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王喻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老师(上)

再好的梗都能被我写烂(
是哪个满口色情的人供的梗我就不@了

*
“⋯⋯所以这里可以得三条联立式,求出未知数,把a换成b的⋯⋯对。”
叶修对着答案连连点头,喻文州几乎是他看过最聪明的学生,时常只需要他稍微点明一条路,然后下一秒,正确答案就会出现在他眼前,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
这么优秀的学生按理不需要课后辅导才是,不过喻文州喜欢以各种不同的思路来解题,他弄来各种高深困难的题型,专门请叶老师陪他深入讨论讨论。

“好了,今天就到这,回家把剩下的做完就行。”他看着喻文州收拾桌面,把圆珠笔套上盖子,橡皮擦放进深蓝色的笔袋里,每个动作都不疾不徐,单从观看这一个过程其实是种享受,喻文州的一动一静似乎都带着细致感,所有移动的轨迹都走在属于自己的步调上。
就连脸上淡然的神情都是不符合年龄的沉静与优雅,叶修在心里啧啧两声,这小子日后不得了啊,各种意义上的。

“叶老师,你也要回去了吗?”喻文州问。
“嗯,先回办公室拿东西。”叶修点点头起身。
“那一起吧。”喻文州看着他说。

两人一起走到楼下的办公室,说实话喻文州和叶修颇聊得来。喻文州不但聪明成熟,对人也大方有礼,深受师长同学们喜欢,然而这并不完全是两人合拍的原因,作为班长,喻文州却和班主任叶修一样沉迷某款网路游戏,并与好基友副班长一起在游戏中与班主任相爱相杀得一塌糊涂。
不过这也不是主因。

“老王还在啊,我走了,明天见。”叶修把一个档案夹塞进包里,对他位子旁边的王杰希打个招呼。
“一起走吧,我开车顺路。”王杰希也从位子上起身。
“不必了⋯⋯”叶修正要拒绝,王杰希就说“外头在下雨,你没带伞。”
“嘿,我没带伞,还不能找人共撑?”叶修故意挑眉道,眼神里赤裸裸的表示谁像你一样没朋友。
王杰希瞟了眼办公室门口,果然隐约见到一个人影,“别骚扰学生了,雨很大,到时两人都感冒了,他们下周还有考试。”

叶修心想喻文州就算病了实力还是分分钟碾压那群小朋友的好吧。但是王杰希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走到门口,对着等在外头的喻文州说“文州你先回去吧,外头下雨,自己注意点。”
“你还有事?”喻文州问。
叶修摇头“我没带伞,老王要顺便载我一程。”
喻文州似乎是皱了皱眉头,“我有带伞的。”
“两人挤一把会淋湿啊。”
“靠得近点就不会了。”喻文州说,“湿掉的话,你可以来我⋯⋯”
“叶修,还没好?”王杰希也走到门口,手上还提着叶修的包和一把伞。
“王老师。”喻文州看着王杰希,问了声好。
“喻文州,很晚了,快点回去吧。”王杰希也回看了他,推推眼镜。
喻文州顿了下才说“好的,老师再见,路上小心。”
“文州明天见啊。”叶修随意挥挥手,跟着王杰希往反方向走了。

*
“我这还是第一次坐你的车。”叶修拍拍王杰希中规中矩的黑色轿车。
“以后还有机会的。”王杰希开了车门坐进驾驶座,叶修也坐进副驾,随即好奇地四下打量起来,王杰希一边发动车子,“如何?发表点意见吧。”
“啧啧,怎么说⋯⋯有点普通啊。”叶修碰了下挂在后照镜下的平安符,“我以为你的车应该更炫酷一点,至少得有个七彩的闪亮烤漆吧,按个钮就飞上天什么的。”
“你对我的灭绝星辰要求太高了。”王杰希冷淡。
“咳咳⋯⋯太中二了吧。”叶修不敢置信,王杰希,把他的车取名成网游中使用的武器的名字。
顺带一提,灭绝星辰是一把扫帚。

“王老师,游戏玩太疯可不好。”叶修严肃劝导。
“从大学起就天天熬夜玩游戏的人没资格说我。”
“哎哟,学弟你很狂啊,想念每天被我打趴在地上哭的滋味吗?”叶修立刻开了嘲讽。
“⋯⋯我现在倒想把你打趴在地上哭。”王杰希说,直视前方的眼神很有深意。
“呵呵,你做不到的。”叶修说。
“来我家,我做给你看?”王杰希调转方向盘。
“哥什么时候怕过你。”

*
两人一到王杰希家就火急火燎地脱了外套,叶修立即熟门熟路地扑向王杰希的电脑,被王杰希一把按住转了个方向。
“你的在另一边。”王杰希示意那台摆在床头的黑色笔记本,自己松了把领带后坐上桌前。

