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all叶】當叶神使用挑衅技能

当叶神使用挑衅技能

呜呜总决赛叶神用挑衅拉走吴启那幕太戳我啦!!!
根本就是勾引(不
忍不住就写了这么多


01

“叶修叶修叶修你不要脸!!那可是最后一个了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啊!!!留着就等现在要吃的!!你你你⋯⋯”

黄少天洗完澡出来,兴冲冲地打开冰箱,却发现自己排了一个下午才买到的限量奶酪不翼而飞。

他立刻冲到客厅,果不其然看见叶修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叼着白色塑胶汤匙,奶酪的空盒子丢在桌上,和电视上的广告相映成趣。

空盒子。

他立刻炸了。

“叶修!这可不是boss ,不带你这样中途抢走的啊!不行,你得买一个给我,不,两个!!赔偿我的精神损失,你知道期待了那么久的奶酪却发现被别人吃掉的痛苦吗?这是打击!太不要脸了!绝对必须受到制裁!!!”黄少天劈里啪啦就是一串。

这人明明说自己不喜欢吃奶酪!太过分了,简直不能忍,黄少天G市人的灵魂熊熊燃烧。

叶修瞥了黃少天一眼,一臉哥就是吃了你能怎樣的欠揍表情。

黄少天更火了,硬是撸起短袖袖管,露出线条好看的上臂。

“叶修你这家伙!做人怎么能不知悔改!本剑圣今天就要让你尝尝教训!”

叶修勾起嘲讽的嘴角,伸出左手,白皙修长的食指对着炸毛的黄少天勾了勾,挑衅意味浓重,将呵呵你来的意味表达得淋漓尽致。

“靠。”

黄少天盯着叶修,不自觉舔了舔嘴角,双脚不受控制地往沙发上的人走去,膝盖压上沙发,他一把抽出那支汤匙,咬上了叶修的唇。


02

“呵呵,老韩啊,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
叶修挑起眉看着站在宾馆门口的韩文清,明明只是表达惊讶之情却不知怎地一股子嘲讽。

“怎么?拐卖未成年少女?还好你带了墨镜,别吓哭人家了。”叶修继续放嘴炮。

韩文清一张脸黑的都能和喻文州的心比了,连墨镜都遮不住。
“闭嘴。”

“说的也是,万一被人发现我跟你认识被当成共犯可不好。”叶修严肃地点头,随即离了韩文清两大步。

这人怎么能这么欠呢?韩文清不知道第几次问自己,要不是怕伤了自己手,他肯定会抓住叶修让他知道拳法家的拳头是什么滋味。

“哎?老韩你怎么还不进去呢?不必顾忌我啊我一会雨停了就走!”叶修隔着两公尺对韩文清喊道,引起了一些躲雨的人的侧目。

韩文清瞪叶修的眼神凶得能穿透墨镜,全身黑气都冒出来了,连带几个也想冲过来躲雨的路人都不敢靠近,只能在滂沱大雨中东奔西跑。

彼时的嘉世队长还年轻气盛,见对方恨不得撕了自己的样子就得意起来,忍不住就冲韩文清做了个勾手指的挑衅手势,魏琛教他的,竟十分趁手。

下一秒,两人间的距离清零,韩文清那张黑脸瞬间就到他面前。身高差距,压迫感迎面而来。
闪不过了,完蛋!

“喂喂喂你干嘛?!快放手!哥可不干违法的事!!”

叶修被韩文清牢牢抓住就往宾馆里拖,挣扎的举动再度引起了侧目。

韩文清抓着人到柜台登记了一间房,顶着柜台小姐惊恐的目光摘下墨镜,然后非常霸气的上楼。

果然对付这人就是要靠实际行动。

不要怂,就是干!


