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all叶】呼吸(05)

小年夜福利第二更!!
 @Datura❀ 太太的丧尸梗

可以接受的话请

————————————————————————————

05. 

 “叶修醒醒,该你轮班了。”唐柔的声音将在吧台后小睡的叶修从梦中唤醒。

 竟然梦到了过去的事。
 叶修有些感慨,最开始的一些同伴的脸孔浮现在脑海中,那些悲喜交加的记忆,现在看来才惊觉,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对于拥有共同记忆的人来说,自己已经在昨晚被宣布了“死亡”,老板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让他这个站在面前的本人十分无言。 
 
 叶修确实就是叶秋,他并不很明白这一切发生的经过,然而在记忆断掉的地方,自己确实已经“死”了。
 那日在训练室中,他隐约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稀薄,然而发现时已经太晚,试图开门无果,周遭的人纷纷倒下,特殊建材的训练室无法轻易破坏,在没有氧气的状况下,所有机能和意识都迅速下滑。
 他跑到射击训练室,却迎来心痛的结果,虽然这还不足以使他放弃,身体却已经到达极限,衰竭吞食着他的意识,在最后的记忆中,是苏沐橙闭上的双眼,以及他自己。

 那种状况下不可能存活了,叶秋并不排除陶轩等人设计了这一切,唏嘘的同时不免有些心寒。再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柜子里,像尸体一样被装着,逃出来后又发现自己在一个垃圾场一样的地方。
 
 作为大型垃圾被丢弃的叶上将一边思索自己的人生一边想找个地方待着,流浪也不是事嘛,就是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了,得找个资讯流通的地方琢磨一下,正当这么想的时候,陈果的兴欣酒吧就出现了,门口还贴着征人广告。
 
 叶秋喜出望外,立刻进了门,那值班的看他一副破烂模样,就让他出示一下身分。
 翻了翻那身训练服,啥也没有,随身配的智能机资料也被洗空了,叶秋只好顶着对方怀疑的目光,无奈地说一句“忘带了。”就了走出去。

 一会后叶秋拿着征人广告回来,在那前台还来不及开口时就伸手到对方脖子后面去,一下就给弄晕了。 
 再然后?再然后他就用新身分得到新工作,认识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叶修!发什么呆呢,客人要点单!”
 “哦,这就来。”叶修摸摸鼻子,往桌位区走去。



蓝雨军团指挥部。

 “少天,该休息了,超时训练过久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影响。”蓝雨军策略指挥喻文州对着同僚道,他的声音一贯温和,而语气坚定。

 训练仪器上的黄少天戴着耳机,对喻文州的话毫无反应,只将训练强度又调高了一个档次,已经布满汗水的身躯动作更见矫捷,肌肉的线条不断收张着,柔软强韧,像一头蕴积着无限能量的豹子。

 喻文州叹了口气,走到仪器旁边,啪一声切了开关,仪器旁慢慢地停了下来,只剩黄少天仍然固执地进行着高速的基础训练,催着体内的动能跳跃闪避疾跑,即使顶上的重锤不再下落,仍然精准地控制在定点闪避着,没有偏移。

 “少天——”观看了一阵子后喻文州终于瞅准了一个空隙,捡起黄少天搁在一旁的水壶朝对方掷了过去,黄少天反射伸手要接,竟然慢了半拍,水壶咚地砸中他了额头。
 
 “疼啊!”黄少天立刻蹲地,低着头大叫起来,喻文州走了过去,黄少天叫了一会就停了,转而躺倒在地上。

 “冷静下来了吗?”喻文州问他。
 “没有。”黄少天双臂遮在脸上,挡着顶上的光线。
 “郑轩他们很担心你,这种状态是撑不到综合竞技的。”喻文州平静地直述,眼中有着关心。
 “我不明白队长你怎么能这么平静!?叶秋那家伙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是那个叶秋啊!我不相信!!”黄少天喊道,一下坐了起来,眼神执拗地看向喻文州,像是要得到一个答案,疑惑又强硬地,眼眶都红了起来。