叶修于是一屁股坐到王杰希床上,迅速开了机,一边听王杰希说“你下次再穿着脏衣服上我的床,就帮我洗床单。”
“我不穿着外衣难道还能穿着睡衣吗?”叶修很无辜,倒也没移动,他都坐了好几次了,只当王杰希今天和他作对。
“你裸体算了。”王杰希哼了声。
“⋯⋯你真有病。”叶修皱眉,不过他向来不介意和王杰希瞎扯,“就算裸体好歹也穿着内裤的啊,还是你能接受内裤?”
“你闭嘴吧。”

两人登录游戏,打得一片昏天暗地,都是相识多年的老高手了,自然是相当了解彼此,这么一栽进去再抬头,时针已经走了个大跨度。
“呵呵,你说你要打趴谁?”叶修看着两人的胜负积分,“再输一场就请哥吃晚饭吧!”
“我要是再输一场,”王杰希一字字说“你这个月的饭我也包了。”
“哟嗬,快来,哥教你做人话别说满。”

几分钟后。

“哈哈哈,痛快地买单吧!”叶修从包里挖出一张外送广告单来,捏在手上摇了摇。
王杰希摘下眼镜,露出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瞪他。
“干什么,一言不合就吓人?王大眼你自重啊。”叶修不赞同地用广告单挡住王杰希的视线,王杰希劈手拿过,长腿一跨就站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他。
原来这小子想真人pk?叶修暗忖自己搞不好还真干不过他。
王杰希压着叶修的肩头将他按在枕头上,“你想被我揍?”
“不想。”叶修诚实道。
“床上比较软,没那么疼。”王杰希勾起嘴角,脚也跨了上来,整个人撑到叶修上方。
“但你还是会哭。”
“呵呵,你试试看。”叶修拿回外送单,手一伸就用两指从王杰希的裤袋里拎出手机,劈哩啪啦按了拨号。
“喂,一碗招牌阳春面,小菜随便来点。送到⋯⋯”
“再加一碗炸酱面,送到xx路233号来,谢谢。”王杰希拿回手机,冷冷地看叶修一眼。
“王杰希。”叶修语气平静,“那是打给警察叔叔的,我报警了。”

*
喻文州在实验教室逮到叶修。
叶修这人理科精通,平时教数学,但是碰上物理化学需要代课,还能这里缺那里补的,讲得非常特别好,广受莘莘学子欢迎,在众多师生眼中就是一传奇神人。

“你昨天和王老师上游戏pk了?”喻文州看着叶修整理器材问道。
“嗯。”
“去他家里?”
“你连这也知道?”叶修抬起头来略诧异地看向他。
“少天说他看到你们上线,时间一推就知道了。”喻文州笑笑。
“聪明,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叶修赞许道。
“⋯⋯”不是这个问题吧?喻文州无语。
“怎么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忙碌的背影,实验室的白袍不太合身,袖口松松挽起,和领缘一样可以看见里头露出的白色衬衫,脚上趿着拖鞋,让这人无论何时看起来都十分慵懒。

“你说他只是顺道载你。”喻文州不想这么说的,听起来太不成熟理性,太撒娇了,简直像小孩在耍性子,何况他也没预料到语气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失落。
话一说出口他就十分后悔。
“哎?”叶修开了柜子把手上的纸箱塞进去,“怎么,你吃醋吗?”

喻文州走过去,叶修背对着他站在柜子前面,他伸出一只手摸上对方蝴蝶骨,隔着不算平滑的布料感受底下的熟悉的起伏。
“没有,但我不高兴。”喻文州低低说道。
听起来不就是吃醋吗?叶修不是很清楚两者之间的不同,谁知道喻文州是怎么想的,所以他就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喻文州往上摸了叶修露出的后颈,这人的发尾长了,稀稀散散垂了下来,他用手指压住。
“哦,我在想你今天怎么这么撒娇?”叶修转过身来,嘴角微微勾着,眼底的喻文州像条鱼,浸润在那汪笑意里。
“不过这样也挺可爱的。”

喻文州心下一动,伸手环上叶修的腰,整个人凑近了些,少年的身高与叶修相仿,腰腿肩线中都蕴藏着抽长中勃发的力度,但他还差眼前成熟的男人一点,勉强要说靠在对方怀里也还能被当事人接受。
“喂,在学校注意点啊喻文州同学。”叶修有些惊讶喻文州的举动了,这家伙平时很规矩,在学校里也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
“现在没人会来这里,不要转移话题。”喻文州说,气息都吐在叶修颈间,弄得叶修有点痒。
“那你要我怎么说?”他挑起喻文州颈后的一撮头发揉捻。
“你要道歉。”喻文州埋在叶修的颈窝,说话时足够柔软的嘴唇轻轻擦过他的皮肤。
“呵呵,我做错了什么要道歉?”叶修索性陪着他闹,喻文州当然没有真的要他道歉,但是这样难得搂在他怀里撒娇的情人让他心里一片柔软。
“你去王杰希家,还和他一起打游戏。”喻文州咬上他的耳垂,含在唇瓣间,手探进袍子里抚摸,一节节往下蹭,要掀他的衬衫下䙓,“我不喜欢雨天。”
“这也要我负责?”

