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王叶】柳暗花明(完)


王叶/原着向
没有逻辑
没有重点
没有文笔
只能撸出这样的东西真的很抱歉

和 @糖果色袜子 的换文

———————————————————————————


01

第七赛季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那个时候微草刚结束了和嘉世的比赛,王杰希一个人走在选手通道内,其他人已经先行到休息室去了。主场比赛,发挥得不算很好,王杰希一边想事情一边皱眉,险些与转角处走出来的人撞上。

“叶秋?”王杰希挑了挑眉。
“王大眼啊,你今天打得不好。”叶秋原本半低着头,抬起眼看向他“状态下滑了吗?”

“比起我你更该担心你自己。”王杰希说,语气很淡,目光放在对方的眼睛下面一点,即使在昏暗光线下还是非常明显的黑眼圈上。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记者会要开始了吧,走了。”叶秋似乎是瞟了他的肩膀一眼,迳自离开。

王杰希继续走过下一个转角,快到休息室的时候门却打开了,叶秋走了出来,两人目光一撞,都是满满的惊讶,叶秋的也许还要紧张一点。

“王⋯⋯王杰希?你怎么长这么高了?”叶秋还得抬头瞪着他。
王杰希也是一个大写的懵逼,且不说叶秋刚刚才从他面前往反方向走过,这个明显嫩了好几岁的家伙是哪位?谁长高了啊那特么是你变矮了好吗。

“⋯叶秋?”短时间里重复同一个问句实在很蠢,但王杰希忍不住,他其实还想问你变小了之类的话,要不是对方已经走到他面前老气横秋地撂下一句“呵呵年轻人营养不错。”一脸前辈很欣慰的人模狗样,他大概就要把这个分分钟被嘲讽的问题说溜嘴了。

在这几秒之间两人都飞速打量了对方,叶秋没了刚出来时的那种微妙的紧张感,又变回了散漫的样子,或者应该说其实这种变化根本看不出来,只能揣测式的意会。
作为对手的王杰希还算敏锐的捕捉到了。

现在他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叶秋,虽然外表上青涩了不少,气焰也张扬许多,但是那股从骨子里透露出的稳定感是不变的,悠闲的像头信步的虎。
强大、自信而慵懒,联盟中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你来这里干嘛?想进去聊天?”叶秋问,嘴边带着一点笑意,王杰希莫名觉得对方似乎有些高兴。

“不是⋯”王杰希还没说完,门又开了“叶秋你跟谁⋯⋯王杰希?啊哦。”是苏沐橙,大眼睛滴溜溜在两人之间转了几回,嘻嘻一笑又钻了回去。

苏沐橙看起来也更年轻了一些,少女的神态都还未褪尽,王杰希认为自己是来到了过去,还能怎么解释?虽然总有些人喜欢说他是魔法世界来的,然而王杰希却不怎么相信这些。

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破眼前的现状,那点交际上的拙处暴露无遗,何况他和叶秋也算不上很熟,正迟疑间,对方倒是比较自然地搭起话来,聊荣耀,叶秋这人场下也不是什么特别会找话题的社交类型,和王杰希聊了几句倒是有些惊讶。
“不错啊王大眼,一个赛季就进步神速,不过比起我还差点。”叶秋啧啧,真是后生可畏。
“⋯谢谢前辈。”他能说什么呢。

王杰希跟着叶秋走到靠近后门的饮料贩卖机,叶秋投了硬币,滚出来两瓶可乐,丢给他一瓶后两人又慢慢往回走。
没什么话可说了,聊房产似乎也过早,手里的可乐冰冰的刺着他的手心,瞥了一眼对方,仍然是毫不局促到有点可恶的心不在焉。

“怎么了?”冷不防的一句。
王杰希用疑惑的眼神看他。
“你很焦躁。”叶秋说,微勾嘴角“有什么事可以依赖下前辈哦。”
“⋯不,就是有些感冒而已。”王杰希不无惊讶,叶秋什么时候是这种关心别人的设定了?难道是年轻时心地比较善良?
“感冒啊⋯⋯多喝水。”