 “⋯⋯我也不相信,但这恐怕是事实,安插在嘉世的人回报,叶秋确实已经卧病数个月,许久不曾出现在校场或是会议等场合,没有人看过他。”
 “就凭这样?!”
 “少天一直跟叶秋有联络吧。”
 “⋯⋯”

 黄少天沉默了,他的确常常和叶秋有着通讯,虽然几乎是他单方面不断骚扰,但是叶秋从没有像这次一样,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任何回应。
 即使是对方最忙的时候也没有。

 苏沐橙也联络不上,黄少天几乎要无计可施了,焦躁感早已占据他心底的一小块,不安的感觉没有停过。
 直到那一天,得知消息的他心中猛然一空,有什么重重落下,像训练仪上方的重锤,他闪避不及。
 这阵子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白天一有空就疯狂联络苏沐橙,得不到回应又恼得不行。

 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又梦到过去的事,叶秋的身影存在的片段太短,都被丧尸和浓墨重彩的腐坏颜色掩盖了。只剩那游刃有余的语调,时而带着笑意的响起,场面激烈得不行,疯狂又激动,黄少天粗喘着醒来,一身冷汗。

 “队长,我们和那家伙认识几年了?”黄少天闷闷地问。
 “六年有了吧。”他们两人在军校改制那年入伍,四年制的军校,天才叶秋读了三年就毕业,他们踩着对方的后脚跟进来,没少听过他那些丰功伟业,叶秋的鼎鼎大名在联邦军校一直是个传奇。
 第三年的时候他们参与了那场清理东区的任务,认识了叶秋,黄少天就此与对方结下孽缘,喻文州时常能听到聒噪又兴奋的抱怨声。
 
 加入军团后仍然无法摆脱叶秋的影子,哪个军团不希望自己的新兵出个像叶秋那样优秀的人才,狠命的操练有时让他们这些号称“黄金一代”的顶好苗子也吃不消。

 然而对方在战场上的身姿是那么的耀眼,哪个少年不景仰这般荣耀?追着追着,身上的勋章都成了时光的刻痕,每一次的交锋都像攀登探索的过程,发掘出更多的可能性,往更高的巅峰再下一凿。
——如此令人着迷。

 黄少天看来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将脸深深埋进手中,呼吸没有比较困难,智能表设定的整点提示响了一声,时间仍然在走。

 他站起来,慢慢走了出去,喻文州看着他疲惫的背影,唇齿晦暗不明的咬合,咽下一声叹息。


 叶修自认来兴欣有一段时间了,和同事相处算融洽,老板待遇算不错,训练妹子也还算顺利。
 按照小说剧情走向来看,是时候收一个忠心耿耿的小弟了。

 他的生活不算忙碌,颇为规律,晚上上班,下午醒来吃饭后,就与唐柔“交流交流”,然后上班。
 这样的平和的日子在今晚打破,叶修擦拭着啤酒杯,用手指撑住一点,在手上灵活玩转,放到一边后拿起又下一个。 

 今晚的客人很少,两桌三人,和以往大不相同,墙上的屏幕播放着电影,低亮度低对比处理的西部片,到现在枪都没掏出一把,平淡的很。

 风吹来了,小木门嘎嘎作响,下半边露出一双腿,在吧台工作的主角望向门口,继续手中擦杯子的动作。

 “碰!碰!碰!”沉闷的声音撞击着门,“叽——”的猛力骚刮,彷佛一支五人乐团在耳边拿玻璃琴弓,激情拉动演奏着金属板。

 主角有些按耐不住,绕出了柜台往门边走去,鞋子发出规律的声响。

 猛地拉开后门,尖厉的咆叫划破频宽,连风也来不及闯入,无声地袭上了叶修手中的玻璃杯。

tbc.

求評論
謝謝❤️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