叶修往外一看,天色果然一片昏沈,空气中的湿气很重,雨点滴滴答答地敲在玻璃窗上。
喻文州将他压在柜子上接吻,刚才的温顺劲都跑没了,缠得他有点呼吸困难。
“唔嗯⋯⋯你今天怎么搞的?”叶修抓住他的手,这小子平时写字挺慢的,原来技能点都点到了别的地方上,叶修身前的扣子全开了,白皙的胸腹暴露在两人之间的空气里。
喻文州的举动和平时大相迳庭,才刚夸人可爱,这就立刻遭到反噬,门也没锁,叶修觉得头大。

喻文州反过来抓住叶修的手,动一动就十指交握了,叶修的手很凉,骨肉匀亭,架子十分精致,绷着白皮肤的样子就美不胜收。
他轻轻咬着那些关节,亲吻手背,在皮肤上留下一点浅淡的印记。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吧。”喻文州说着,把叶修的衬衫连着实验袍一起扒开。

行。叶修心想。
好一个下雨天,好一个十七岁情人。

*
喻文州离开实验室时在门口碰上王杰希。
“王老师好。”
“叶修在里面吗?”王杰希问他。
“是的,他在收拾。”喻文州微微一笑。
“知道了,你去上课吧。”

王杰希走进去,果然看到叶修在准备下午的东西,看他进来挑了挑眉。
“咋了?”
“冯主任要我跟你说,明天下午让你代三节课,A班的物理两节和F班的⋯⋯历史。”
“啊?没搞错吧,哥好好的才不要上历史。”叶修皱眉,虽然他历史确实也挺好,也带过历史课,但总没有数理化虐待学生来的有趣。

“没办法,他要带一批人出去参访,我还得代英语。”
“哈哈哈哈哈。”叶修想到王杰希说英语的画面就觉得好笑,“帮我拿那个篮子过来,里面有烧杯。”
“你干嘛不自己拿?”王杰希看了离叶修只有两步距离的桌面。
“我懒得动。”叶修仍然站在他的实验桌后面。
“为什么?”
“雨天,没力气。你到底拿不拿?”

王杰希将塑胶篮拿给叶修,并站到他旁边来。
“干嘛?”叶修看他。
“我爱站哪关你什么事。”王杰希也看他。
“我嫌热不行吗。”
“那你站过去点。”
“明明是你自己过来的,为什么是我要移动?”
“因为我不嫌热。”
“⋯⋯”叶修无语了。

外头仍然在下雨,王杰希和叶修就这样在教室里听,过了一会叶修终于忍不了旁边传来的视线,转过头瞪向王杰希。
“你到底来干嘛的?不帮忙也别一直盯着我啊!”
“我来问你午饭要吃什么。”王杰希说。
“随便。”叶修开了一瓶酒精,味道立刻挥发出来。
“晚饭呢?”王杰希又问。
“什么晚饭?”叶修眨眨眼,
“我说了包你这个月的饭。”王杰希说。
“开个玩笑吧,我要回家吃饭。”叶修没在意王杰希昨天的话,天天让人请吃饭这种事他还做不来,当然不排除想到的时候敲他一顿。
但是想到昨天的事让他今天略惨,叶修还是决定别想什么晚餐的事了。
“你放学后有事?”
“没啊。”
“那为什么不去?最近开了新馆子。”
“不约不约,再帮我拿下那个。”叶修指指不远处的器材。
“喻文州刚才来干什么?”王杰希伸手就拿来了,并往叶修的下半身看了眼。
“我有些事交代他。”叶修回答。

忽然,王杰希抓住叶修的实验袍领子往后一拉,叶修上半身被拉得微微一仰,瞬间就回到原位,他一脸诧异地看着王杰希,眼底闪过一丝惊吓。
“领子没整好。”王杰希放了叶修的领子,手却还留在他肩上。
“我去,你跟我说声不就行了吗⋯⋯”
叶修没好气,要拨开王杰希的手,王杰希却微微倾身过来看着他道“你的衣服又脏了。”
“在哪?”叶修转头试着看看。
“雨水的潮气。”

Tbc.

希望明天能写点重头戏

猜猜老叶最后是怎么了?

评论(19)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