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3)

啊啊啊啊上了整天的课,迟到了对不起(才第三天#

今天一定会准时更新!!
进展似乎快了点,这两人拉锯起来太磨人了(。

(已修改)

03

叶修在自家公司已经干了十年,从个端茶水送文件的小菜鸟到经理,事情做了不少,改变的却不多。
比如对面咖啡店里的老板,每天路过落地窗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人就站在木色温润的吧台后方,侧对着他,背脊的线条贴着衬衫而下,黑色的发丝垂下脸侧,几丝盖住耳朵,身形停伫光影之间。

他会穿越马路到公司,陈秘书会去给叶秋买杯黑咖啡,他就用保温瓶泡他的茶叶,投入一天的工作。
叶秋的咖啡味道很重,有时会飘到他这里,苦涩的味道彷佛又泛了出来,他只好喝茶盖过那种感觉。
记忆中的黑色液体香气浓烈,深沉的感觉十分迷人,但是小时候的叶修却被苦味呛得不行,深度品味,香醇顺口什么的都见鬼去了,复杂得他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

走进店里的时候喻文州明显有些惊讶,叶修第一次近看这个人,和咖啡的香气揉杂在一起竟然也不觉得讨厌。

喻文州的步调缓慢而稳定,在这个街口总有种违和感,却在时间的流动中沉淀下来,坚定的,用从容的姿态渗透着。

晚上九点的时候大楼已经暗了,只剩几间办公室还亮着灯,白色灯管映在厚玻璃上有些惨澹。
若是关上灯,拿着一杯酒站在落地窗前睥睨夜景,大概会很有霸道总裁的范儿,可惜叶总特助只是窝在电脑前,喝着保温瓶绿茶敲键盘加班,夜景什么的几年来他也没注意过一次,西装更是称不上齐整。

敲门声轻巧地溜入办公室,刚刚好三下,节奏不疾不徐。
“谁啊?进来吧。”这个点人应该都走光了,叶修忙疯了也没多想。
“外送服务的。”喻文州出现在门边,黑色衬衫外头套了羊毛衫和大衣,看起来温润沉静。
“喻文州?你来干嘛?”叶修猛地抬起头,才想起了什么似的眨眨眼,又缩了回去。

喻文州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十分严谨,一丝不苟,各类档案都用专门的文件夹,照着颜色陈列,柜子上摆了水晶纸镇或是各种证明状,书籍等,几乎没有多余的装饰。

这不是叶修的办公室。喻文州肯定的认为,不是什么自信,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直觉,彷佛本应如此。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叶修,喻文州时常有这种亲近感,两人频率相近,叶修比他多活了三个寒暑,换作别人也许只是虚长徒增,但喻文州就是觉得,叶修多走过的这么多的日子,在这个孤身独行的人身上,留下更多不可预测,偏偏稍不注意便能窥见,洋洋洒洒的沉入深海,诱人不已。

他放到了一杯咖啡到叶修面前,叶修伸出手掀开盖子瞄了一眼,“这服务有点问题啊,我点的明明是绿茶!让你们老板过来,我要客诉。”
“叶先生,我的店里只卖咖啡。”喻文州很淡定。
“供给的多样化可以开拓更广的市场啊,吸引一些喝茶的客人会有好处的。”
“那独钟唯一的客人怎么办?”
“放心去吧喻老板,真爱是不会跑的。”叶修喀哒喀哒地敲键盘,手速飞快,喻文州忍不住多看两眼。

夜晚的叶修似乎比白天的他更放松了一点,也许是因为在熟悉的环境里,喻文州能感受到对方态度上的松懈,变得更加自然,那点距离感消失,却也不怎么亲密,像个普通朋友——朋友?喻文州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意外。

与他同普通朋友般口吻说话的叶修,一边处理自己的工作一边和他聊天的叶修,不再令人紧张,却似乎更有魅力。

令人更想亲近。


“泡茶和泡咖啡可是两回事。”喻文州拿起叶修桌上的茶叶罐,西湖龙井,“让喝茶的客人也喜欢上咖啡也许更好不是吗?”
叶修诧异地瞅了喻文州一眼,“啧啧,看不出来啊喻文州同志,控制欲这么重?年轻人这样可不好,要包容啊,别总想挖坑给人跳。”
“我并没有想刻意控制别人,人的意志是自由的,不愿意进坑也只代表我的条件不够具吸引力。”
“呵呵,但是你也不愿意主动靠近别人的坑,只想等着坑人,这也只说明别人对你不够有吸引力?”叶修略带嘲讽意味的一笑,什么吸引不吸引的,就是控制欲强呗,想吞了别人还要笑着招手,不愿意搭上自己,真是狡猾的家伙。
“⋯⋯好吧,你说得对。”喻文州莞尔。
“别沮丧,知错能改,现在开始努力也许还是有救的。”叶修认真的对喻文州道,只是眼里分明藏了点笑意。

