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與咖啡(10)

我来啦!!

10

喻文州起得比叶修还早一点。
一是长年的习惯使然,二来他并不是那么习惯住在别人家里。睁开眼睛后他盯了天花板好一会,习惯这种不同调性的白,想起不用去工作,又忽然对身下的被褥有些缱绻。

起身梳洗后在浴室门口碰上叶修,对方见了他还略有惊讶的样子,头发乱成一蓬,领子还歪一边,他点点头说声早安,叶修也没有回应,一头钻进浴室。
叶修出来后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慢吞吞的趿着拖鞋出门,过了不久拎了两袋早点回来,招呼了喻文州一声就迳自开动。
“谢谢,以后早餐的费用由我负担吧,当作房租了。”喻文州从袋子里抽出一根油条,叶修随意点点头,往豆浆上插了吸管,推到喻文州面前。
早餐还让喝豆浆。喻文州微微挑眉,眼前的白色饮料并没有卷入两人莫名奇妙的派系坚持里,属于中立的一类,出于这种心照不宣的共识,一大早应该风平浪静些。

吃了早饭,叶修准备上班去了,让喻文州手残了就别搞事,喻文州转了眼四周的家徒四壁,点点头。
“你要是无聊,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有电影,够你看了。”叶修说。
“好的,出门小心。”喻文州这样说,叶修的表情僵了一秒,赶在喻文州说早点回来前关门。

路过喻文州的店门口时,叶修下意识往里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落地窗采光依然很好,没有的室内灯光甚至更有意境了些,若有似无的苦甜气味萦过鼻尖,叶修径直越过了马路。

“今天没有咖啡可喝啦,叶总。”
叶秋永远比他早一步进办公室,此刻正拿着一份简报翻阅,叶修晃到自己的位子前坐下来。
“知道,我泡了茶。”叶秋淡定的指指桌面,黑色的马克杯里腾着龙井的热气。
“你也太自动了。”叶修挑挑眉,却是勾起了嘴角,有种莫名的胜利感。
“我还几乎没有见过那家店休息呢。”叶秋从窗边往下看去,正好能瞧见喻文州的店面,街角的人来来去去,一贯的明快急促,墙面那抹冷静的色调沉稳悠闲的立在那儿,却无人伫足。
“大概店主咖啡煮得太多,手残了吧。”叶修呵呵两声,指尖捻起一搓茶叶投入保温瓶里。
“哦?”叶秋悠悠地道“我还以为你们是朋友啊。”听你这语气倒是轻描淡写。
“那就不手残了?”叶修顿了几秒才回,却没太意外叶秋知道他与喻文州的往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事人估计这会在他家看电视呢。
“你倒是很肯定啊。”叶秋看了看他,一面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呵呵,猜的。”


喻文州这里,叶修走后他把昨晚向对方借的书看完,包括那本食谱,一个上午倒很快就过了,中午他拿出那本外送搜集笔记,叫了点简单的食物来吃,花了较多的时间收拾,手不方便第二天,什么都称不上得心应手,不过他也不着急,向以往一般稳稳地应对着困难。

收拾完后,他看了几档料理节目,手不便做笔记,他拿出手机录影,顺便将鱼肉豆腐茄汁海鲜炒面什么的记了个大概。然后他走到电视机前,拉开下方的抽屉,果真整齐地放满了电影光碟,保存的很好,他看了看,简单的分成两类:爱情与非爱情。
有些光碟盒侧面的片名已经消失了,被重新包上了纸,写上片名,看字迹又是那位“朋友的妹妹”的手笔。

喻文州挑了一部悬疑片,讲究的拉了窗帘,叶修家有电影却没有播放机,喻文州沉默了两秒,拿出自己的电脑来读碟,电脑搁在腿上,喻文州学着叶修窝进沙发,突然明白了叶修的讲究之处,真是该含糊的绝不含糊。
舒舒服服地看完了一部电影,虽然他大概中途就猜出凶手和结局了,不过所处的环境和氛围让他很放松,内容也就没什么好挑剔的。喻文州看了一下午电影,有些片子很旧了,不过非常经典,喻文州打算先留着,对悬疑电影暂时没兴趣,他看了一部爱情喜剧,好莱坞式的欢乐结局没有触到他的浪漫情怀,对着结束后的工作人员表,有些昏昏欲睡。

叶修回来的时候看到喻文州窝在他的沙发里,半眯着眼用笔记本看电影,背景音乐是甜美明亮的流行乐曲,注意到他回来,喻文州自然地回头对他露出微笑,嘴角染上一点爱情喜剧的余韵,十分不相衬。

“咳,看来你今天过得不错。”叶修说,随意丢下公事包,喻文州把电脑放到一边,“原来在电影院之外的地方看感觉还能更好。”
“那是,到电影院去人挤人,还有各种状况,沐橙就搬来这一大堆,自己家里看自在些。”叶修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他要泡点凉的冰起来放。
“沐橙,那是你妹妹的名字?”喻文州跟着走到饭厅,叶修不常提起“他妹妹”,不过从这些生活痕迹中,不难看出这个人在叶修生活中的比重。
“嗯,苏沐橙,你应该有机会见到她。”叶修在厨房,不远不近的嗓音混着动作的声响,有种低柔的感觉,让喻文州有一瞬的恍惚。
“我会期待那一天。”

