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4)

本章画风突变预警!!!
(已修改)
04

代理坐镇公司的叶修心里很苦,在他把自己套进叶秋昂贵的西装时,仍然期望下一秒他出差的弟弟会推门进来,替他出席酒会。

叶修的酒量不太好,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一杯啤酒就能放倒的实力太惊人,平时也是滴酒不沾,因此很少人知道。
虽然不是不会挡酒,但敌不过人多,待陈秘书帮叶修拿来兑了水的酒时,他已经有些晕乎了。
这样下去不行啊,叶修运用仅存的理智想着逃脱的办法,还是决定躲到外头抽根烟再说。

夜风一吹,把他的意识冷醒不少,脸很热,眼角还有点糊,掏出打火机擦了好几下,才把烟给点着了,赶紧深深吸了一口,整个人周围烟雾缭绕,在尼古丁的刺激下有种活过来的恍惚感。

真是要命,酒会这场合就不该他出场,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弟弟撑得也不会比他久到哪去。

叶修靠在阳台围栏上静静抽烟,打算等酒意退一些再进去,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款款走出来,靠在离他几步距离的地方,从手包中拿出一根女士香烟,优雅地夹在修长的手指间,叶修知情识趣地上前递火,女子将长发拨拢到耳后,叼着烟凑过头去点火,精致的耳坠在小巧的耳垂上流星般划过一丝光华。

烟点着后叶修便退回原位,和女人在静谧中啜着烟草,女人没有向叶修搭话,微仰着优美的颈朝半空吐出白色云雾,叶修礼貌性地投去一眼欣赏的目光,并没有什么反应。

叶修是个隐藏的gay,却不是他刻意隐藏自己的性向,他知道自己对女人没兴趣,然而目前为止也没有喜欢过男人,对于交际也不热衷,他弟弟四处应酬总有投怀送抱的,只是叶秋忙到没时间谈恋爱,
而叶修呢,坐办公室时盯电脑,回家之后打游戏,标准的宅男,出生到现在二十几个年头就没想过搞个对象。

人年纪大了总有点压力,尽管叶修完全不在意一个人过日子,偶尔也会想想闲下来的时候要做什么事,电脑一向是他的选择,不过理智告诉他应该找个更有温度的东西,他一个人住在外面,也不想回家,家里养的狗小点他倒是喜欢的,只是大概没空照顾。


也许可以再试着抢救一下。叶修看了看女人,身后的灯光将对方的曲线完美地做出更神秘诱人的诠释,他借着一点酒意上前,打算开口,对方却先一步道“没兴趣就省省吧,让人清静一下。”
叶修不禁莞尔,真是有个性的女士。
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女人对他没有吸引力,对方也不会因为自己漫不经心的招手而靠过来。
于是他很有风度地欠了欠身,“那么先失陪了,祝您有美好的夜晚。”


喻文州打车来接的叶修。
几乎含在舌尖的低语从电话一端传来时,即使是他也很难猜出,目的地竟然是某个高级会所。

叶修难得打了电话给他,来电显示亮起来的时候他正在烫衣服,黑色的衬衫,中间那颗钮扣前几天钩到了,有些摇摇欲坠,自己一个人住什么都要会点,他想着要补一下,看到来电人名称又通通放到一边。
“叶修?”
对面是一阵沉默,从背景声音也听不出什么线索,呼吸声贴在耳边,突然燎起了点热度,“咳,你在给我打深夜电话?”
对面又是沉默,然后似乎是有些困难的,提起一点低低的音节,喻文州努力听了一下,勉强辨认出一条路名,对面又停了下来,“你现在在那里?叶修,你喝酒了?”
嗯了一声,他几乎能想见对方点头的样子。
喻文州听著有些浊重的呼吸声,已经回房拿起大衣钱包,打开了大门,“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直到上了出租車他才發現自己的心跳那麼快。

叶修在等他。

在此之前喻文州并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就算抛开一点多余的想像似乎也说不过去,放在以往,喻文州也许会因为这通电话而稍感不自在,然而今日他发现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能接受。


他用指尖轻敲着扶手,夜色不断飙过眼前,超身后呼啸而去。


对方喝醉的可能性微微撩起一点躁动,不妨碍他注意到昏暗的街边忽灭的一丝火光,喻文州下意识地喊了停车,拉开车门往那个方向走去。
黑暗中,对方含着一根烧了半截的烟,以及难以忽略的笑意,倚在墙上等他。

“让对自己有意思的人来接喝醉的自己可不好。”喻文州一下子靠近,一手搂上对方软软的腰,一手抬起那低垂的头,拿过那支叼在唇间的烟,苦烈的烟气立刻散逸,随着叶修的低低笑声泄出,贴得极近的喻文州也吞进不少。
“叶修?”他确认着对方的目光,试探地接近,叶修双手猛地环上他的后颈,喻文州心中一动。
“呵呵⋯⋯来都来了。”黑暗中,那双眼睛亮的吓人,“哪那么多废话。”


叶修在陌生的床上醒来,周遭有人生活的环境又摆明不是酒店房间。
身上的衬衫消失无踪,宿命般的光裸,叶秋昂贵的法国专柜领带也不在原位,他动手往身下探,只剩条内裤,该庆幸吗?

