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中秋吃月饼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里面有彩蛋!
*
中秋节,饭厅桌上叠满了各路人送来的月饼礼盒,但兴欣众走过路过就是没人要去吃。
叶修和唐柔对这种甜腻腻的中秋炸弹已经见惯了,丝毫提不起兴趣;苏沐橙最近要拍广告,减肥,望着最喜欢的奶黄味月饼发愣,方锐好心的过去表示可以分一下的,苏沐橙犹豫两下还是摇头,转身躲进训练室眼不见为净。

出差两天的陈果提着一袋月饼回来,见到桌上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寄了这么多,她一向是和街尾的饼铺买的月饼,从小吃到大的,买一盒和网吧里的员工分一分刚刚好,今年的盛况倒让她有点不习惯。

“这下麻烦了⋯⋯怎么没人要吃呀?”
扫了眼桌上,不少还是酒店的高级礼盒,吃也吃不完,大概只能分送出去了。先绕进训练室问了问,包子才发现似的举手要了一个,其他人仍然没什么反应,于是陈果捧着几个盒子去了网吧,放在柜台让人自取。

休息时间叶修下楼来打算拿瓶可乐,发现桌上的月饼礼盒全没了,只剩下陈果从街尾提回来那一袋,数年一日的朴实包装。叶修看了一会,走过去打开,莲蓉、枣泥和奶黄的月饼正好九个。揭开盖子就散发淡淡的香气,是属于糕饼的很暖心的味道。
叶修拿了一个奶黄月饼,苏沐橙正好下楼来,看见了桌上的袋子,眨眨眼凑到了他旁边。

“我有种很久没吃的感觉了。”苏沐橙看着叶修手上的月饼,黄澄澄的外皮,边缘色泽油亮,饼身压着漂亮的花纹。
“我也是。”叶修嘴上难得没叼着烟,月饼拿在手上彷佛在欣赏,“分一半吧?”
苏沐橙点点头,叶修就小心地掰开那块月饼,技术很好没掉屑下来,“喏。”

*

“这啥。”叶修刚和客户面交完回来,经过餐桌时看到碟子上的东西,哪来的月饼?
“月饼啊。今天中秋节,陶老板送的。”
电脑前苏沐秋回头含糊不清地道,嘴里还咬着一块月饼,叶修随意点点头,没什么兴趣。
“你不吃啊?那块是留给你的,奶黄味。”苏沐秋问。
“哦,我喜欢枣泥的。”叶修打开一个文档开始敲敲打打,“留给沐橙吧。”
“沐橙的在冰箱里,她也喜欢奶黄味,我给她留了。”苏沐秋说。
“你那块是什么口味?”叶修问他。
“豆沙,我最讨厌枣泥月饼。”苏沐秋嘴角勾向一边,胜利似的一抹歪曲笑意。
“呵呵,几岁的人了还吃得满嘴都是屑。”叶修鄙视地瞄他一眼。
——趁苏沐秋分神的一瞬间,叶修把就他嘴上的月饼抢走了。
“我靠叶修你——”苏沐秋瞪眼,叶修一张嘴,小半块月饼就消失在嘲讽的嘴角。

苏沐秋怒喝一声大胆,伸手去掐住叶修两颊逼他张嘴,叶修当然不肯,嗯嗯嗯挣扎着艰难抢杀,差点呛到,终于赶在苏沐秋扑上来决斗前吞下去。
“我靠苏沐秋你想噎死我啊!”叶修挣扎着大喊。
“让你抢哥嘴里的食物,胆子肥了啊!”苏沐秋捏住叶修的脸,打算今天就要教他做人。

两人最终还是从椅子上滚到地上扭成一团,叶修被苏沐秋压在地上挠痒,苏沐秋下手挺狠,不只用挠的,还戳,这种冷不防间歇性攻击很难回避,造成叶修的血条飞速下滑,忍不住求饶。
“哈哈哈⋯⋯靠、别、别闹了⋯⋯呃哈哈、哈!苏沐!沐秋!!住手⋯⋯”叶修眼角都挂泪了,虚弱的扑腾着。
“认错了没?快叫声爸爸,就原谅你。”苏沐秋可没有掉以轻心,压着叶修逼问。
“认错了认错了⋯⋯爸⋯爸你个蛋!”
叶修一下逮到机会,翻身逆转,把苏沐秋掀翻在地。苏沐秋大怒,眼睛里闪过危险的凶光。

