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1)

好吧,从喻总生日写到现在还没写完(。
两周前就该放了拖到今天,先放出来逼自己一下,扩写了一些,不确定篇幅,但应该不长。

01

热水缓缓地注入咖啡壶中,很快便沏满一室香气,喻文州经营这间咖啡店铺就要满十年,日子仍然千篇一律,如流水潺潺,车轮滚滚,偶尔遇上小石子,总是会过去,没什么大影响。

比如当他泡好这每日第三壶咖啡时,右边转角的窗口就会出现这个男人,勉强维持在凌乱感和真凌乱间的头发,以城市人来说略悠闲的表情,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穿着意外讲究的西装大衣,和与皮鞋颜色搭配的牛皮公事包,不紧不慢地走过。

男人的目的地是对面的商业大楼,喻文州看着对方的背影走过马路,和门卫打过招呼后走进旋转门。
这是每天都会重复的过程。
而男人从不进店来。

将又一杯装入随身瓶里的黑咖啡递给穿着贴身包裙的女性后,喻文州早晨时段的工作大概告一段落,大多数公司的打卡时间已经要过了,因为是平日,接下来的人会少一些。

他整理一下咖啡豆,擦擦已经十分干净的流理台,考虑要不要增加手工饼干的品项,一边转动手中手摇磨豆机磨豆子,这是他的小习惯,并不会多用心的去磨,只是悠闲地转动把手,听豆子发出小小的喀喀声,散发一点点令人沉静的香味。

喻文州的咖啡店位在街角,隔着一条马路有几栋商业大楼,另一边是商店。生意还不坏,他经营得也不特别认真,就是当着过日子一般稳稳的,平平淡淡的进行着。
店里唯二的靠窗的座位,平日早上是没什么客人的,一位中年妇女刚刚离开,店里终于剩下喻文州一個人。

洗杯子的间隙他抬头看了眼窗外,正好见到早上的那个男人正穿越马路,朝这个方向走来,男人穿越马路的景象并不陌生,然而这是他第一次将目光焦距放上这间店,直到人越走越近,喻文州略惊讶地发现对方确实是朝着自己的店而来。

店门被推开了,挂在门上的营业牌发出一点撞击的声音,男人的皮鞋踏进门内。

“你好。”喻文州露出淡淡的微笑。

“嗯。”男人也点点头回应,他走到柜台,没看菜单,就要了一杯黑咖啡。
“要哪一种呢?”喻文州问。
“哪一种?”男人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被问这样的问题。
“有曼特宁,巴西,摩卡,蓝山,或者要浓缩的?”
看着男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喻文州好意问道“第一次喝黑咖啡吗?需不需要为你介绍?”
“只是帮弟弟买的,我不喝咖啡。”男人摇头。

男人站的近,两人间只隔一个吧台,喻文州借机仔细观察这个男人,对方的身高与他相仿,年纪看起来大概和他差不多,肤色是长期坐办公室的苍白,眼睛下方有黑眼圈,五官排列不算突出,拆开来细看却还不错,给人的感觉挺自在的,大概是那种靠打扮或举止来改变印象的中间值。

不能说让人目眩神迷,只是刚好进了他的眼,就长到他的心里。
还不错。喻文州默默评价,不枉这几年来自己每天早上的注视。

“你弟弟喜欢口感偏酸的,还是偏苦的呢?”喻文州问,这人不喝咖啡,看来自己不太有机会再像这样和他近距离说话,这么多年来也就帮弟弟买过这一次。

“酸的吧。”男人想了想回答。
“那么推荐摩卡咖啡,酸味甘味较重,苦味也非常优雅,口感滑润,适合纯品,调配综合咖啡更理想。”喻文州推荐道。
“哦,那就来一杯摩卡,你这儿卖不卖茶?”男人问,终于抬头看了下菜单看板。
“我店里不卖茶,你自己要喝的吗?”他问。
“嗯。”男人点头。
“看来你是茶派了。”他微笑。
“还分派别,一般人是两者皆沾吧。”对方呵呵两声。
“总是有独钟唯一的人。”喻文州一笑,将豆子放进机器。