挺热络的。
两人到了此时该是嘉世休息室的门口,王杰希突然想到。他看了看叶秋,对方也正在看着他,挑起一边眉毛“你不喜欢喝可乐啊?”叶秋问。
王杰希望着被浸透了的瓶子,还冰着,现在开来肯定还噗噜噜冒泡,一路涌到瓶口。
他摇摇头。

于是叶秋掏掏口袋拿出扁掉的烟盒,孤零零的两根,自己先叼走了一根,然后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伸手去拿,也不算多巧合的瞬间里,自然不过地碰到了叶秋的指尖。

打火机放在休息室里,叶秋后知后觉地说。
“进去拿吧。”下一秒王杰希握上了门把,转动,推开门后刘小别眨着受到惊吓的眼睛对着他。

“队长你来了,已经到咱们⋯⋯队长?”刘小别注意到王杰希的微愣。
“没事,走吧。”王杰希把烟跟饮料放进他手里,转身回到空无一人的走廊。
“⋯⋯我不抽烟啊。”刘小别什么也不想说。

02


第二件事发生在第八赛季。

王杰希从具乐部回到住处,路上淋了点雨,他脱了衣服走进浴室冲澡,挤洗发水的时候想的明明还是下周的对战,泡沫在发尾化开时已经飘忽难测地来到昏暗的包厢里了。

准确来说,是那张被霓虹打得斑斓,却在大荧幕的强光下压得苍白的脸上。

桌上散乱摆着各种半满的饮料瓶,食物袋子和许多纸牌,一群选手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每人手中都拿着一张牌,正盯着他。

“唉⋯⋯那么王大眼,你喜欢谁?”他的对面,叶秋一脸无聊又无奈地问。

第七赛季全明星结束后,选手们当然约了一起聚聚,在黄少天等人的呼声下,想自己待在旅馆的叶秋也没有那个机会,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KTV。
唱累了,加上几瓶酒下肚,众人情绪渐渐嗨了起来,便开始玩起这种例行性的游戏,叶秋也没能逃过一劫,左边黄少天右边张佳乐,两方包夹密不透风,神色愁苦。

躲过几回后王杰希终于还是落马,在一干人狰狞的笑容下选了真心话,叶秋于是发问。
众人失望,难得的机会就问这种无趣的问题,敢不敢再敷衍一点?不过王杰希要真有喜欢的人,大家还是很乐意八卦一下的。

忽略那奇怪的问法,王杰希看向叶秋,对方也望着他,没什么表情,像是单纯的等待着答案,但是眼底却掠过一丝深沉的疲惫和不耐烦。
他心中忽地一动,叶秋探身拿桌上的饮料,垂下的睫毛掩去这些揣测式的晦暗不明。

“我目前没有喜欢的人。”他淡淡道,完全是符合众人期待的回答。

结束后大伙出了包厢,叶秋慢吞吞地走在最后,苏沐橙和楚云秀勾着手逛街去了,其他人有的接着再续一摊,有的就先行离开。王杰希走向叶秋,两人一边走一边聊,还是荣耀,虽然他感觉叶秋需要的是谈人生,不过也是此刻他才发现,这个人太坚固,嘴巴也太狡猾,完全无从下手。

叶秋很累。在包厢中昏暗的一瞬间里,王杰希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这点。有种微妙的恍然,像是小孩子第一次看到大人流泪那般,原来大人是会疲倦的,也会受伤,并不是无所不能,尽管总是能将一切稳妥的处理好,还是会流泪。

嘉世下榻的酒店到了,叶秋招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之后王杰希反重新咀嚼那条时间轴,从自己抽中牌到叶秋发问再到叶秋低头再到自己的回答。
问题虽然敷衍,但明白地昭示着是第一次,姿态懒散,眼神却非常笔直地投过来。

直白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那一次的神秘穿越事件突然跳入脑海。
叶秋确实不是会特意关心人的设定啊。
那么直接,完全不怕被发现。

这种彷佛撞破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秘密的事,在王杰希心中掀起了一点后知后觉的波澜,像所有日常小事一般,平时不会想起,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很平稳而牢固地在心底安家落户,不知不觉也过了很久。
然后在比如此刻的琐碎时间,毫无防备地出现。

王杰希踏出浴室,擦着头发坐到书桌前开电脑,然后立刻被轰炸了。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你出来出来出来叶秋那家伙退役了!!!!!!你知道什么快说快说快说!????