经过一番惨烈的决战,两人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地上,地儿实在不大,两个发育中的少年靠的很近,挤得很。
“喂、你滚过去一点,热死了。”
“滚,我已经贴墙了!别把手搁我身上!很重!”
“那你起来。”
“呵呵,怎么不是你起来?”
“别闹了,浪费时间,老子程式还没写完呢。”
“还不是你先动的手?”
“狗屁,明明是你先动手的。”
“你先!”
“你先!”⋯⋯
两人躺在地上进行没意义没营养的对话,就是没人要爬起来。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先叫了一声,叶修懒懒地转过头去看对方一眼,苏沐秋也看着他。
两人都望进对方眼底,没有理由,彷佛是最自然的默契般,在不到一瞬间里就明白了对方的含义,争食似地拆解分析,吞吃下肚。
下一秒。

叶修触电一般弹起,苏沐秋眼疾手快,搁在对方身上的手就扯住领口,叶修的动作被限制了一下,苏沐秋就爬了起来,不忘推他一把。
“啧!”叶修抓住苏沐秋的手,一下被挣开了,苏沐秋单膝跪地撑起上半身,手一伸就把桌上的碟子拉了过来,到手后立即要起身。
——胜利从来就是那一瞬间的事。
叶修扑倒苏沐秋,苏沐秋身体一个大力摇晃,手上的碟子倒是端得极稳,倒在地上的同时月饼竟然还安全地在碟子中央。
“哈哈哈哈!”叶修大笑,从碟子上拿起苏沐秋奋力保下的月饼,坐享他人成果毫无压力,此时已经可见一斑。

叶修骑在苏沐秋身上吃月饼,苏沐秋被他压得要喘不过气,虚弱道“靠⋯⋯你给我下去。”
“别急,等我吃完。”叶修要他稍安勿躁。
别急你妹!我都要死了!苏沐秋满脸黑线。
“喂,分我一半。你吃了我的,你得还来,没商量。”苏沐秋说。
“你来抢啊。”叶修含糊道,从上俯视一脸嘲讽。
“你说的。”

苏沐秋一瞬间坐起,叶修原本压在他肚子上,一下失去重心往后一跌,苏沐秋更快,一手托住他的背,一手压住他的头不让他动,然后飞快地凑上来就把月饼叼走了。
确切来说,是咬走。
叶修抢救了一下没得逞,还差点被咬到,苏沐秋的牙齿贴着他的唇面咬合,这下干净俐落,苏沐秋一下退开,彷佛什么事也没发生。
两人互瞪着嚼月饼,一个算你狠一个呵呵呵。

奶油与蛋黄的甜香在唇齿间柔软地翻腾,叶修原本对稍微腻口的奶黄月饼没啥兴趣,一瞬间竟然有种比枣泥更甜的感觉。
本来被苏沐秋稳端在手中的碟子滚落在地上,正面朝下。
苏沐秋看了一眼,心想这下得擦地板了。

苏沐橙回来后高高兴兴地吃了冰箱里的奶黄月饼,冰过的月饼别有一番滋味,在陶轩网吧那条街尾的饼铺,师傅手艺特别好,每回出炉能香死半条街。
“好吃吗?”叶修看她的表情。
“好吃!我最喜欢奶黄味的月饼哦,叶修你呢?”苏沐橙笑咪咪地问。
“奶黄的吧。”
“是哦,那我分你一半。”
“呵呵,开玩笑的,我喜欢枣泥味。”
苏沐橙喜欢街尾那家饼铺的奶黄月饼,她哥哥喜欢豆沙的,叶修喜欢枣泥的,她一直记着,自那之后仍然期待每年都能回味。

*
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就这么站在桌边分月饼。
“好吃吗?”
“嗯,好吃。味道没什么变呢。”
虽然半块很小,苏沐橙仍然很优雅地小口吃着,叶修比较直接,分两口吃掉。
“是啊,没想到老了手艺还是一样好。”叶修舔了下唇角。
“会越来越好吧。”毕竟越来越熟练了。苏沐橙微笑,“对了,你不是喜欢枣泥的吗?”
她指指盒子里的枣泥月饼问道。
“嗯。下次再吃吧。”叶修说,“奶黄味的半个就饱了。”

Fin.

半岛酒店的奶黄月饼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是说我一般也不吃月饼就是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