店里没有音乐,除了机器磨豆子发出的声音外,想填补空白就只能靠聊天。然而喻文州却不觉得两人间的这种安静很尴尬,反而舒适自在,彷佛认识了多年。

“你在这里快要十年了吧?”等待的过程男人打量了一下店内的装潢,很简单,男性式的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摆设,整体透着某种游刃有余的缓慢感,仔细一看却又充满着各种细中之细,有个人风格的同时却不具攻击性。

“是的,今年生日过后,就满十年了。”喻文州回答,将磨好的咖啡装进滤网,套到杯子上。
“生日?”
“嗯,我在生日当天开的店。”
“周年庆,有优惠吗?”男人打趣道。
“这倒是没有。”喻文州勾勾嘴角,递上装好的咖啡。
“那就先祝贺你了。”男人拿过,结帐后便要离开,喻文州注视对方的背影,男人脱去了稍早的大衣,剪裁合身的衬衫下摆贴合著腰,被皮带束的干净俐落,流畅的线条将视线引导到被西装裤包裹的臀部,形状⋯⋯嗯,美好。

“明天也过来的话⋯⋯”喻文州脱口,男人回过头看他,“我会给你优惠的。”他顿了一秒才把话说完。

“呵呵,我会告诉我弟弟。”那人勾起一丝笑意,喻文州来不及回答,门牌的撞击声又响起。

喻文州看着男人又穿过马路,走回对街的大楼,直到对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那双腿很长,跨步向前的样子倒是好看。

喻文州交过女朋友,也懂得欣赏同性,所以更多时候他认为,自己喜欢上的只是一个吸引他的个体,一些特质、一点时间、一个机遇,他擅长捕捉。

也许会喜欢男人也说不定。
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算不算正常,话说回来,能够每天持续关注一个人长达十年,本来就不正常。


叶修端着咖啡走到廊底的办公室门口,曲着指节明快地敲了两下后很自然地推门进去。

“傻弟,哥给你送咖啡来了。”特意靠在门框上摆了个姿势,叶修故作低沉的说道。
坐在办公桌前的男子抬起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特别冷静地说“叶特助,谢谢你的咖啡,报公帐就行了。”
“啧啧,陈小姐能撑这么久才请个假也不容易,叶总面对热腾腾的咖啡也不为所动,差评。”叶修把咖啡放下,转身拿了另一叠资料。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体恤员工的好上司。”
“呵呵,好冷淡的上司吧。”
“你还期望我给你发一朵小红花?”
“那倒不用,加薪可以考虑一下。”
“加什么,我的就是你的。”
“⋯⋯叶秋,这风格真不适合你。”
“我想也是,回去工作吧,叶特助。”
“⋯⋯”

叶修坐回桌前,开始对着电脑敲敲打打,顺手拿起桌上的保温瓶,才想到里头的热茶已经见底,只好走到热水机前重新冲一次。

频率随着水位越来越高,叶修却想起了咖啡店里的那个人,温温和和的气质,儒雅的男中音像湖泊,脸不算特别出色,但组成的线条就是好看,衬衫袖口折二褶,在他看来,那间店出现在这样吵杂明快的街口实在很怪。
里头的人也是。


中午的时候叶秋拖着叶修去吃饭,叶修的宅男属性在公司也有很好的发挥,能待在室内绝不出门。不上食堂,没订盒饭就等着饿死,加上又是个工作狂,有时对着电脑,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就过了,没人提醒连宵夜也不用吃,叶秋知道后,果断把人弄进自己办公室盯着,叶修顶着特助头衔干着经理的工作,买咖啡有秘书跑腿,他就负责和总裁弟弟拌嘴。

路过咖啡店时叶修下意识往里头望,正好看见喻文州提着附近饭馆的袋子打开店门,应该是去买饭回来。
于是在叶秋问起要吃什么的时候,他脱口说出饭馆的名字。

叶秋很惊讶,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他的哥哥还没给过随便以外的回答。

“你今天真难得。”叶秋调转方向盘,往另一条街弯进去。
“太累了,不想将就吃。”叶修的身体下滑了一点,发尾在头枕上蜷出一个慵懒的弧度。
“哪里累了?而且平时也不是将就吃的好吧?!”
“腿酸。”理直气壮。

“呵、那你只能继续酸下去了。”叶秋哼笑两声,“陈秘书明天也放假。”

Tbc

我会日更的


评论(4)

热度(88)

  1. 水榭淼淼六一四_自己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