除了私聊,群里也是完全炸开了锅,王杰希关了窗口,点进官方微博,嘉世已经宣布叶秋选手退役,一叶之秋将由转会的孙翔接手,接下来的赛季也会继续努力,还请继续支持⋯⋯

王杰希皱起了眉头,赛季期间一声不响地退役,这事有蹊跷,叶秋也没这么安分。又在网页上爬了一会,把大大小小的相关新闻都看过一遍,终于还是点开QQ窗口,给叶秋去了一条讯息。

“这时候退役会不会太早?还有很多事没有完。”

他不相信那个人会就这么轻易离去。

后来他发现这人确实没有离开,他就在那里,从最开始的地方一步步走来,隔着一个屏幕,可总不算难以企及。

知道了对方的存在是一回事,他还有战队要扛,该杀的还是要杀,冠军队组团杀BOSS搞特训,还带赌注的,就当是也给对方练练手吧,大家互相互相。

王杰希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叶秋实在算不上他生活中的一部份,除了身分曝光和持续搅得网游里鸡飞狗跳之外,王杰希并没有投以过多关注,那个人从来不需要担心。
然后在微草客场嘉世的那个晚上巧遇了对方。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巧合,但其实巧合是由数个琐碎的时间点和选择逐渐推进所形成的,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突然想喝许久没喝过的儿时饮品是开端,酒店附近的超商刚好没货要算一件,而由此衍伸出来的,一间一间找下去的行为,大概他的个性也得算上促成事件的巧合了。

为什么会正好都缺货?王杰希怀着疑惑走进超商,这都已经是第五间了,位在比赛场馆附近,离嘉世也不过几条马路的距离。

“王大眼?”听到这个称呼,站在他前面的人还能是谁。挑起一边的眉毛,眼皮却没跟着打起精神,叶秋挂着比上回见到时更浓重的黑眼圈诧异地看着王杰希,嘴里叼着的难得不是烟,而是他心心念念的饮料。
正好想喝同一种饮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想喝那个,连找了几间都没货。”王杰希指指叶秋手上的饮料。
“哦,那你别找了,架上最后一瓶在我这呢。”叶秋咬着吸管说。
“⋯⋯”
王杰希不死心的去问了店员,没货就是没货,真不好意思。

叶秋站在货架旁好整以暇看着他,王杰希明显有些郁闷了,他的眼睛又弯了起来,“为了一瓶饮料影响情绪,啧啧,这样可不行。”
王杰希不理他的垃圾话,“你住在附近?”
“嗯,嘉世对面的网吧,就在那里。”叶秋走出超商指了一个方向。
“⋯⋯住在网吧里?”王杰希不敢置信。
“当网管呗,总得过日子。”叶秋不在意地说“其实还不错,包吃包住,老板同事也挺好。”
王杰希无语了,好半晌才干巴巴的吐出一句“为什么退役?”
“不想留着当陪练啊。”
“看来嘉世是真要逼你了,不过不想当陪练,其实还有别的路子可走。”
“转会?哪有那么容易,强行解约哥也付不起那个违约金,退役了休息一下也好。”叶秋晃晃手中的饮料,剩下一点。
“你要吗?”他问。

王杰希看看饮料,出乎意料地接了过去,就着吸管喝光了,瓶子里发出呼噜噜的空虚声响。
叶秋咳了下,“好歹拔了吸管吧⋯⋯”
“这很正常,不是吗?”王杰希看着他,不懂。
“行吧,哥要走了,你加油。”叶秋敷衍道,转身离开,被王杰希叫住。
“你会回来的吧。”他用的是肯定句。
“一定。”叶秋微笑。

