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all叶】晚上好啊

晚自习摸鱼,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来练习一下描写的基本功。
没头没尾的练笔段子,没苏力,low


他踏进这个昏暗迷乱的舞池,黑色的皮鞋尖被人群绞得破碎的光影和不够纯洁的复合式香气舔舐着,酒色的灯光在顶上随着穿脑震心的舞曲荡漾,一不小心就放肆地洒下来,艳丽的溅在他的头顶,滴落微微翘起发尾,留下暧昧迷濛的光晕。
刻意隐藏锐利的眼神逡巡着,在打量搜索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的眼神爬遍,耳边不时接收到低哑诱惑的邀请,他毫无所觉。
所以,在哪呢?

男人明显在寻找着什么,他的步伐极有节奏,既不在人群舞动的舞池里特立独行,也不完全随着音乐左右,他巧妙地、优雅地在一具具充满渴望的肉体中前进,融合在拥挤的温度里,黑色衬衫的衣摆却不留任何空隙,紧贴着精实的腰身一路滑进那条深色皮带里,只留着延伸而下的臀部曲线和修长的腿在外头,多一秒的眼神流连都要立刻被心中的遐思占满。
不少人已经盯上了这个男人,即使不看他解开的领口下露出的锁骨,他慵懒不羁的眼神也足够驯服所有理智,欲望在暗处潜伏,而笼门大开。
这个暴露在混乱之地的男人随时都要被海潮般的欲望吞噬。

同一时间,男人终于找到他的猎物,在勾起一抹微笑的同时几乎能听见周遭传来低喘般的叹息。
他朝一处昏暗的沙发走了过去,整个夜店都很吵,似乎唯有那里像黑洞一般吸尽了所有放浪的声色,他能感受到那儿的人朝他投来的眼神,不只一双眼睛,从他的眼角、嘴唇和下颔滑过,在他敞开衣领的脖颈处流连,甚至顺着胸口往下⋯⋯都带着要烧起来的温度。

状况似乎比他想像得更麻烦⋯⋯他很想一次好好应付一个,毕竟国内顶尖的犯罪集团成员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能各个击破当然更加符合他的心意。

终于在他觉得自己要被剥光的同时,他来到沙发前,一脚踏进黑暗,身后的灿烂光影和喧嚣繁闹的声音都被甩开,某种危险深沉的氛围将他强硬地从他人的世界抽离,霸道地隔绝开来,不再给予一分一毫,连一些追随而来的探询目光,都在警告的眼神中被驱逐。
人都有动物的本能,在这样形色放荡的地方更是,他们从暗处那些若有似无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危险,彷佛在多看一秒都要被剜去。

“叶警官,别来无恙。”与地点格格不入的沈润嗓音说道,带有一点温和的笑意。
“呵呵,托你的福啊,最近忙死了。”男人说,声调在冷淡和嘲讽间模糊不明。
“就是这样你才会主动找上来不是吗?”声音的主人撑起下巴,注视着他的目光透露淡淡的愉快。
“叶修叶修你自己说啊咱们多久没见了??上次是什么时候,半年了吧?靠!这么久不见你就这个态度?”一只手伸出来拉过他,带着空调温度的西装面料和属于成年男性的身体立刻就贴了上来,熟悉的气息环上颈窝处,“我可想你啦!”
“我不想你,半年不见了还是不知道要体贴我的耳朵。”叫做叶修的男人嘴上冷酷,却没有做出太多推拒的举动。
“嘿,咱们上次见面可都是你在出声呀。”挟着促狭的笑意咬上小巧的耳垂,抱着叶修的男人贴着他的耳侧道“不过我不嫌你吵!我喜欢多听一点。”
“你要是现在把我吵死了就再也没机会了。”叶修懒散中带有种警告意味。
“啧啧,叶警官今天有没有带着手铐啊?”
男人的双手在叶修的腰际游移,从后腰一寸寸抚上,皮带以下的部分也不被放过,每个细微的弧度都钜细靡遗,叶修拍开那只放肆的手。
“别摸了,枪不在那里。”
“哦?那在哪?这里吗?还是⋯⋯”