稍晚两人去了超市采购,白米和生鲜蔬果被喻文州列在首位,叶修面无表情的看喻文州挑了一把把绿色蔬菜,长短不一,体型各异。他不是喜欢逛街购物的人,对于喻文州在食材挑选上展现的耐心感到十分佩服,虽然很想扔着对方,又觉得不妥,只好跟在一旁推车。

“你别买太多啊,吃不完的。”叶修说,从架上拿下一包瓜子放进购物车,然后把喻文州悄悄混在里头的即溶咖啡放回去。
“不会,我有注意的。”喻文州在两种口味的犹豫间瞄了眼车子,愣了一下,看向叶修,叶修挑起眉头“夹带私货也不行。”
喻文州笑笑“我付钱。”
“不行,这是规矩,不遵守就回家。”叶修说,眼底意味深长。
“真严格。放着也不行?”
“喻文州,你正在接受治疗,意志要坚定啊。”
“可是我已经放宽了心胸去接纳你的茶了。”喻文州的眼睛里有浅淡的笑意,还有些无辜,彷佛一个听到疗程要延长的病人,叶修就是冷酷的医生。
“最终目标是接纳和共处,不是找机会反噬。”叶修用指节敲敲购物车扶手,“当然,同化也是乐见的发展。”

喻文州手上的表面又走了一格,生理时钟如期到点,胃中空虚了起来,口舌开始期待尝到一点滋味,逾期的每一秒都是对欲望的挑拨,当然他不是无法忍耐饭点延后的人,不过希望等待之后能满足的进食。
仅仅是很普通的,却极其必要的欲求。

“叶医师,你这是想拐了我。”趁人之危,强买强卖啊,喻文州淡淡地说,一边终于选定了甜味的点心,这是新品,他还没有尝试过,因而忍不住想像。
叶修呵呵道,“瞎说什么大实话。”

待两人终于提着购物袋回到叶修家,叶修早饿了,立即决定今晚仍然吃方便面,喻文州没什么意见,只是从香菇炖鸡换成了红烧牛肉。
解决了晚饭,叶修准备溜回房间进行刷副本大业,关了房门,把客厅留给喻文州和一大杯冰乌龙茶,意外的喻文州不太喜欢乌龙的味道,重发酵的深沉浓厚显然不对他胃口。

喻文州坐在客厅里,想念他的手工磨豆机,木把手圆润的触感,推进时的阻力,豆子被磨碎的喀喀声,咖啡豆散发的一点点令人沉静的香味。

小小的焦躁和甜蜜感同时困扰着他,手边青茶浓郁的香气没有被冰凉压下,持续放肆地挑衅,他想着叶修泡茶时的神情,给他说明时的语气——半发酵的乌龙茶,绿叶揉红,最大的特点是有绿茶的鲜香,又有红茶的甜醇,味道厚重独特,茶叶经过晒炒焙加工后色泽乌黑,入水似龙⋯⋯


只是不合他的口味。喻文州喝了几口,没办法喜欢,只好先放置。他打开电脑,决定逛逛供应商的网页转移注意力,店里的烘豆机已经用了多年,当初喻文州花了很多时间才选中这一台,目前还堪用,他不准备挑剔什么,于是略过首页的新产品广告,看起豆子来。

印尼庄园的新品,林东产的阿拉比卡,半水洗,令人着迷的药草系风味及麦香,明亮的酸值,醇厚度高,以及活泼的瓜果味。
萨尔瓦多产的波本,归于太平洋的海风及多火山的环境,风味多样化,长时间的曝晒大大提高咖啡的甜度,两款分别经过密处理及日晒,都带有水果的蜜香,甜度高而持久。

喻文州细细看过每一条情报,心中做着评估,他进货的原则很简单,基本款先进,接着是一些高雅的口味,剩下的凭他自己喜欢,所以有时店里的品项并不会一直都相同,时常更换,喜欢品尝新口味的客人为此留下,纯熟经典的手艺也能拉拢一般人的舌头。

叶修出来倒水喝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手边的杯子还是没什么大动静,而杯底的桌面上已经化开一小摊水,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十分平和。
他走过去,伸手拿过那杯乌龙茶后进了厨房,倒出一部分给自己,叶修也没什么计量比例的概念,就加了一匙蜂蜜,接着用鲜奶把倒出的量补上了,搅拌两下让茶与奶混合,完了后他舔了舔汤匙算是尝过味道,然后端出去重新摆在茶几上。

“加了牛奶和蜂蜜,你可以试试。”叶修说。
“你的研发?”喻文州端起了杯子观察,奶茶的色泽比原先淡了不少,圆润的红色调与轻盈的白色调和,香气优雅。
“没错,我尝过了,味道还不错。”叶修靠着沙发扶手等待喻文州的反应,神情上带了点得意。
称得上愉快了,喻文州想着,将杯子凑到嘴边。

“很美味。”他微笑着给出评价。
没道理不喜欢。

Tbc.

求评求评求评!!!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