喻文州仍然站在叶修桌前的书架边上,两人的距离很适当,不远不近,他从偏高的角度看着叶修,然后摇摇手中的茶叶罐子,发出微小的窸窣。
“我该上哪寻求治疗?”

“你倒是很懂得抓住机会。”叶修耸耸肩,他的保温瓶也空了,索性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过喻文州手里的罐子就往茶水间走。

“西湖龙井,茶叶颜色翠绿或是糙米色,外形扁平均匀,汤色碧绿澄清,香气持久而且清爽,味道甘甜鲜美。”叶修念着,熟练地拿出一只玻璃杯和茶壶,将热水倒入茶壶里。
“泡西湖龙井要用摄氏八十度左右的开水,最好能在透明玻璃杯或白瓷杯里冲,可以欣赏茶叶的沉浮。”

叶修漂亮的手提住壶耳,茶壶是深色的,衬得那只手格外的白,彷佛也被水气浸酝似的,竟然有点透明。过了一会,叶修拿高茶壶将水倒入玻璃杯中,用指尖捻了一撮茶叶投入水里。

喻文州静静的观赏,叶修也没说话,茶叶一片一片下沈,优雅婀娜地舒展开来,一旗一枪各有姿态,或缓或停,上下沉浮,碧绿的色泽很快就晕染开来,水色诱人,澄净透明,香烟袅袅。

水气漫开一点在杯口,一片白雾攀上透明的杯壁,茶色匀亭,淡香四溢。
叶修托起杯缘递给喻文州。

还带着凉的嘴唇客观地吻上杯缘,喻文州喝了一口,说实在,没什么味道,温热的茶汤十分滑顺,鲜甜的气味对他而言过于寡淡,他忍不住又多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喝,然而直至茶汤喝完了也没有更多的不同。

低刺激到近乎无味,只是追着那点深度的可能不知不觉就全部喝掉,清爽的香气还屯蕴在杯底,喻文州抵着杯缘嗅了嗅,是了,寡淡的气息。

“你觉得如何?”叶修静静地问。

喻文州的袖口露出来一点手腕,几公分的空间,足够让人的视线从他拿着杯子的手来到那点凹凸的尺骨顶端,玩味隐入袖中的线条。

“还不错。”喻文州微笑道。
“那挺好,跨出了一步。”叶修挑了挑眉,
“也许我该寻求持续的追踪治疗?”
“呵呵,自己回家泡去。”
“真可惜。”喻文州转着手中的玻璃杯似真似假的叹道。
“别放弃,你要是改卖茶,哥会考虑成为主顾的。”叶修勾起懒散的嘴角。

喻文州低低笑了起来,说“叶修,你真有趣。”

叶修投来些许讶异的眼神,看到喻文州那抹弧度清雅的愉悦,呵呵两声。

这家伙也是一团套路,复杂的要命,叶修当然不会去探究对方的想法,对他来说这样的举动都是多余的。

这一晚让喻文州回味了许久,叶修的话状似平淡却很透彻,他确实是个控制欲较重的人,然而在叶修面前却下意识地否认。


但是叶修并不在意,自己的回避只换来一点笑意,他试着分析心中的感觉,却没有相关的记忆——这是一种完全新鲜的体验,唯独一角焦虑隐隐骚动。


喻文州想起曾经在哪边看过的一句话“你对这个人本身充满了兴趣,他也担当得起你的好奇。”这是一件非常小概率的事情,十年等来一遭,算是十分幸运。

很久的后来他又知道了一句,对于心中那点想法终于有了点能言的感悟。

“无味之味,实为至味也。”

两人尚未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然而喻文州对于这样一点一点的未知,更深层的可能性的探求似乎更加着迷。


Tbc.
求评求评求评!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