。


两人坐在屋内的桌前,王杰希做了浆果汤,美丽的紫色水晶一般地流淌,饱满节制地止步于张力的弧度前。

杯子里的饮料是银色的,叶修拿起一看,里头是深邃的星空,银亮的星尘沉淀在蓝黑色的夜空里,芳香随着从杯中冒出的雾气弥漫。他喝了一口,芬达的味道。

叶修喝醉了,他看见王杰希绕过桌子走近他,弯下身子,放大的脸就在眼前。

他们开始接吻。

王杰希的吻和他的人不太一样。
骨节明晰的手先是攫起叶修的下巴,嘴唇覆上后又转而抚上他的脸,拇指慢慢捻过冰凉的耳尖和耳垂来到脑后,托着他的头压近,嘴唇碾磨着,叶修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贴合的温度。

这个吻彷佛落在他的心尖上,一种心脏被真实触碰的颤栗感让叶修整个人都发麻酥软下来,被胸口的温度烫得发慌。


深紫色的花瓣从中心一片一片地慢慢舒展开,金色的边缘像是波浪般,海潮卷起,而后扩散,到了最外围就化入空气消逝。紧紧环聚在中央的深色部分忽地张开,将叶修手中的黑亮石块吞下。

“这花真的会吃石头啊,你家的东西也够神奇了。”叶修啧啧,手从一旁整齐排列的方形石块中又拣了一块。

王杰希站在另一头,手上捧著书阅读,叶修回头看他一眼,总觉得像要施咒语一般。有趣。

“在笑什么呢?”王杰希终于放下手中一直抱着顺毛的猫,站起身走过来,有着银色脚掌的白色猫咪灵巧跃下,找牠的同伴玩去了。

笑你啊,叶修笑个不停,把放着石块的盘子端起,自己喀哩喀哩吃掉了,不忘塞一个给王杰希。

晨露清甜的香气萦绕在王杰希的颈窝,叶修凑了上去,闭上眼睛深深嗅了一口,森林深处那幽幽的银白色浓雾很快又钻了出来。

天色仍然没有改变,破晓前的难捱已经令人越发不耐,叶修站在那棵最高的树下,树叶落了下来。他捡起一片端看,从最中心,细小的针叶雪花一般外一圈一圈地往外轮生,深如沈夜的绿,越往外颜色就越淡,到了最外圈就像镀了雪,银白的尖刺在叶修的手心慢慢化开。

叶修心里一阵高兴,同时深深的恐惧也攫住他,他感受手上的冰凉渗进掌心,全往最中间最薄的部分聚集,凝结成冰。

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还没找到。

本来以为不是很急,叶修此时却感到有点心焦,他现在就想要。

清朗的天空下起了雨,叶修伸手去接,顺着雨滴的指引穿过树林,来到一处悬崖边。

真的很高。

叶修只往下看了一眼便明白这个事实。

自己能一路爬上这里也真是不容易,他有些骄傲,来到悬崖边后所有的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楚,底下的树木生长的很茂密,几乎看不见空隙。

然而天色仍是那般,悬着吊着,既不放出光芒,也不愿往下沈降。

隐约的,一颗星子挂在天顶,他伸出手,没抓到。

叶修耸耸肩,跳了下去,下坠的过程中注意到自己脚上的鞋子,是他一直穿着的那双拖鞋。

在森林中所有种类的浆果里,叶修最喜欢红色的。

甜味很淡,几乎没有味道,辛辣压倒性地占了九成,叶修喜欢这种果实,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赌一把自己能尝到那一成的甜味,这很难,但他喜欢挑战,目前为止还没失败过。

这种果实在尝到了甜味的瞬间就会醉,每次还来不及吃第二颗,叶修就会倒下去,王杰希不让他多吃,餐桌上出现的几乎都是紫色或绿色的果实,两种都像宝石一般漂亮。

然而叶修就是不断想回味那总是来不及深思的甜。

灯笼草膨大的腹部发出微光,星蓝的绿色光谱破开顶盖溢出,整个树丛一片澄亮。

森林中的雾气越发的浓稠起来,暧昧不明的香气争夺着他的鼻息,叶修将手插进口袋,再拿出来时张开手,星芒就躺在掌中。

穹顶再不复见。

凝结在血肉里的冰崩解融化。

王杰希打开了门让叶修进屋,叶修困得很,立刻往房间移动,王杰希却跟上来。

“干嘛?这里可没有你要的东西,我都找不到了怎么能让你找到。”叶修回过头说。

“有的。”王杰希很肯定的点点头,一大一小的深绿色眼睛认真看着叶修,然后把他推进房间,关上了门。


猫群发出短短的呜咽。

晨光终于破晓。

“留下来?”王杰希把玩那颗星子,光芒在他指间忽隐忽现,很是吸眼。

铃声叮玲玲地响起,转眼漫过整片森林,香味终于完全取代了空气,冰凉的晨雾再也唤不醒呼吸。

“留。”叶修微笑。

在森林的中央有一座湖,湖面清澈透明,星子垂坠沈底,只剩点点荧光飘泊其上,没有倒影。再往下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日夜倒转,东方放出光明,很快攀升到顶,金色成为主调融光了月霜。

而后雾气散开,一并带走了屋瓦边缘的苍翠。

梦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fin.



———————————————


其实有个后续犹豫着要不要放出来
瞬间高虐(。
有人看出来吗?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