“在这。”另一只手从叶修身后毫无预警的滑下他的左大腿内侧,贴身的西装裤下勾勒出一点物体的轮廓。
“不是枪,而是匕首。”那个人说,“面对我们,你很有自信啊。”
“靠,王大眼,别这么动手动脚的啊,劝你快点把手拿开,不然就跟哥哥回局子里。”叶修的手肘毫不留情地往后送,被稳稳抓住。
“如果是跟你关在一起,我倒是不反对。”那人说。
“呵呵,想得美,你和老韩待一块去吧。”

“叶警官这次来找我们想说什么呢?”
“东边的动作很多啊。”叶修伸手到后面的裤袋想拿烟,薄薄的布料下空无一物,“啧,还来。”
擦的一下,火光瞬间亮了起来,照亮叶修身后那人的面孔,下一秒就随着火花隐去,随之飘散的是苦涩泛甜的尼古丁香气。
即使是这么短的一瞬间,也能看见那令人印象深刻的五官,削挺的鼻梁和薄唇,以及一双沉稳锐利,大小不同的深色眼睛。
烟被指尖夹着塞进叶修的唇瓣间,带着薄茧的指腹缓缓擦过唇线,令他敏感地一缩。
“这是在警告我们停手?”
“聪明。”
“呵呵,没办法,这块地盘我们一定要,至少在抓出某个人前我们不会收手,这次就是为此而来的。”
“哦?让你喻文州亲自来抓的人,谁这么厉害?”
“有背叛者。”喻文州平静地说,一双黑色眼睛线条柔和,但是深藏其中的危险却是难以测量。
“确定不是卧底?”叶修挑眉。
“叶修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通敌啊!”
“黄少天你胡说什么,真难听。”叶修立刻看向仍然半挂着他的黄少天,目光撞上,黄少天压下他的头给了他一吻。
“少天。”喻文州叫了他的副手一声,黄少天才打消继续深入下去的意图。

“总之现在是不可能停手了,就麻烦多担待一些吧,叶警官。”喻文州说,平和的语气就像两个朋友在谈笑,嗓音如同温柔的中提琴,让人忍不住放下戒心。
“那可不行,咱们也有人在那里负责的,我可不希望他太累。”叶修语气同样轻松,只是如果能看清他的目光,就能发现里头的威胁。
“换作平时你这么说,我们肯定会让步的,不过这次⋯⋯”
“交出三十个人头,我就暂且再等等。”
“你总是提这种欺人太甚的要求。”
“欺人太甚吗?王杰希,我以为你知道规矩的啊。”叶修没有回头,“再说了你不也总是妥协吗?”语尾染上了低低的笑意。
“你⋯⋯”


“三十个人头交不了,不过我们可以加快进度,让这一切尽早结束。”喻文州仍然是公平交易的口吻。
“喻文州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流氓了?谈不拢大家也别废话。”叶修仰起脸,“大家各凭本事吧。”
“虽然很遗憾,但是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喻文州看着叶修,在昏暗的光线下他仍能想见,对方的脸上是多么骄傲嘲讽的神情,嘴角会懒散的勾起,随意不驯的眼神令他想要占有和撕碎。
“是的。”叶修微笑起来,并后退了一步,脱离这个昏暗的空间回到喧嚣里。
在明暗一线之间,震耳欲聋的平衡瞬间被翻倒模糊,优雅地,野兽们亮出危险的獠牙。

Fin.

这个月都是一些轻松的傻白甜短篇或段子(和污,都没有正经填坑,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虽然我也填起坑也不正经就是了(。

突然发现这样凑一凑竟然有两千多!我彷佛开启了新大门(不

评论(11)

热度(120)

  1. 二十四桥明月夜六一四_自己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