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2)

哇⋯大家好热情,惊呆我了⋯⋯

真的很感谢关注(比大心

送上更长的一更,留言就不每条回覆啦~


02


平心而论,喻文州对于二度上门的叶修,好感度是不减反增的,他承认昨天的表现有些笨拙,但是眼前的人看来也是挺随性,同一个时间进门,同样只有他们两人。

叶修一上门就给了他一个抬起的嘴角,也许是因为关注多年的对象终于走近自己眼前的关系,喻文州竟然也觉得愉快。

“我弟弟不喜欢摩卡,今天换一种。”叶修说,也没问叶秋真正的喜好,他觉得这样很有趣。
“那么今天来点强烈的。”喻文州转身铲起一勺豆子放进机器,一边说“瓜地马拉安提瓜,香味浓厚,酸度强,口感丰富,带有碳烧风味及果香气,入口有可可的醇香风味。”咖啡豆发出喀啦喀拉的声音滚落,在容器内互相交叠积累。

“满细致的,也很适合你。”喻文州靠近吧台,将手中的几粒咖啡豆给叶修闻一闻。
“适合我?”叶修挑眉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微笑“只是一种感觉。”

这话说得不无冒犯,对第二次见面的人作出主观的判断,侵略性略强,喻文州有些紧张,虽然他觉得对方应该不会在意。
果然叶修只是耸耸肩说“咖啡太苦了,小时候偷喝过一次,之后就没碰过。”那股强烈的臭味让小时候的他当场皱起脸,之后就对这种成熟的饮料敬而远之。

“你喝的黑咖啡?”喻文州看着叶修的表情,似乎是回忆起过去的那股味道,对方微微皱起眉头。
“忘了,也许吧。”叶修说。
“也许你可以试试这个。”喻文州从冰箱拿出一杯焦糖玛奇朵,稍晚会有客人来取,不过也没关系,再做就行。
“看起来像姑娘喝的玩意。”叶修看着花俏的焦糖挤花和奶泡。
“确实是比较受女客的欢迎,焦糖很甜,牛奶加得多,一次可以尝到三种风味。”喻文州露出微笑。
“试试吗?”

咖啡机发出滴的一声,热水缓缓注入,渗透进致密浓郁的深色粉末,香气更加放肆的泛滥出来,溢满在鼻腔五感间,深刻地载入海马回,自此隽永。

叶修在喻文州的注视中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感受了下混合咖啡在嘴里交融的味道,摇了摇头。
是不坏,但也谈不上喜欢,也许偶尔会想尝上一点。

“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看着叶修喝下他调制的咖啡,并伸出沾了甜蜜的舌头舔去嘴角的奶泡。

很美味,没道理不喜欢。

收下被对方推回的杯子,喻文州也没有感到任何不悦,一口也是尝试,任何体验都是一步步来。

“还不坏。”叶修坦承。
“很高兴你这么说。”喻文州将叶修要的的咖啡装好给他,“周年优惠,不收钱了。”
“哦,祝你生日快乐啊,呃⋯⋯”叶修瞄了眼喻文州的胸前,没有名牌。
“喻文州。”
“喻文州。”叶修念了一遍,“我叫叶修。”


陈秘书还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好秘书,假放不到三天就回到岗位,咖啡有她跑腿,叶修也没再去过喻文州的店,只是每天早上经过的时候会往里头看看。

有时喻文州在忙,有时就独自站在台前往外头看,和他对个眼,微笑沐浴在晨光里自带沉稳滤镜,来买咖啡的姑娘们都觉得特别美好。

喻文州没想过再次和对方说话会是在馆子里。

叶秋出差去了,中午不忘视讯连线逼哥哥去吃饭,叶修想了想,拖起身体去了曾经吃过的饭馆。

等外带的喻文州正坐在空位上看电视,又是俗套的偶像剧,男女主角兜兜转转转终于在城市中相遇,白衣翩翩,阳光灿烂,女主角展颜一笑“终于找到你。”

“哦,结局啦,真不容易。”
喻文州回过头,白色衬衫的男子站在他身后,手中拿着点单,“叶修?”
“真巧啊,喻文州。”叶修打了招呼,目光回到电视上,男女主角在街上相拥,画面一转,已经是燕尾白纱,准备步上红地毯。站前台的妹子捧着脸看得目不转睛,直说真好。
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个男的要是再晚几天回国,女主角都要跟别人跑了。”叶修盯着屏幕道,神态松散,白色的衬衫领口解了两颗,缓了领带的束缚,袖口随意挽起,双手环胸。喻文州从电视上移来的目光一下子就定在他身上。
“你以前看过吗?”喻文州接下话题。
“嗯,我妹妹也爱看。”
“你还有个妹妹?”他有些惊讶。
“是我朋友的妹妹,很可爱的姑娘。”叶修微微一笑。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叶修会夸姑娘可爱,挺温柔的,挺好。
“是你的对象?”他问道,朋友的妹妹,可爱的姑娘,一般男人都会有点想法,打着兄妹牌近水楼台也不是不可能。
心里是有些期待的,他不知道对方承认的话他会有什么感觉,但他期待对方的否认。
“不是,就是妹妹。”叶修摇摇头,看起来很认真,喻文州放下心。
他知道自己想要和这个人有进一步的发展,虽然对方似乎也不好捉摸,但喻文州直觉主动出击总比按兵不动好些。

“一起吃?”他很有风度的问。
“行啊。”叶修随意地点点头,不很在意的样子。
于是喻文州取消了外带,叶修坐到他的对面,菜色鲜美,各执杯盏,一场言欢。

两人对自身没有谈太多,叶修懂得不少,对许多事物的看法和喻文州惊人的相似,看似随性实则很有分寸,如潮水一般进退有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要是不注意,很容易被带着走。