他坐起身,摸着隐隐发痛的脑袋,心里觉得不好,需要来根烟清醒一下。

昨晚到最后的记忆完全没有,连什么时候醉的都不知道,进去后大概又给敬了几次,他那杯又兑水又兑果汁,酒液剩不到一半的东西都见了底。
他对自己的酒品还是有信心的,一醉就睡,规矩的很,希望没给屋子的主人添什么麻烦。

“你醒了。”从浴室出来的喻文州对床上的人打了个招呼,“睡得好吗?”
“⋯⋯还行。”叶修愣了愣,“谢谢啊喻文州,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说完喻文州却盯着他,半晌才道“没有。”
叶修被盯着莫名紧张起来,喻文州的目光很平静,但异常深邃,“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
这是要爆猛料的节奏啊,叶修冷汗,盯着对方的眼睛,心里闪过几个想法,决定沉着应对,“抱歉,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也好,我也没想过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喻文州似是有些尴尬的别过眼神,肩膀垂了下来。
“你说说看。”叶修点点头。
喻文州挑眉看了他一眼,才缓缓道“你昨晚出来后,试图在街上脱光衣服,还跑给我追。”
“这样说谎有意思吗?”叶修呵呵,这小子还挺能演,够心脏。
“的确没有,不过事实是我们做了。”喻文州点点头,从容地丢炸弹。
“⋯⋯什么?”

“你听见了,就是那样。”喻文州说。
酒后乱性呗。

叶修愣了三秒,盯住眼前的人想确认对方是认真的,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视线,似笑非笑地与他对看。
“嗯,有什么想说的吗?”

喻文州的态度十分自然,几乎没有破绽,很符合叶修对他人设的预想,对方也不像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尽管叶修有时怀疑喻文州的本性其实略逗比——总之眼下这事玩脱了。

叶修绝对是个冷静沉稳的人,可谓思绪缜密胆大心细,面对问题也能好好想出实际的方法解决,即便如此,自己竟然拖着认识不久的人来了一发——向来以灵活著名的脑袋突然不太灵活了,喻文州的语气让他心底有点慌,口干舌燥。

喻文州打量了下叶修,站在他面前的人只穿了一条四角裤,上身光裸,虽然昨晚已经约略看过一遍,然而在白天的光线下,那身肤色显得更淡,边缘隐隐有消融在明亮里的错觉,身材普通,但是腰际微微突起的髂骨颇吸眼,人都有特别偏好的部位,喻文州喜欢这里。
十分性感。

“我很抱歉,喻文州。”叶修特别严肃的道歉,他走到对方面前,忍不住往对方下面瞄了一眼,“呃,那什么,可能让你不舒服了,我⋯⋯”第一次什么的,真是太特么尴尬了。

“什么?”喻文州眨了眨眼,有点意外的样子。
“你不会不舒服吗?”叶修尴尬至极,忽然有点无法直视他,“那里。”
“⋯⋯”喻文州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上面的那个?”

那必须是啊。叶修直觉地想道,但转念一想,自己完全是个大处男,各种方面的经验都是零,只凭一点主观认定是不靠谱的。
难道自己其实是下面的那个?

“呃,因为不会痛?”叶修干巴巴的说,自己确实没什么感觉。
喻文州听到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到肚子都有些发痛了。
“叶修⋯⋯你太有趣了。”喻文州拍着叶修的肩膀,眼底的笑意摇曳着,湖面波澜汹涌。
叶修的表情有些反应不过来,是懵逼的。

喻文州心中一动,忽然就觉得对方有点可爱。
“咳,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开个玩笑而已,你昨天一上车就睡着了,完全没有反应。”他也是十分傻眼,这人说睡就睡,撩不醒叫不醒,晾着自己热机热了一半,只好无奈熄火。
“我靠,喻文州你这家伙,玩笑开大了啊。”叶修汗,现在的年轻人太会玩了。
“抱歉,只是有些想看看你的反应。”喻文州自觉也有些试探的太过了,老实地道歉。
“东西都帮你放在浴室里了,整理好就出来吃早饭吧。”

叶修刚踏出浴室就闻到那股熟悉的气味,于他而言不算好闻,深远沈苦,复杂到了末尾还泛甜,面上却要端的宁静无害的样子。
喻文州的味道。

他自觉刚才有些失态,都是成年人了,就算真有什么也不必那么大反应,只是实在被这种脱序般的节奏惊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突然来了这一出,矛头一转,就戳上了心窝子。
微小的躁动在胃里翻滚着,昨夜的酒精彷佛麻痺舌头,就算知道自己只对男人有感觉,听到对方那样说,还是有种失重般的惊愕感,心底一突一紧的忽然没个底。



Tbc.

求评求评求评!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