03

王杰希觉得叶修这个人,挺烦的。

看着屏幕里跑来跑去走位风骚的身影,他又一次飙起了手速,立时整个队内频道都是他的指示,魔道学者的小号跳上扫把往战场中心冲去。

魔术师果然有效地扰乱了一部分的队形,但下一秒,一个破破烂烂的角色就拦在他面前。

“对面的那个王大眼,劝你快快退出,带着你的孩子们一边玩儿去,不然就等着被团灭吧!”
语音系统忠实地还原了说话者的音色,真的很难被认错——“叶修,退役了就不能消停点?”王杰希冷冷说道。

“说什么呢,荣耀哥可是要打一辈子的。”对方又说,声音透出笑意。

王杰希不理他,倏地闪过眼前的小号往红血了的boss冲去,叶修用的骑士角色,一时也没有快速拦截的技能,也就没有去追。

一个熔岩烧瓶扔下,见叶修没有追来,王杰希不免留了点心,一面抢输出一面往周遭看几眼。
然后,就在最后一秒,骑士白色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伸出左手指对着王杰希的角色勾了勾。

靠!!!


王杰希敲开了叶修QQ。

——你爸还没关你网络?需要我去说一下吗?
——王大眼你心变脏了啊,不要抢输了就想着这种阴招行不行?
——对付你,什么方法都值得一试。看窗外。

王杰希站起身走到窗前,叶修就在对面,嘴里叼着烟。

王杰希和叶修是邻居。

两人的房间正好在对面,他的窗户到对方的阳台只有一到两米的距离,但是叶修房间的位置比较下面,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到王杰希。

叶修走出来阳台,白色烟雾在晚风中逸散。

“怎样?王大眼,想要来找哥报仇吗?”叶修笑着,一手夹着烟,食指一勾一勾模仿刚才挑衅技能的手势。

王杰希踩上窗台,在叶修吃惊的目光下一跃就落在对方阳台上。

他猜对方真是太久没回来了,忘记邻居也早已成长到能轻易跨过这点距离。


04

喻文州喝着杯里的果汁。

在一场联盟举办的大型晚会上,众人免不了得应酬一下的,喻文州酒量不差,却也不怎么好,刚才喝了两杯后就捧着果汁躲边上去了。

尽量让自己处在不显眼的角落,喻文州静静观察着场中的人,他一向喜欢这样。

观察,分析,思考。

满场欢笑,所有人都穿着正装,几位联盟女选手打扮了一番,各有姿色。还有赞助厂商们,几个大佬一年比一年秃了,身上的西装隐隐有过紧的趋势。

少天,可得提醒他别玩太疯了;看不出唐昊是喝了酒会一直傻笑的类型,倒是弥补了平时总是不高兴的形象。

真是挺盛大的晚会,就连对面那个塞在阴影里的人看上去也很体面。

嗯?

喻文州聚焦了一下,弯起了嘴角,朝那人走去。

“前辈在勾引我?”
两人挤在一片阴影中,喻文州仍不断往对方身上压近。

“并没有,要你帮我拿杯果汁来而已。哎别挤啊,哥快闷死了。”一直被喻文州往角落逼的叶修呵呵道。

“正好,我这里有一杯。”喻文州微笑举起手中的杯子。
“我不想要你喝过的果汁。”叶修拒绝。
“真可惜。”喻文州也不恼,自己喝掉了。

叶修觉得喻文州醉了。

他怎么不知道这位蓝雨的心脏大师有这么黏人啊?

“喂,你是被黄少天上身了吗?这么黏人。”叶修看了看靠自己十分特别近的喻文州。

“不,我只是想看看前辈因为我的靠近而脸红的样子。”喻文州回以一笑,温温和和的。

得,这是醉到说胡话了。

“注意你的态度,喻文州,竟然敢调戏前辈,想跟冯主席喝茶吗?”叶修严肃。

“我只是在回应前辈的勾引。”喻文州站到他面前一手撑着墙,满脸无辜。

“呵呵,要点脸。”被困在墙壁和醉汉之间的叶修抽嘴角。

他只是勾勾手指要对方过来而已,这喻文州脑洞也特大了。

“昏暗的灯光,挑衅的表情,暧昧的手势。”喻文州吻住了那弧度嘲讽的嘴角,慢慢舔吮。

“是控制技能啊。”