不知怎地,王杰希又想起那个问题。

03

全明星赛场上出现了龙抬头,全场震惊。

王杰希在一片有关叶秋的讨论声中最为淡定,他早就接触过唐柔的战斗法师,那么强硬勇猛的风格配上一个姑娘,很容易联想,而之后的大高手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他在后台逮住叶秋,不为什么,突然很想见一见,这人总是溜得太快,多年下来众多粉丝硬是没能一睹真面目,也不知道看见了此时叼着烟的散漫宅男样会不会破灭。

“那算是预告?”还真是装的一手好逼,王杰希忍不住想笑。
“呵呵,等着哥强势回归,你们该哭了。”叶秋此时的语气也很轻松,双手插在外套口袋,像一只满足的猫,在冬日气息的晕染下,让人想要揉一揉。
“也没那么容易。”王杰希摇摇头。
“嘿,谁知道呢?”叶秋眯起眼,啜着烟草的表情有淡淡的愉悦和从容,王杰希觉得今天的叶秋很不一样,绝不是表面看来那般平静慵懒,相反的,他觉得此刻的叶秋前所未有的锐利,如沈鸣的刀,一靠近就能感受到血液中共振的沸腾。

这样矛盾的,颓唐的倦然与滚沸欲腾的嚣动,全部沈凝在这个人的身上,在他半开的眼里,没有却意。
磐石流水。

“你做得也很不错,真是辛苦你了,你是很好的队长。”叶秋看向他,缓缓地说。

王杰希不明白此刻的躁动是来自哪里,血液奔腾地回过沈冷的脑袋,是该冷却下,全明星而已,太过兴奋了。

“你喜欢我?”
回过神他才注意到自己问了什么,靠。

叶秋动也没动,“嗯,是这样没错。”
“只不过都是之前的事了。”

脑中再度跳出那个问题。“你喜欢谁?”
说起来,叶秋当下应该是很紧张的,一般不会这么问吧。
明白的昭示着是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

叶秋曾经直白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所幸也不是别人。

他今天大概要干下第三件事,日后想起时,他总会思考之后的那些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的想法到底有没有出现的立场。

“那现在呢?”他问。

“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04

啪一声。

骑在扫把上的魔道学者被打落下来,王不留行挥舞着路径奇诡的扫把持续攻击,木恩几个受身操作终于没能躲过,被掀翻在地。

王杰希手下快速的操作着,心神却有点茫然,他确实没料到自己的状态居然会被影响,准确来说,他没料到,自己,居然会,被,打击到。

好吧,说打击有点过了,他就是心里有点儿小闷,在最初的微沈后,一直断断续续地没好。
大概就像发现了一间新开的店,兴致勃勃的进去后才被告知东西卖完了那样。

也许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在被告知自己已成过去式且未来也没什么展望时,王杰希还是不可避免地失望了,注意,不是知道有基佬放弃喜欢自己的松一口气,是知道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的失望,咳、是不是说漏了什么,总之,他挺失望的。

这点小郁闷就和那个问题一样落户在心底,严重排挤那个问题的居住空间。

春节期间他找过一次叶秋,对方看着他出现在网吧门口有些惊讶,最后还是没放他进去,两人出去走了一圈,选择嘉世的相反方向,慢慢地走着。

其实这种失望情绪也来得很迟,在场馆里时王杰希虽然心下微空,却也没想那么多,回去后日子还是照样过,就连找叶秋这个举动都是临时起意。

他和叶秋并肩走着,谁也没说什么话,也许两人间不需要太多言语,然而当时王杰希想的是幸好没成,不然跟这人待一起多闷啊。
逛街的时候,王杰希注意到叶秋意外的心细且体贴,对女性也很有礼貌,买饮料的时候买的是绿茶而不是可乐。

