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叶】茶与咖啡(14)(完)

我爬来更新了。
语重心长,请各位千万别熬夜,会胖(。

14

世上的意外很多,人永远不知道变故会不会出现在下一秒,多年的等待没有让友谊升华,女主角和别人进了礼堂,远方的主角得知消息,却也来不及挽回。欢乐的一隅,两人在电话两端聊天,聊着聊着容颜就老了,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做最好的朋友,错过了相爱的时机,至少还能相知相惜。
结局中的两人在初次相遇的地方意外重逢,岁月曾两人带往不同的路,在美丽的年少留下了伤痕,幸而生活能不因此而失色,在最后能用好的一面对彼此相视一笑。

喻文州曾和叶修很普通的聊过这样一个话题。
关于说与不说,两人是各执己见的,叶修的回答平白直接,能处着就处了呗,说不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争论这些对叶修而言什么意义,他更重视实际的行动,他认为那是更直白的表态。
如果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也爱我?
喻文州一边搅动杯里的咖啡淡淡道。
虽然我的心意不会因为这些而受影响,但是想要一个答案也并不过分。
叶修想了想,没说话。

后来他试着归结原因,他认为喻文州不过是想要一个臣服的准信,入了他的坑是必然,嘴上也要乖乖承认。
就是控制欲太强吧,叶修呵呵两下。

然而喻文州早已对自己出示了诚意,并哄着拐着也要拉自己过去,叶修确实受了吸引,他并未试着抗拒这样的发展,朝对方前进的同时他也在等待。


喻文州还没有回来。
下午叶修待在家里打游戏,黄少天逮着他,风风火火的就上来要求来一局,结果当然不只一局,叶修在满屏炮火剑花中的一个空档,突然地想到。

今天的复诊本来叶修也是要跟着的,被喻文州婉拒,他闷了好一阵子,要出去走一走,步行到医院的距离对宅男来说是个挑战,叶修挣扎着踌躇了一会才同意,喻文州没有钥匙,叶修就待在家里等他。
跟绝大多数的宅男相同,投入游戏的他基本对周遭是不管不顾,时间就在一场场酣畅淋漓中划着弧线垂坠,他没预想过对方回来的时间,但这下似乎有点久。

意识到这点,眼前的空子就无限放大,彷佛黄少天的角色动作被放慢了好几倍,一个微秒的空档被延长,所有变化与细节都被压缩了揉进瞳孔,清楚明了的公放在脑袋里。
於是他操作著角色,一擊中的。

毫不拖泥带水地击败了对手后,叶修拉过麦告诉黄少天他要下了。
黄少天当然不肯,他前阵子忙着比赛,都没和叶修好好切磋一番,这回有了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缠着叶修东拉西扯,叶修随口应付着,边瞄了眼右下的时间。
“黄少天,喻文州是不是有点路痴?”
“没啊,他方向感可清楚了。为什么这么问?”
“没啥,问问而已。”
“不,一定有什么,你不会平白无故问这种问题,文州他怎么了?迷路?你们那儿有什么好迷路的,你们在哪?”黄少天立刻喷了一大串。
“我当然在家,不然你刚跟谁玩呢。”
“那你有什么事非得下线?还没到晚餐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人不是方便面就是外送速食,怎么?你们约吃饭?不对啊你在家呢怎么会⋯⋯他要来你家?因为他一直没来所以你要去找他???是这样?感觉还有些不对啊。”黄少天这一说又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你这么肯定是今天的事?”
“哦,以你的个性肯定回头就忘了呗,所以你真在等他??你们要吃啥?你做饭???哈哈哈哈能吃吗?哎我说你们的进展怎么这么快!?这就来家里吃饭了我上回去你还只给榨菜呢??你们是不是有啥,靠叶修你不是看上了文州吧??!”
黄少天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其实是截然相反,他暗暗心惊,喻文州这动作也是不要太快,就叶修那谁也没放心里的破性格,这就要登堂入室了?
真是好样的。
“呵呵。”叶修给了模糊敷衍的回应。
“靠靠靠靠什么意思??你们真有什么?叶修你说清楚啊!!”
“你怎么不去问喻文州?”
“咳,我不敢啊⋯⋯”
“那也没办法了。”
“诶叶修,我说,那啥,你们要真怎样,我是真心祝福的啊。”
“哦。”叶修笑笑。
他关上电脑起身,拎上了随身物出门。
喻文州确实是该到了,不是路痴的话。


