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09)


写生活的片段感觉好害羞啊

09

最终叶修妥协让喻文州住了下来,中餐外卖自理,只要不炸了他家一切随意,喻文州微笑表示不知道炸了他家的意思,叶修懒得理他,迳自挂起耳机打游戏去了。

到了洗澡时间叶修还抱着笔记本窝在沙发上,喻文州就自己带着稍早回住处拿来的衣服进了浴室,手不能提确实是颇麻烦,光是脱衣服就花了一点时间,好不容易踏进淋浴间,扭开花洒,直到喷头的热水打到身上,他才回过了神似的,有了今晚的实感。
彷佛时间重启一般,流水似的发泄到他身上,浇了满头满脸,喻文州淋了一会,一旁的架上放了叶修的洗发水和沐浴露,他饶有兴致的压出一些,确认般的用两根手指搓出一些泡沫,几乎闻不到的淡淡中性气味被抹出来,毫不花俏讨巧,既没有男士麝香的清冽,也沒有女性綻放的溫柔甜美,樸素至極。

喻文州把手上的那点泡沫冲掉,弯腰压取自己拎过来的洗发水,熟悉的毫无所觉。
抹上头发后用单手搓揉了起来,花了比平时还多的时间,最后踏出浴室时都有一种大战后的脱力感。
他擦着头发走回客厅,叶修仍然坐在那里,望着电脑有些出神的模样,喻文州走了过去,“叶修,你还不去洗吗?”

叶修挂着耳机,显然没听到他的话,于是喻文州又靠近了一些,他坐上叶修坐的那张沙发,看着对方,叶修的侧脸很好看,起伏俐落,比例完美,睫毛偏长,因为不是特别浓密的关系,从正面看不太出来,睫毛长的人都带了一种美感,特别是眨动眼睛的时候,睫毛的尖端微微翩动,像蝶。

叶修终于察觉到身旁传来的视线,投去一个“干嘛?”的目光,在游戏背景音中读了喻文州的口型“洗澡。”
喻文州的颊侧的发尾还在滴水。
很快就被白色毛巾吸去。

他点点头,没摘耳机,把笔电荧幕压下后起身往房间移动,经过喻文州的时候闻到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还好不是咖啡。

喻文州瞥了一眼电脑,打开电视随意转了几个频道,新闻太吵了,电影频道又是清一色的文艺爱情,他关掉电视走回客房,吹干擦好的头发,打算等叶修出来后问他借几本书,吹好后他又在房间里转了转,客房的装潢风格研习了客厅整体的简略,喻文州不知道叶修在这间房子里住了多久,这种彷佛人搬进来后就没有再理会过的毫不在乎,对这个地段而言真是种浪费。不过床铺什么的都很整洁,被套也才换过,还带有一点洗洁精的香气,书桌上除了台灯什么也没摆,紧靠墙边的桌角很光洁,没有一丝灰尘,喻文州想这应该不是叶修整理的,也许是请了人打扫,再依叶修的性子推测,估计连这打扫的人也不是他请的,他口中的弟弟出钱的机率更大一些。

从这么没细节的地方挖细节让喻文州觉得自己像个侦探,他很喜欢观察,以小见大,就像叶修平平只是端了一碗方便面,却从进食的不声不响中看出了教养,吃东西从不吧唧嘴,夹菜夹最近的一盘,不泪筷,一筷子份量刚好的菜夹进了碗里就不下第二次,口中有食物绝不开口说话。再比如叶修从不打断别人发言——刚才那是第一次,讲话也很有条理,垃圾话固然嘲讽,也都点到为止,刚好在你的心头撩一下,不出血,让人有些痒痒的,说话直白却不言过其实,也不隐藏,有时令人难以招架,不该说话的时候也不开无谓的口,博学而寡言,只在别人主动探求的时候侃侃而谈,并不藏私。