“呵呵,也不见得,老韩的性格,就算在那种情况下大概也只会继续放完技能。”叶秋说。
“韩队的打法有了很大的变化,你应该察觉得最清楚。”王杰希想,都这种时候了还是聊荣耀,作者的脑洞是有多贫瘠。
“是啊,消耗不起了啊⋯⋯”叶秋感叹了一下,目光焦点似乎拉出了很远,是快消耗不起了,不管是他还是韩文清,终点线都隐约可见。想想也快十年了,身旁这家伙也从一个华丽到嚣张的中二变成一个沉稳可靠的队长了,哎哟,时间哪。

第五赛季时知道了这小鬼不喜欢喝可乐,竟然就记到了现在,明明在那次的KTV游戏后就已经彻底收心了,竟然在放弃后的第一年就被打脸,果然是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还是什么墨菲定律?
命运真是他妈的玩人,但他已经决定不吃这口糖,自己选择了离开,就不要再拖人下水。

“王杰希。”叶秋叫他,他看过去,对方比他略矮一些,三公分的差距还能看到一些头顶,下午三点的阳光大片洒落在十字路口,叶秋整个人沐浴其中,从发梢到睫毛,全是淡淡发亮的一团暖晖,轮廓却没有消融,反而更加鲜明了起来。

至此一刻,王杰希都还十分特别确定自己并没有喜欢叶秋的。
原来坠入那啥真的只需要一秒。

“从你还是菜鸟时我就觉得你挺有意思的,之后你也知道,我喜欢你,但是也只到第七赛季为止了,哥很忙,没打算再放心思在别人身上。”叶秋看着前方,语调平静而坦然。

绿灯了,两人走上马路,叶秋继续道“你上回问的时候我挺惊讶的,这脸打得挺快,不过⋯⋯小心!”
王杰希一个急停,叶秋的手臂横在他身前,虚揽向后,人更是往前跨到他斜前方了。一台车速不算快的轿车从两人面前驶过。

“⋯⋯”两人都无语了,叶秋尴尬的完全没看王杰希,王杰希从惊讶中回过神,缓缓转头盯着身旁的家伙。
“这脸,打得真是挺快的啊。”他缓缓道。
“咳咳、误会,我也没注意⋯⋯”叶秋咳了两声严肃澄清。

被忽然转变的画风和瞬间闪亮起来的氛围吓了一跳,叶秋决定在情节继续被强硬扭转前打住,他说“春节任务做不做?”

“不做,我该回去了。”王杰希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盯了他一会,那双困扰无数人的大小眼令他背脊略发凉。

得,这还不用他赶了。“那我就不送了啊。”叶秋说,再度恢复懒散,王杰希几乎以为刚才的一切是错觉。

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对方走了,自己只要再追上就行。
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
不断追逐着,离自己更进一步的荣耀。

这是喜闻乐见的第四件事。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那样的,叶秋哪有那么甜,不然他何必郁闷到现在。

王杰希在春节时找过叶秋,但是当时叶秋直接让他进去帮刷本了,出去走走是他要离开时的事。本来叶秋连送一下的表示也没,在陈果和苏沐橙的联合劝说下才不情不愿地拿上外套出门。

之后的一切到两人过马路前都还是真的,而更之后的情节只是他在飞机上的短暂寐梦。

叶秋的一席话让他哑口无言,在那一瞬间,失望突然被放大,彷佛从过去的时空垂危延续的黏稠细丝终于滴落在他的心里。
姗姗来迟地。

确实是自己错过了,对方曾经喜欢自己那么久,要不是那次的阴错阳差,还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知道。
这脸打得真不知道是打在谁身上。

倒楣的王杰希只得目送对方进了网吧,还回过头一句诧异的“怎么还不回去?”
这个意思是,他真的喜欢上人了,然后就被甩了。
点蜡加心疼。

重回眼下,微草的队内训练仍然非常严格,前阵子在网游中和职业的各路人马搅得风生水起,特别是兴欣,各大公会都在狠狠咬牙,这叶秋就是他妈能搞事!搞的选手们在正式比赛的失误率蹭蹭上涨,都被请去和主席喝茶了。

