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all叶】呼吸(06)

早就写好了不知为啥一直没来更新⋯
这文架构貌似蛮大,目前想到什么写什么,好怕圆不起来
包子出场啦!
 @Datura❀ 太太的丧尸梗
可以接受的话请

—————————————————————————————
06.
 
叶修当即闪避,直接踢出一脚将偷袭者踹开,这一脚踢得结实了,对方直接跌出几米,叶修跟着滑窜出去,一声不响的带上门,借力跃起后稳稳落在偷袭者挣扎欲起的肩头,不等碎裂的闷响传进耳中,又是一阵连踏,又快又重的连击让偷袭者无力招架,一眨眼便挨了好几脚,全踩在胸口。叶修没打算给对方喘息的空间,就要补上最后一击,下一秒却倏地跳开,与刮过他耳尖的破风声错身而过,一个疑似板砖的东西在旁边的墙上炸开,碎成好几块,叶修想也不想,一把抄起地上的偷袭者就往板砖来的方向摔,暗处传来哇的一声大叫,还有混乱的脚步声和撞击声,似乎砸中了人。
  
 他没有立刻过去,眯起眼朝暗处观望,突然刚才那声音又叫了起来,“救命啊!好痛!我去,别咬我裤子!救命!!”听起来已经力竭,叶修一怔,立刻冲了过去。
  
黑暗中又是一阵打斗声响,几分钟后叶修拖出一个庞大的身躯,那是一个昏迷的年轻男人,想了想还是弯下身,将对方过到肩上,走回酒馆。
客人又走了一桌,这仍然是无所惊动的普通的一夜。
 
查看了对方的伤势,致命处都没有受伤,就是好几处口子大了些,不立刻消毒的话不太妙,叶修翻出急救箱,利索地进行处理,一碰上对方的手臂,啧了一声,已经开始发烧了。
手边不可能有药物,自己倒是有抗体,然而做不出血清也没啥卵用,有点难办,叶修只得尽速将人的伤口处理好,扔进吧台后方,又扯了几块桌布裹住人。

  
然后他走了出去,对街的药局倒是开着的,他买了几支针筒和采集用具,一点创伤药,回到酒吧后院,把一具动也不动的soul病毒感染者──叶修暂且这么认定,毕竟真的丧尸进到嘉世城的机率实在微乎其微──拖出来采集了血液等样本,他只留了这一个“活口”,刚才的偷袭者,算上后来的意外,共有三人,叶修干掉一个,另一个,很神奇地倒在年轻男子的板砖下,他倒是十分好奇这人是如何在两个丧尸的围攻下存活下来。
  
将丧尸处理后叶修走回酒吧,摸了下那人的额头,高烧仍在持续,翻开对方的衣服检查了几处,没什么异状。他有些惊讶,看了看那苍白的脸色和薄弱的呼吸,也只能期望对方自己挺过,撑过了算命大吧。
  
叶修蹲在那人的身边,突然有种熟悉的无奈感,过去对抗丧尸病毒的药物和治疗技术还不成熟,很多时候他们就只能眼巴巴地等,等过无数的夜,害怕日头的升起,迎来的却是同伴暴乱混浊的睁眼。

 吸了下鼻子,旧城的风远比今夜的冷,叶修打起精神,对着前台的电脑捣鼓去了。
  
第二天一早,叶修探了最后一次温,烧已经退了,也没有其他异状,他有点惊喜地松了口气“好现象,好现象啊。”他欣慰道,接着就是等这家伙自己醒来了。
 
过了不久唐柔下楼,对于熟睡中的新面孔表达惊讶“…客人呀?”
叶修微笑“有可能是同伴呢。”
 
唐柔走进吧台打果汁喝,叶修要了一杯,期间陈果也下来了,揉着眼睛,对熟睡中的年轻男子张了张嘴,还是决定出门买早飯。
 
等她提着两大袋东西回来时,对方终于醒了,一睁眼就是几声干哑的乱嚎,叶修忙问“怎样?有什么不对吗?”
  
 那年轻人转头,一双大眼直愣愣盯着他,过了几秒才道“我的裤子还在吧?”
 叶修听了也是一愣,只好点点头,对方又像刚睡醒发呆似的,他见人似乎没什么异状,就吃起了早饭。