又比如,衣服上的细节,叶修的衣服重复性高,今天那件白色衬衫,袖口的扣子缝线上有一点蓝色的墨渍,并且绣了YX两字,剪裁也合身,大概是订制的,在他们认识后喻文州就见过四次。
第一次在他常去的饭馆,叶修走进门来,电视上的男女主角一下子失去了吸引力,第二次是叶修在他家煮泡面的隔天,叶修的领带落在他家,喻文州还记得他从店里走出来拿给对方的时候,叶修眼底的一抹微妙尴尬,第三次是他们在路上偶遇的一次,叶修刚下班,而喻文州正好在附近购物,后来两人去了一间吃北方菜的小馆,在那儿他得知对方是B市人,还有今天。

还有另一件灰色衬衫以及喻文州最喜欢的一件黑色衬衫——特别凸显脖颈线条的那件,这些衣服一般不在周四及之后出现,也许是一起送洗了,在周一后才混合著其他普通衬衫一起出现在叶修身上。

喻文州不只擅长观察,也擅长记忆,不过,与叶修的记忆,在他脑中那片繁杂的星云中,似乎特别闪亮。

叶修洗完澡出来,看到客厅没人,也就回了自己房间,过了不久喻文州就来敲门,他喊了声门没锁,门开了,喻文州站在门边,只有半个身子跨进来。
“怎样?”叶修问。
“能不能借点书?”喻文州很含蓄的问。
叶修点点头,“你想看什么类型?自己进来挑吧。”

喻文州进了叶修的房间,床单是白色,底边有许多深蓝色的三角形,越往上越小越零散,就像海面下的景象。叶修穿着宽大的t恤和大裤衩,淘宝货,喻文州几乎笑起来,这样的叶修看起来很平易近人,很自然。

叶修的书架上种类庞杂,从实用性的专业书籍到散文小说都有,喻文州看着看着竟然还看到一本食谱,忍不住拿下来,内容是H市地区的菜色。
“你买食谱学做菜?”喻文州略带惊讶的问。
“怎么可能,那是别人送的。”叶修说。
“也许那人希望你别总是吃外食或方便面。”喻文州挑挑眉,这个想法倒是与他不谋而合。

“确实,她总是希望我能做几道像样的菜,主要还是自己想吃吧,外送单要翻烂了,你要看吗?”叶修从桌上拿了一小本本子,里头夹满各式餐点传单,名片,从披萨到炒饭都有,后头还有注记,字体娟秀,不像叶修写的。
“你今后就让我吃这些?”喻文州晃晃手中的本子,“很详细,谁写的?”
“我妹妹,跟你提过的,她过来的时候我们会出去吃,不然就一起点外卖,这些有大半是她搜集的。”叶修说。
“你真不会做菜?你妹妹呢?”喻文州问。
“她真不会,我懒。”叶修说。

喻文州想了一下,问“那和泡面比起来,你做菜的手艺怎么样?”
叶修摇头,严肃道“简直不能比。”
“⋯⋯我明白了,有想过学一下吗?”喻文州问“我会一点的。”
“你做不来,而且我家里连颗蛋也没有,黄少天没告诉你?”
“没事,我们可以去采购。”
“呵呵,采购了怎么,谁做饭?别指望我啊下班了很累的。”叶修一脸拒绝。
“你真要每晚吃外卖?”喻文州再次问他。
“你不吃可以选择回去。”
“叶修。”喻文州看着他,语重心长“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外卖和方便面长期下来都对身体不好,你得为了你自己做打算。”
“哎,你也别那么紧张,老实说叶秋有时会来开灶的,手艺还行。”
“来作客还让主人的弟弟做饭不太好。”
“你还知道你是客人?不是应该客随主便吗?”叶修呵呵。

“但我更想吃你做的。”主随客便,喻文州看着他微笑。
叶修不说话了。
“先从一周一天开始,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又问,他今晚已经进了好几步,几乎违背规则,但是他忍不住又想更加——
“不怎么样。”叶修猛然起身,手上抓着烟盒往外走“碗盘你洗。”

这是喻文州今晚的另一个收获,对于叶修,直接点的方式似乎比试探更有效果。

Tbc.
感受到喻总撩汉的实力了没!!!!!
求评求评求评!!!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