05

这天张新杰回到家,叶修果然又窝在书房荣耀,一面手上不停一面对着耳麦传达指挥。

“一线后退!元素法师扔烧瓶!退!枪炮师卫星射线准备了!发射!二线上前,左边的气功师注意!”
叶修忙的完全没发现身后有人,张新杰静静看对方指挥了一会,在八点半时去洗了澡。

八点四十五分,张新杰从浴室出来。叶修仍然在荣耀。

张新杰也打开笔电,开始做些资料的整理,其实这些他在具乐部时已经做完了,只是再确认一遍而已。

八点五十分,张新杰拿出帐号卡登陆,投入了对抗叶修的霸气雄图阵营。

九点,叶修boss没抢着,雷厉风行地又往下一个刷新点去了。

九点二十,大局底定,中草堂退出这一场争夺。

九点三十,黄少天狂发私信要叶修和他上jjc 。

张新杰在黄少天仍吵闹不休的时候来到叶修身旁,点了点桌面,示意叶修时间到了。睡前一到两个小时不宜使用电子产品,会影响睡眠品质。

叶修一脸不服,虽然他也不想陪黄少天pk,但是想到会错过刷新又不太甘愿。

“张新杰大大,通融一下呗?”

张新杰的回应是摘下叶修的耳麦,又往键盘上输入了再见不约给对面的黄少天。然后继续盯着叶修看。

最终叶修叹了口气拔了帐号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张新杰盯着叶修关了电脑,便自己拿了本书坐到一边去看。叶修洗过澡后也跟着坐下来。

“张新杰,你不让我玩电脑,离睡觉还那么久,说!你要怎么赔我这段无聊的垃圾时间和兴欣的损失?”叶修坐在椅子上转来转去,口气严厉地质问。

对面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前辈,你一直对着电脑,离睡觉时间只剩一个小时,你要怎么赔我这十六个小时没有跟你相处的时间和我的精神损失?”

“你放个神佑之光一起治?”叶修打趣。
“浪费。”张新杰果然摇头。

叶修看着张新杰冷静的画风,似乎连发尾都和眼镜边一样严谨。忍不住笑起来,他喜欢他的冷静,但偶尔失控一下似乎也不错。

“张新杰。”叶修叫他,张新杰看过去,对方明目张胆使用挑衅技能的手势让他的专注技能瞬间进入冷却,一个眼神就让一切仇恨失控。

“挑衅技能强制锁定攻击目标。”张新杰走到叶修面前弯身撑住椅子扶手,“神圣之火。技能封禁时间里请前辈不要抵抗。”


06

方锐喜欢看着猎物一点一点落入陷阱,他期待并享受看见被阴的家伙中招后慌乱的模样,为了这样的一刻,他愿意稳住性子沈上很长很长的时间。

巧妙布局,耐心等待,一举擒获。

比如现在。

一群国家队成员在夺冠的喜悦后个个疯玩了起来,他们决定给他们辛苦的叶领队一点“惊喜”。毕竟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见面了嘛,不趁现在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喔不是,创造一些回忆,那之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有什么非得现在回去拿啊?还在我房间?”叶修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地问。

“很重要啊,这可是等下派对的重要道具!喻队说放在行李里的。”方锐故作神秘。

“文州?看不出来玩心还挺重啊,搞这些神神秘秘的。”叶修摇摇头,掏出房卡往感应器上刷。

房间里的灯在插上房卡后亮了起来,方锐问叶修喻文州的行李是哪个后就走过去翻了起来。叶修看了眼,忽然想去一下厕所。

“欸欸叶修,你过来帮我一起找找,红色的袋子,我怎么没看见呢?你这几天有没有看到喻队拿着?”方锐的叫唤打断了叶修的脚步。

叶修想了想似乎还真有这东西,不过放在另一个行李袋里,就跟着蹲下来开始找,而方锐一副蹲久了脚酸的样子,站起身又是揉腰又是揉肩的。

叶修拉开一个内袋拉链,终于找到了方锐口中的红色袋子,他转过头要问方锐确认一下,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人。

“!!?卧槽你们要干嘛⋯!!”叶修还来不及反应,选手中几个汉子已经联手将他整个人抬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叶修被扔上床铺。

下一秒,劈头盖脸的拉炮彩带、亮纸片、白色喷剂和刮胡泡宛如百花缭乱的弹药般在叶修脸上身上炸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完全睁不眼睛,只听见巨大的爆笑声在周围响起,有男有女,笑得停不下来。
然后有人大叫一声“炸弹来啦!!!”