 那人虽然还没什么反应,眼睛倒是一直紧紧追在叶修身上,叶修扔给他一根油条,他立刻啃了起来,越吃越起劲,到最后一大袋食物都让他吃光了。
陈果目瞪口呆,叶修跟唐陈两人解释了下昨晚的状况,简而言之就是此人遭到袭击昏迷,所以他就把人弄回来了。十分明了。陈果很惊恐,“那东西不会到处都是吧!?”她很想冲到后院,卻又不敢,只好小声问“你处理掉了没?”看起来有点崩溃,叶修郑重点点头,走到那人面前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立刻抬头露出很爽朗的笑容,“我叫包荣兴!熟的人都叫我包子!”说完竟伸出手拢过叶修立在他身前的腿,整个脑袋埋上他的下腹,来了个拥抱,还仰脸特真诚地说,“大哥你救了我的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大了!”
叶修汗,总算没踹对方一脚,只推开那位置略尴尬的金毛脑袋,现在看来,这个叫包荣兴的年轻人长了一张很不错的脸,金色的头发过长,遮住了半边。
 
“包子,能起来吧,去医院。”叶修说。
“好的老大!是的老大!”年轻人兴高采烈地爬起来,一站好,叶修又是一顿,这家伙也太高了,他还得抬头才能与对方对视,裹着白色大桌巾活像一只站立的北极熊。在陈果复杂的目光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领着包子来到蓝雨的驻地,叶修十分自然地对着大门的驻兵打了个招呼,“找蓝河准尉。”
 
 蓝河脚步有点快的走出来,一见到叶修便露出笑微笑,“兄弟这是来⋯⋯”“带人来看个病。”叶修也笑,指了指身旁高大的男人。

“借你们的军医一用啊,虽然总体来说比不上微草,但你们的检验项目向来不错。”
蓝河笑脸一僵,这人、这人是把他们当诊所来了?还无比理所当然,彷佛任意使用军方资源给普通人看个病是正常不过的事。而且,蓝河看了眼那个表情特别愉快的金发青年,这家伙哪里像是有病了?
 
叶修看着蓝河迟疑,只好说“和上次的事件有关。”
蓝河一愣,随即肃起脸带着两人往区内走,来到入口处,两人被拦了下来,几个人拿着侦测仪器上前。
“程序。”蓝河对两人说。

叶修倒也没什么反应,顺利通过检查后蓝河引他们进到一栋建筑,上回见过的系舟也在里面,见到叶修等人有些讶异。蓝河走过去低语一阵,知月的表情越来越吃惊,频频往包子看过来,随后匆匆走进屋内。

“稍等一下,立刻安排检查,这位⋯⋯先生,有身分证明吗?”蓝河问。

包子抓了抓脑袋,“没有。”
“不是吧?你没身分证?智能机呢?”叶修诧道,这小子是黑户?

“放在以前老板那了,晚点再回去拿。”包子说。

叶修心道这什么时代了还有扣人身分证的老板,一边想起自己也是个没身分的,原来配的智能机也被自己扔回垃圾场了。

现在的人多半倚赖这台手表大小的智能机,储存各种讯息、包办电脑等多样功能或做通联之用。
政府机关登录的智能机里头储存了个人资讯,但是这些资料需要通过指纹等辨识系统才能开启,以防遗失遭人盗用,补办程序也很困难。
虽然也有一般的纸本身份证,但是多数人喜欢使用这些方便的智能机功能,反而是较少见的。

军团人员都是军团统一发给的智能机,性能和规格都比一般机种更高级,作为识别通讯之用,叶修担心里头装的定位会被追踪,来到酒吧那天就给丢了。

“这⋯⋯好吧。”蓝河看了叶修一眼,咬咬牙道。

系舟把包子带进屋内后,叶修将采集到的检体交给一旁的检验人员,说是从怪物身上采集的,那些人急急忙忙捧着就处理去了。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他叹口气,暂时还摸不清这些感染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明,许多疑问只能先压下,还得想办法先救出苏沐橙⋯⋯想到那个与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姑娘,叶修的心情就忍不住沉重。

“这些人对于这件事了解的程度怎么样?”叶修问蓝河。
“也就跟我们一样啊,其实只有系舟带的少数几人知道,刚才那些就是。”蓝河压低声音“兄弟有什么头绪没有?那种怪物⋯⋯难道潜藏在城内?”

“不,那可能是一种感染症状。”叶修说。
蓝河立刻瞪大眼睛,叶修赶紧道“先别说出去啊!我也是猜的。”

避免造成恐慌这种事情蓝河当然明白,只是想到那日所见的骇人景象,还是忍不住心惊。

“感染症状?带源者呢?难道是那家伙四处伤人造成的感染?”对于感染的说法蓝河已经信了八成,毕竟这种殭尸一般的怪物太过科幻,他宁可相信这不是一个族群,脑中却跑出一堆问题。

叶修却答不上来,难道要说嘉世在搞丧尸制造?这种天方夜谭说了人也不信,何况他一酒吧打工的又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我也是猜测,还是先看结果再说。”最后他道,见蓝河深思的样子,便自己走开,开始在屋里晃了起来。

tbc.

球評!!!!!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