王杰希不能说没受到影响,疲累带给他的失误和具乐部的压力让他更严格的要求队上的训练水平,其实不必具乐部施加压力,他自己带给自己的压力就够大了,与此一并引发的,想狠狠揍叶秋一顿的欲望也越发强烈。
想看那张脸吃瘪的样子,搞不好会流泪,眼角会泛起一片红色⋯⋯咳咳、这是什么画面,停下来。

然而就像不要想斑马一样,王杰希对自己下了不要想斑马的指令,结果想当然尔的,那匹斑马在他脑中又蹦又跳地狂奔撒欢。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时间,王杰希一反常态,率先走出训练室,他受不了了,需要静静。
走出训练室拐个弯,王杰希打算进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放任这种事情影响自己,并不在他的允许范围内。

怀着对自己有些恼怒的心情,他一把推开洗手间的门。

“⋯叶秋!?”

05

同样发生在第七赛季的还有一件事。

全明星赛后叶秋没能回到酒店,反而被一大帮人拖去了KTV,好不容易从吵闹的包厢借口上厕所逃出来,他慢吞吞地在走廊上晃着,靠在墙上抽了支烟,又跑到饮料台喝了一杯果汁。

似乎是有种难以察觉的焦虑,叶秋发现了自己的不正常,但是最近影响他的事太多了,他只当是自己太累,无心去在意焦虑的来源。

唉,没头没脑的就问了奇怪的问题,虽然完全算不上什么坦白,整个过程毫无迹象可循,但叶秋还是感觉心里一阵躁乱,要是精一点的家伙指不定已经发现什么了。

王杰希那小子。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也只是随口一问,心底积蓄的那点什么也没做便要偃旗息鼓的不甘竟然就这么歇去了,连他自己也很惊讶,难道这几年来的情感只是一股年少轻狂的冲动?

他还记得那骑着扫帚的张扬身影掠入场中,在他心中扬起久未波澜的激越,一荡就是五年,虽然彼时的少年在他面前还远远不够看,但是他毫不怀疑在不久的将来,对方便能掀起惊涛骇浪。
现在看来,对方确实干得不错,自己赔上一段岁月的念想也不算可惜。

从出生以来他也没执着过什么,荣耀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叛逆,足足转了一百八十度,让他经历了这一切沉浮荣辱,认识了很多人,彷佛用尽了他一生的热情。在人情上他看得很淡,这是一条很短的路程,相聚有时,后会无期,能走到一起是运气,道不同也不必勉强,讲好听点是豁达,难听些也许就是薄情了。

对于王杰希,他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喜欢对方,也没想过要造成困扰,尽管他一直抱持着喜欢的事物要努力去争取的心态,然而在这件事上,他唯一的一次情窦初开,他困惑地明白了似乎是不会有结果,而理智总是优越。

在以自己的方式喜欢了对方数年后,他觉得够了,对方没赚到什么,自己也不亏,收支持平,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更多事要扛,他得匀些心力回来。

给自己理了理心绪后他准备回包厢去,经过厕所时进去洗把脸,一打开门他就愣了。

“⋯叶秋!?”里面的王杰希看起来很震惊,他也非常诧异,这厕所为什么变了个样子?
“王大眼?”为什么造型和刚才不太一样?

往周遭看了两眼,又看看眼前的人,他倒也明白了过来,虽然真的挺难以置信的。这让他想起了某个回忆,叶秋低低笑了起来“你那时也是这样?”