噗滋!

一个奶油派猛地被扣在叶修毫无防备充满各种东西的脸上,之所以毫无防备,是因为叶修的手脚都被人压住了。

“唔唔唔!!!”叶修奋力挣扎,一大堆人的手全伸上来,糊着奶油就往他全身乱抹,一面狂笑着,还能感觉到不断有新的东西被糊上来。混乱中竟然还有往衣服里塞冰块的。

此时大家也不压着他了,一帮子人扑上来集火,十分默契团结,搞的叶修胡乱扭动着抵抗,只不过双拳难敌众人手,后辈们的乱拳要打死老师傅了。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也有今天!!”
“简直太爽!大家再一波集火他!!刮胡泡!刮胡泡还有没有?”
“嘿嘿叶领队辛苦啦,用这坨奶油孝敬您。”
“让你抢我们boss!!哼!”
“辛苦了!”
“哈哈哈哈!服不服?!哈哈哈哈哈哈!”
“前辈辛苦了。”
“谢谢你啊叶领队,咱们夺冠你功劳可大了!来来来快接受队员们的爱!”

众人笑闹着,往叶修身上落下感谢和致意,以及更多更多的奶油泡和冰块。

今晚的国家队成员们,就像一群普通的年轻人,彼此没有竞争算计,只有一个共同的集火目标和获得荣耀的喜悦。

“啧,我说你们玩太过了啊!”叶修坐在一片狼藉的床上,头上披着一条毛巾,从耳中抠出一坨奶油。

“嘿,这不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嘛,如何?是不是被我们的真诚感动了?”站在窗边的方锐转过头来,他也是一身狼狈,只不过比叶修好上很多。

众人疯过后各自回去清理了,连喻文州都不见人影,房里只剩下方锐和叶修两人。

“呵呵,你怎么还不走?”叶修看了他一眼,满头乱糟糟的白色让本应嘲讽的表情只剩无尽的搞笑。

于是方锐很不客气地笑了起来,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我来看我的猎物中招后的惨样啊、哦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都快直不起腰了。

叶修看了他会,起身走进浴室,方锐继续对着叶修的背影大笑。

忽然叶修从浴室探出来,朝方锐勾了勾食指“方点心你过来。”
方锐立刻警戒起来“你要干嘛?我不约!”

叶修意味深长地一呵,又缩了回去,没有关门。
然后浴室里响起水声。

我操!!!!

方锐立刻也不笑了,这是在干嘛!?勾引!?绝对是勾引吧!我操!!!

猥琐大师听着水声满脸通红。

然后他一步一步靠近那扇没关上的罪恶浴室门。

老叶太猥琐了!这就算是陷阱他也必须跳!!

方锐一头钻进水雾氤氲的浴室,拉开纯白的浴帘,光影交错中,里头人的身型勾勒清晰可见。


我操。他又在心里骂了声。


湿漉漉带着高温的手抓住他的手臂将他一把拉进去,他的背贴在湿磁砖墙上,花洒不断往两人头顶噗噗噗地喷洒热水。

“老、老叶⋯⋯”方锐觉得脸烫得不行,喜欢的人光着上身体和他在洗澡间里挤在一块,白皙滴水的脸庞都快贴上来了,他能不脸红吗!?

叶修抬起手调转了花洒,让水不会淋在方锐身上,眯起眼从红润的唇中吐出轻笑。


然后将手中的刮胡泡喷了方锐一脸。


Fin.

在最后刷一发方叶!!我又错过了角色生日喔喔喔(靠
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大家原本躲在浴室裡的^_^

评论(4)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