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王喻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王老师(中)

我竟然还能搞了上中下(不敢相信脸

*

风和日丽,顶上的太阳强烈曝晒,叶修脸色惨白地躲树荫下抽烟。老冯真是越来越超过了,现在连体育课也归他管了是吧,没人性。

远处的学生们充满活力的在打球,场上充满副班长黄少天的喧哗,叶修一边在心中比较跟头上的蝉声比起来哪个更吵,一边眯着眼感慨年轻人的身手矫健,阳光下的黄少天动作敏捷,就像一头金色豹子。

过于强烈的阳光让人眼前都是一块块闪动的暗影,叶修忍着目不能视又往学生堆里扫了两眼,对着人头把名字都点了个遍,然后叶修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有羊丢了。

脸上突地一凉,叶修吓了一跳,一转头,走丢的羊就站在他旁边,手里拿着瓶冰水。
“喻文州⋯⋯你不能因为我不是个好体育老师就偷跑去小卖部买凉饮啊。”
“就算是要慰劳老师的也不行吗?”喻文州笑着说,眼睛弯起,睫毛尖沾了点树叶间漏下来的金色光斑。
“喻同学太懂事了,老师要表扬你。”叶修眼睛一亮,伸手就要去拿喻文州手上的瓶子,喻文州一笑,将瓶子拿远,没让叶修构着。
“真的?叶老师要怎么表扬我?”喻文州露出很有兴趣的表情。
叶修一下没碰到瓶子,却被喻文州近了身,他立即端正态度,拿出为人师表的严肃来,“好的,那就在班会课上公开你的孝行,让大家给你鼓掌,一起学习效法喻班长的优良品行,怎么样?”
“同意,不过我喜欢实际一点。”喻文州一扭瓶盖,仰头喝了一口。

少年仰起的颈部线条优雅流畅,带着一种脆弱感,尚不非常明显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白皙的皮肤在阴影下淡淡发光。
叶修瞪着溢出喻文州的嘴角顺流而下的水液慢慢滑进领口,心中痛斥无聊,一言不合就撩人,叶修作为合格理智的成年人,决定不动声色,遂移开目光。

喻文州喝了小半瓶,缓了下暑气,才转头问叶修道“老师,你不渴吗?”
“我渴啊。”叶修耸肩,“但是你不让我喝。”
喻文州觉得好笑,收起玩闹的心思把瓶子递过去,虽然他很想要叶修的“表扬”,但他没那么不知分寸,操场上都是人,他俩在树下干嘛都能看见。
“我才不喝你喝过的。”叶修却摇摇头,喻文州心想口水你都直接喝过了,还介意这种事。
“那你留着凉手吧,我一会再买一瓶给你。”

喻文州把瓶子塞进叶修手里,准备走向球场,叶修眯起眼睛,在喻文州走过时突然拉了他一把,喻文州有些惊讶的转过身,却觉得脖子上一热,叶修低下头来,在喻文州的脖子上舔了一口,把那点残留的水卷进舌头里,他确实渴,而少年的肌肤带着冰凉。
“表扬你的。”叶修呵呵两声。

喻文州顿了一下,眼睛直直盯着叶修,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哎哟。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真是一时冲动啊,万一被谁看见的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自从喻文州那天在实验教室强行亲密了一番后,两人平时的举动隐隐有大胆起来的趋势,偶尔喻文州想到了就会偷个吻之类,叶修虽然一向秉持着公私分明的态度,坚决不陪热血冲动的小年轻胡来,竟然也没有过多阻止。
想到这他抹了把脸,忍不住有点心虚起来。

另一边。

“喻文州,你搞什么?失误连连啊!”
“不是中暑了吧?要不你去一边待着。”
“传球了快接!!啊!!!”

*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
拖着步子回到办公室,叶修虚脱似的坐了下来,下一秒就懒洋洋地趴上办公桌,长吁一口气。
“怎么了。”王杰希冷静的用红笔在考卷上画着叉,这个范围似乎考得不太好,他要考虑加大练习量了。
“代了体育课⋯⋯我能体会唐昊的感受了。”真不是中年人干的。
“唐老师可没像你这样无力过。”王杰希想起那个脾气火爆的年轻体育老师,和一边摊成泥一样的中年男子叶修完全不能比。
“哥可是动脑派!”叶修忿忿不平,拿起搁在桌上的水瓶来就灌了一口,瓶身已经完全干了,里头的水失去了冰凉的温度,叶修喝完了才想到这是喻文州刚才喝过的。
“确实是不该放你到太阳下,免得脑子过热了。”王杰希看着那个瓶子,淡淡地说。
叶修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在他成功对着王杰希打出喷嚏前,王杰希已经火速掏出手帕糊在他的脸上,整只手包住叶修的五官,叶修唔唔两声拿开王杰希的手,吸了吸鼻子。
王杰希把手帕扔在他的桌上,“洗完再还我。”
叶修把那条手帕揉成一坨。
“那你大概要很久见不到它了。”这种小布料很容易消失在他的洗衣机里。
“你手洗不会吗。”王杰希冷冷道。
“如果你不介意我像搓抹布那样洗它的话,是可以顺手一下。”叶修点头。
“⋯⋯⋯”
王杰希刷刷刷的批着叶修班上的卷子,改得特别严苛,雪白的卷子上一片满江红,不过有些人就容不得他这么做,他面无表情地在喻文州的名字旁边打了满分。
干净漂亮。
真不爽。
王杰希一挑眉,下一张黄姓同学的卷子就惨遭毒手了。

