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肉渣段子

本来想放正文的.....先混个更((


 叶修顶着喷洒在脑袋上的热水沉思, 灰白的牆面溅得都是深色水斑. 


忽然身后有人欺近, 来不及转身就被压在牆上, 贴在他耳边的唇洩出一点轻笑, 下一秒, 形势就被彻底逆转, 叶修看着被他按住肩头抵在牆上的喻文州道"哥没兴趣."


"可是我有."喻文州微笑, 手臂虚环叶修的腰, 手就搁在那微起的弧度上, 拇指有意无意地摩搔着下陷的窝眼.


"可以啊."叶修呵呵,"你在下面."


喻文州看着他, 眼神温和, 手上的动作也不急不徐.


"前辈可以不用那么急, 不如先享受一点前戏."说着, 指尖滑进凹陷紧实的沟弧, 从敏感的尾部顺脊柱而上, 轻柔的挑逗. 往眼前人的脸贴近, 嘴唇间的距离只剩温热的水气, 停留了一会又像改变主意似的往下, 落上叶修的下颔线条, 舌尖舔过水珠, 顺着彷彿蕴有香气的脖颈来到白皙的肩头, 那儿紧绷的温度比他的唇更高, 有点紧张, 又像没有.


叶修的手不再死按着喻文州的肩, 改抓住他的手臂, 由着喻文州这么吻了一会, 终于受不了的推拒起来, "啧, 又不是女人, 玩这么多前戏干嘛." 语气不无嘲讽, 可惜的是还平稳得很.


埋在他胸前的脑袋低笑两声, 带有热度的气息全混着水气在他的皮肤上化开, 若有似无地激起一阵颤慄, 喻文州抬起头对着他的脸, 额贴着额道 "虽然能直接操进去也很好, 但是还想更多的探索前辈的身体."


说完抓住叶修后脑的髮就吻了上去, 激烈的开头, 热水噗噗噗地打在两人晃动的肩头上.


两人的身子贴到一起, 喻文州的手顺着对方的腹股沟往下探去, 摸过突起的髋骨, "前辈, 你硬了."


叶修紧扣着喻文州的腰际, 只用骻部微微地向前动了一下, 就听见对方的闷哼, "呵呵, 怎么不说说你自己?"


喻文州下面的东西已经完全站起, 抵着叶修的腿根.


"既然前辈也有反应了, 只有我在下面也不太公平."喻文州的脸部蒸得泛红, 嗓音低哑, , 听起来有些喘."不如我们一人一次?"


叶修吞了口口水, 喉结滚动的线条瞬间让欲望上升, 他勾起嘴角, 这喻文州狡猾得很, 可得慎重考虑一下.

他张开嘴, 让回答绞碎在唇舌中.


拉灯(


那一天, 叶修两次, 喻文州一次.


"靠,不是说好一人一次吗?"


"是啊, 一人射一次, 是前辈自己忍不住的嘛." 喻文州的微笑与一开始从无二致.


怪我囉.


fin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