“嗯。”王杰希点点头,对于对方立刻反应过来没有表现出讶异。
“呵呵,挺有趣的,你这儿是第几赛季了?”叶秋看起来兴致勃勃。
“第九赛季,快收官了。”你正在打挑战赛呢。
“哦?嘉世呢?进季后赛了吧。”
“⋯⋯天机不可泄漏。”王杰希只好这么说。
“好吧,说起来你真会算命?”叶秋笑了。
“不,我只会看点面相而已。”这种传言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我可不信这些。”
“你从第七赛季来的?全明星?”王杰希问,对方这一身打扮和脸上的细节已经被反覆刻画进他的心底,伴随着慌乱的问句,青涩而甘甜,尾调则是黄连。
“你怎么知道?”叶秋很惊讶。
“我记得你的样子。”王杰希说“记得很清楚。”
“记性不错啊。”叶秋笑笑“那么回答呢?还是一样吗?”

喉头涌现骚动,混乱而激越,滚烫得泛起腥甜。
王杰希盯着那双微亮半沈的眼睛,几乎就要拉过人狠狠吻下去。

“不,不一样了。”王杰希说。
叶秋哈哈两声“不错啊,事业生活两不误。”
“叶秋。”
“嗯。”
“如果有件事发现得太晚,无法挽回了,但是极其重要,你会怎么做?”
“⋯⋯那就只好想个办法从其他部分补足了。”
“不去追回吗?”王杰希问。
“追不回的追也没用,还不如将功夫花在想办法达成同样的目的上。”叶秋很干脆。
“呵呵,又是你的将计就计?老土的办法。”
“呵呵,哥这是走沉稳路线,风骚的把戏还是让魔术师去耍吧。”叶秋也微笑道。

“哥要走啦,自己保重。”叶秋摸上门把,就要拉开,王杰希快了一步从他身后将门按住,微微倾身对上叶秋半转过来的惊讶眼神。
“总是这么被动也不好,前辈。”王杰希的嗓音很低,声线介于凛冽与温柔的海天一线,暧昧得让叶秋从耳尖麻到头顶,心底一突一突的,背脊也瞬间微微僵直,正要说什么,王杰希又从容不迫地退开了,叶秋啧了一声拉开厕所门,头也不回地走回包厢。

王杰希挑了挑眉,真不愧是大前辈啊,给出的建议就是不一般,简直是当头一棒。

那么就开始吧,抓住你的新计划。


06

“叶修,楼下有人找你。”陈果对着正忙着埋头刷本的人说。
“谁啊?”叶修头也不抬。
“呃⋯⋯”“是我。”
“王大眼?”叶修终于舍得瞧上一下,“你来干嘛?”
“找你有事。”王杰希淡淡道,眼睛倒是没有离开过对方。
“有事就说吧,我听着。”叶修说。
“出来,我想单独谈话。”王杰希继续。
“不要,哥忙着呢。”叶修拒绝。
“就一会儿,不会花你太多时间。”王杰希坚持。
“喂喂喂王大眼你别太过分啊,天这么热还要往外走是人干事?说话就说话吧动手动脚的做什么⋯⋯”叶修说着说着就这么被拖出去了。

“王杰希这是怎么回事?最近找的很勤啊。”陈果诧异道,难道叶修终于惹火人,开始趁夏休上门讨债了吗?
“呵呵,讨债来了吧。”苏沐橙微笑,抓起一把瓜子,就往莫凡桌上撒。
“⋯⋯”就说不要了。莫凡黑脸。

叶修一脸半死不活地走在路上,像一棵奄了吧唧的白菜,自从兴欣打赢了挑战赛以来, 王杰希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跟他耗上了,隔三岔五发讯息问候聊天就算了,从B市飞过来飞过去的是在炫耀自己有钱?分寸把握得更是十分妥当,正好比普通往来再多一点,普通追求。

离赤裸裸的追求也不远了吧,叶修呵呵,有这种想法真不是他自恋,王杰希这小子真的在追他,手段相比叶修自己可说是十分花俏,除了战队上不怎么松口外,前几天甚至给他寄来一盆一串红,兴欣众人都惊呆了,魏琛夸张地啧啧叶修这猥琐鬼竟然还有这等狂热粉丝送花?苏沐橙见了倒是噗哧一声就笑出来。