片尾的音乐响起了,叶修已经深陷进沙发,眼睛半眯起。
“你想睡了?”喻文州问。
“不想。”
“那你在想什么?”
“这结局真烂。”叶修懒懒地撇了下嘴。
“哦?怎么说?”喻文州来了兴趣。
“要我说,主角是傻吧,这哪里是错过,顶多算技术性失误。”
“他的考量确实很多。”
“结果是可预估的,这种事就两种状况吧,主角宁可放长线,但他们早就是朋友了,女主角摆明也有意思,与其做这种无谓的等待,不如更直接了当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种事向来最难挽回。
“但是他不愿意,这就是关键。”喻文州说,“失误可以被避免,如你所说,后头的事可以不必发生。”
他起身准备退出电脑里的碟。
“那咱们就没电影可看了。”

叶修拉住喻文州的后衣䙓,喻文州回头,从高处看那双懒散的眼睛。
“怎么了?”
“电影归电影,现实里也不必这么麻烦。”叶修笑了起来,嘴角先勾起,眼中泛出笑意。
“嗯,所以?”
“文州,咱们处呗。”

喻文州弯下身来,左手放在叶修身后的沙发上。
“我想听点更实际的?”
“这还不够实际?”叶修继续笑。
“就讲理由。”喻文州说。
“那好吧,因为你喜欢我。”叶修点点头严肃道。
“只有一个人说不算数的,我们需要共识。”喻文州的膝盖压进叶修腿间的沙发,整个人更加靠近,下压的姿态很像要把叶修关在这个由他和沙发建构出的空间里。
“唉,好吧,其实我也是。”叶修无奈地、似乎又带了点愉快的说。

喻文州觉得,要不是他的一只手没法动,叶修肯定不是只有被他压在沙发上咬红了嘴的下场。
混乱间他们弄倒了搁在边上的杯子,里头的液体立刻流了出来,一深一浅的色泽饱含着浓烈的香气,从边缘开始互相浸透,直到复杂难解的混在一起。
如同海马回里最曲折起伏的那条记忆,意味深长的甜美情歌。


手伤痊愈后喻文州终于回到了店里,过他煮咖啡看路人的惬意日子,他要走的时候叶修没留他,就给了把钥匙,喻文州收下了东西,但笑不言。

他的生活恢复了原貌,叶修除了对他笑笑外依然懒得进门,这天黄少天倒是风一般的来了。

黄少天在外力求低调,蹭的一下到了吧台前,喻文州见了他也没怎么招呼,黄少天左思右想,要了杯拿铁,喻文州给了他一杯黑咖啡,黄少天郁着脸加了好几匙糖,咕咚咕咚吞了。

“咳,我都听老叶说了。”黄少天压着低音,“你们最近不错啊?”

“嗯,还不错。”喻文州点点头,“叶修还说了什么?”

“没啊,他就说你俩拍拖了,你别担心,我觉得距都好钟意你啦,你唔睇他那样啊,连女朋友都⋯⋯”

“喂喂喂,这种事别八卦啊。”叶修正好走了进来,“一起去吃饭?”

“走走走!!”黄少天抢先答应了,三人一起去了附近的馆子。


东聊西扯,叶修和喻文州秉持着没什么好秀的心态不多谈,黄少天也不是省油的灯,半套话半猜测的将事情脑补了个八成,心中一边啧啧,嘴上还要侃,无奈叶修联合著喻文州,一个嘲讽一个微笑的耍心脏,黄少天双拳难敌四手,呵呵呵呵间就败下阵来,最后大叹着何必虐狗,一脸唾弃的走了。


喻文州和叶修走同一个方向,离午休结束时间尚早,他们慢慢地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交换一个眼神就能换来熟悉而了然的笑意。

天色明朗和煦,淡金色的阳光熨着两人的额角肩线,并着相碰,发梢都是亮的。

而风抚过白衣翩翩,气息一片温柔。



Fin.

嗯,烂尾了。别打我(
从最一开始写到现在,原本的三章拖到十四章,画风一变再变,剧情越发离奇,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人是怎么想的,但是,非常感谢,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能力不够,没办法给出更精彩的结局了,时光留给他们,我见好就收,虽然也许很快我就会看不下去再次修改它吧((
再次谢谢大家。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