叶修翻着学生的周记本,有些人性子特别活泼跳脱,写的特别有趣,叶修看几行都忍不住要笑,王杰希听着叶修不时传来的笑声更不爽了。
“王杰希。”叶修突然叫他。
“干什么。”
“猜拳,输的请饮料。”叶修说,“孙翔这孩子真逗,害我笑得渴了。”
“⋯⋯”

两人猜了拳,叶修输了。
“我让你的。”叶修掏出零钱包。
王杰希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朝叶修伸手,“我去买。”
“哦?够体贴啊。”叶修把钱包扔给他。
“坐久了而已。”
王杰希拿过自己桌上的可乐空罐子,又看向叶修桌上的空瓶,“一起扔了吧。”
“谢谢你。”叶修点头。

*
王杰希走到小卖部,碰上了从里头出来的喻文州,快上课了,喻文州拎着一瓶冰水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见到他仍然是温和有礼的问好。

“王老师,下节课需要去搬作业本吗?”喻文州问道,看了眼王杰希手上的空瓶罐。
“放学再来就行,我还没改好。”王杰希说,顺手把瓶子丢进一旁的回收桶,“少喝冰的吧,虽然这几天挺热的,不过冰对男性身体一样不好。”他意有所指的往喻文州下半身瞥了一眼。
“谢谢老师关心。”喻文州微笑,“最近的天气很多变呢,前几天还在下雨,今天却是大热天。”
“总比雨天好。”王杰希说,“雨天让人心情挺烦闷的。”
“确实是这样。”喻文州也同意,手上拎着的瓶身在室温下凝结出水珠,不断往下滴落。
“不过大热天也要注意,别不小心中暑了。”王杰希指指喻文州手上的瓶子“多补充水分。”
“老师也是,不过碳酸饮料对身体健康很不好的,容易缺钙。”喻文州也学着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看王杰希的头顶。
“哦,你怎么知道是我喝的?”王杰希看着他,镜片后的眼睛似笑非笑。

此時預備鈴響了起來,突然放大的尖銳鈴聲十分刺耳。
“老师平时就喜欢喝可乐的嘛。”喻文州回答。
“呵呵,观察入微。”王杰希勾勾嘴角。

喻文州的手指尖在瓶盖下面一点点的部分轻轻摩挲,水珠化在他的皮肤和塑胶瓶身之间,被挤压成一块小小的面积。

“好了,你回去吧。下次上课我要抽考第四章的范围,你记得提醒他们复习,还有。”
王杰希慢慢地补了一句。
“学生们总是热昏头了就喜欢做些冲动的事,你身为班长可得多注意。”

*
喻文州回到教室时瓶身上的水已经快化光了,他往迎上来的副班长黄少天身上抹了抹手,扭开瓶盖,带着几分忧郁气质的喝了起来。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抢过。
“你干嘛?为什么一脸死了宠物小狗的样子?”黄少天问。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摸摸他的头道“别乱说。”
“靠,你摸什么,男人的头别乱摸!”黄少天莫名有种受辱感。
“有这么明显?”喻文州问。
“对,你上回以为老叶要跟你分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哪有这么严重。”喻文州皱眉。
“好吧,那大概是老叶送你的领带不见了的时候吧。”黄少天耸肩,“那不是重点!你从刚才打球的时候就一副找不着北的样子了,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叶干了什么?他对不起你了???他劈腿??”
喻文州的表情瞬间微妙了一下,黄少天超敏锐,立即捕捉,他张大了嘴。
“不是那样。”喻文州无奈的叹了口气,“先上课吧,待会再说。”
于是喻文州很成功地害了一个无关人士无法专心了一堂课。

一下课黄少天就立刻来到喻文州的位子,一副快说快说快说快说的模样。
“我刚才遇到王老师,跟他说了会话,我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怎么?你和老叶的奸情被发现了?”黄少天惊恐,压低着声音说。
“不算是。”喻文州面露忧愁,“只是他⋯⋯似乎是对叶修有点意思。”情敌的直觉是敏锐的。
⋯⋯⋯⋯

“抢人老婆,天地不容!”黄少天一掌拍在桌上义愤填膺,只差没有站到椅子上去了。
不过真看不出来,就老叶那种家伙,竟然还有喻文州这奇葩以外的复数喜欢?!簡直可怕。
罢了罢了,老王也不是什么正常人,看那魔性的大小眼就知道了,他还是别掺和,先想着从王杰希手上保下这学期的分数再说。

黄少天心中盘算一番,到底还是在三个心脏复杂难解的修罗场面前认怂,但作为兄弟,义气不能不挺啊!思来想去,最后他沈痛的一拍喻文州的肩,一脸大义凛然道“决定了,我这个月天天留下找老王问问题,逼着他给我辅导,你就趁机和老叶跑吧!只有这个月!你一定要借机稳定军心,就算敌方炮火猛烈,也不能让他有动摇的机会!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黄少天越说越激动。
“少天⋯⋯”喻文州看着他十分感动,然后说“这个月只剩三天。”

Tbc.

好吧其实这章情敌相见我自己写的蛮紧张的
希望大家能跟我一样紧张(什么鬼

评论(2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