叶修本来也是懵逼的,直到晚上王杰希来了讯息告诉他一串红全草可药用,他才泥马一声原来是你啊!敢不敢再无聊一点了?呆坐在电脑前脸上一排黑线。

王杰希的举动让叶修又无奈又好笑,不知道这家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他倒是真的说放就放,淡定地看待对方,没再起什么波澜⋯⋯除了身分事件那次之外。
叶修就是叶秋这点也让群里不平静了一会,其中以黄少天反应最大,剑圣大大简直不能相信号称最好的朋友的“叶秋”从头到尾只是个假名,对方连真名也没偷偷告诉他。
“友情呢!!?爱呢!?这不能好了!!老叶你得天天陪我PK才能勉强平息我的怒气!!!”

当然叶修也没理他,没想到过了一阵子另一个家伙就杀到了,脸色不可谓不难看。
王杰希对于此事有股别扭莫名的怒气,也许在之前他是不会在乎这种事的,不管叫什么名字,这个人总还是这个人不会变,他是知道的。然而喜欢的对象竟然用的是个假身分,让魔术师不开心了,有小情绪了,遂千里迢迢赶来兴师问罪。

之后的事叶修简直不想回忆,每每想起就老脸一红,只能抹脸暗骂年轻人真是⋯⋯

“王大眼,有话快说。”叶修懒洋洋地靠在一边的墙上。
“约场友谊赛?”王杰希靠在另一边。
“我去,这种事发讯息问还不行吗?你要是钱多,就来赞助我们啊!战队的同志们还靠老板娘养啊!我们沐橙那是什么身分?薪水能低吗?”叶修立刻就喊上了。
王杰希略过他的垃圾话“你们要收方锐?”
“咳咳,注意你的言词,王大眼同志,战队机密那是你能问的吗?还是你要加入兴欣?不过咱们暂时不缺魔道学者,可惜了。”叶修严肃。
“你今天话真多。”
“呵呵,模仿你的对头有没有让你产生想转头就走的想法?”
“没有,倒是想把你的嘴堵住。”王杰希意有所指。
“⋯⋯心变脏了啊。”
“友谊赛就这么定了?”
“行吧,让队里的小鬼们体验一下也好。”
“一起吃个饭?”王杰希邀请。
“不了,老板娘订了餐。”叶修拒绝。
“什么时候到B市来,我招待你。”
“呵呵,好啊,咱们战队就拜托你了,都是年轻人,食量有点大。”
“⋯⋯”

脑袋上的阳光太热了,王杰希拉过叶修,两个人站到阴影下,只有一点碎光翩在肩头。他凝视叶修,对方以淡淡的眼神回视,那么坦荡,望得他心头有点挫败。
“觉得失望了?”叶修平静地问。
“是有点。”王杰希承认。
“新赛季战队很忙啊,趁这个机会算了如何?”
“叶修。”
“唉,哥很困扰啊。”叶修叹气。
“嗯。”王杰希低低应了一声,垂在左前额的发尾微微遮住眉毛,那弧度怎么看都透着点委屈,叶修突然挺想笑的,这样的王杰希有点可爱,他实在不能否认。

“呵呵,当初你是怎么发现的?”其实王杰希没松开他的手,他能感觉到对方不高的体温在夏日里带来的舒适。
“我不知道。”突然就懂了,所有细微的点织结成网,扑得他措手不及,就跟眼前的人一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留下太多痕迹,等到发现时已经鲜明的无法抹去。不管是荣耀还是生活,对方都是同一种方式,也不会为了什么而去改变。
真是只狡猾的狐狸。

叶修点起一支烟,悠闲地吞云吐雾起来,手臂线条在弯曲的地方微微绷紧,白皙的皮肤晾在阴影中,在王杰希眼底留下清晰的残像。


“叶修。”
“嗯。”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行啊。”
两人在夏日午后交换了第一个吻。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其实是一个被我从悲文硬掰成傻白甜又被老王老叶掰成悲文最后再被我硬掰成甜文的复杂故事(不

忘了補上

 一串紅的話語:熱切的思念

评论(1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