更吸引喻文州目光的还是对方夹着筷子的手,淡红色的指尖比一般男人秀气许多,手指白净修长,骨节也遒劲有力,浅浅的青络蜿伏在白皙的手背下。
非常漂亮的一双手,做任何事都会十分养眼。

“在看什么?”叶修注意到他的目光。
“你不像是挑食的人。”喻文州指指被叶修拨到一边的青椒。
“谁说的,哥可挑了。”
叶修筷尖挟起一条深绿色的青椒,“你吃不吃?”
“不吃,我也挑食。”他微笑拒绝。
“⋯⋯”

喻文州很享受这个过程,他并不急着勾出和叶修有关的事,这样的节奏很好,有很多时间,他们可以慢慢来。

两人一起走回街口,叶修回头就要走回公司,被喻文州叫住。
“不如留个电话吧。”喻文州说,“我会想再约你吃顿饭的。”
叶修想了想报了一串数字,看着喻文州输入手机,对方打字的速度不快,指尖慢慢的点按着,彷佛敲在他的心上。

贴在腿侧的口袋震动起来,叶修接起手机,喻文州站在他面前,嘴唇一开一合。
“如果你的想法和我一样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更低,带着磁性,湖面泛起涟漪,连海潮也安静下来。

叶修含糊两下,“有空再说。”
“我会期待。”喻文州微笑,看着对方跑回对面的大楼里。


日子在慢慢的回暖中剥开一点可见的改变,叶修仍然每天路过街口的咖啡店,喻文州仍然闲云野鹤地守在那儿,煮他的一室香气,看那个男人在第三壶时打窗前走过,翩起一点衣角,有时发条短信问对方共进午餐。
叶修并不总是同意,他的工作很忙,叶秋简直太放心他了,长期出差有他代理,那张与对方一样的脸开始有了点过去不明显的棱角。

周一病,办公室里死气沉沉,叶修一进公司就感受到了怨念,忍不住道“喂喂这是怎么了?昨晚上干什么去了,年轻人都精神点干活啊!”

离叶修近的田七半趴在桌子上,“叶哥你是超人啊,连两晚带咱们熬夜下本,还能这么精神,我已经快不行了。”
“+1⋯⋯”隔壁的家伙无力举手。

叶修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在个性上叶家两兄弟有许多相似之处,然而在工作上,早一步接手公司事务的叶秋就比浪在外的叶修严肃许多,相比之下,叶修更好亲近一些,年轻人们都敢跟他这样闹一闹,小抱怨一下。

“呵呵,哥是什么人,熬一周状态照样辗压你们,年轻人都得再练练。”叶修嘲讽一笑,在办公室巡了半圈,想想走到外边打了个电话给喻文州。

“喂?”平缓的声音带着笑意接起。
“喂,我是叶修,你店里做不做外送服务?”叶修问。
“嗯⋯⋯你需要多少?”喻文州想了一下,其实他是不接外送的,不过少量的话,为对方破个例也不是不行。
“二十杯,可以吗?”叶修这层办公室人数比较少,他点了点人头,给个数字。
“可以,美式咖啡?”喻文州问。
叶修探头进去,“你们喝美式咖啡不?”
“喝喝喝!叶哥,你请客啊?”里头的人双眼发亮。
“行吧。”叶修忽视欢呼声,对喻文州说。
“好,你呢?”
“什么?”
“你想要喝什么?”
“绿茶就行,谢谢。”
“⋯⋯我一会过去再打给你。”


喻文州搬着一个箱子来到叶修的楼层,给叶修拨了电话,对方很快就走出来。
“辛苦辛苦。”叶修说,让前台的人接手搬进去,两人站在门口。今天气温偏低,喻文州的脸看起来更加白皙,多了一丝清冷的感觉。

“你最近很忙?”
喻文州微微一笑,叶修今天穿的和他一样,黑色衬衫,看起来有点正式,沉稳内敛的颜色穿在叶修身上,莫名多了一丝不羁的性感,明明连扣子和领带都还好好的系着——令人期待解开的样子。

“是有点,叶秋出差还得半个月才回来。”叶修说,“由他留守的话,里面那群小年轻不敢一早就喊累的。”
两人隔着几步的距离,比叶修的无预期近了些,他瞧着垂在喻文州脸侧的一绺发尾,无端想碰一下。

“你没有生气?看来你弟弟比你严厉的多。”喻文州挑挑眉,看来叶修和办公室的同事处的不错,还请咖啡。
“大周一呗,有几个昨晚被我拉着下本,凌晨才结束的,不过让他们清醒一下,还是会认真工作的。”叶修说,喻文州听出一丝护短意味,觉得有些想笑。

“叶秋啊,工作上和我爸差不多吧,严肃了点,连哥哥也敢凶。”
“我想他应该没什么机会吧。”喻文州看着叶修故作沈痛的表情,想起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欢呼背景音,“叶哥对下属挺好。”
“是啊,哥这种体贴的上司很难找了。”叶修说。
“确实难找,哪天不想坐办公室了,也可以考虑来我店里。”喻文州一笑,语调里带了一些暧昧不明。
“哟,想挖我墙角?”叶修一挑眉。
“像你这样体贴的很难找了,不是吗?早点采取行动比较好。”喻文州笑道。
叶修堵了一下,被省去了表语的句子听起来真是说不出的别扭。
“咳,哥是那么随便的人吗?这么好的公司再待十年也不腻啊,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喻老板。都早点回去工作了。”
“呵呵,但我确实是在工作的。你几点下班?”喻文州问。
“呵呵,加班。”叶修斩钉截铁。
“好的,我会再来找你,记得吃饭。”喻文州细心的提醒。
“⋯⋯”

Tbc.

求评求评求评!!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