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王叶】临时标记(2)

*ABO
*蛮ooc的。写王叶的时候逻辑都特别飘忽魔幻,请不要介意
*讲这么多就是想飙车(。

*补充,这文的视角比较玄幻点,关于老叶的称呼变化问题⋯⋯大家自己意会一下。
大概是这篇的后续⬇️(快要停不下写长篇的手了!!
http://linxiaoliuuuuuu.lofter.com/post/1d50e25b_b40ab40
————————————

王杰希没想过真的有后续。
尽管当初那句敷衍似的结语本就语焉不详,甚至很有些令人寻味的空间。
随着叶秋的离去回荡在那条黑暗的长廊里。

“以后”这个词,放在一对刚进行完标记——虽然只是临时——的AO之间,太过令人浮想联翩,更别说两人都十分年轻。王杰希并非不知世事,但甚至那是他的第一次。
不过对方,意外的omega叶秋,就不知道了。
——真是让人隐隐不悦的猜忌。

要说王杰希没在某个没入睡的午夜梦回想过,那还真是假的,虽然平时忙碌,毕竟还是一个少年,偶尔欲望上来的时候,鼻尖就会莫名萦绕那股只闻过一次的香气⋯⋯令人火大。
王杰希并不是什么受情绪影响的人,但是自那之后,他仍然忍不住,非常愚蠢的,彷佛某种非自愿的连系生成一般,在听到对方的名字,或是偶尔见上一眼的时候,就会特别提高注意。
好比现在林杰又在和方士谦讨论叶秋的事,王杰希虽然在一旁没有加入,耳朵却竖直了,手上的电竞杂志翻来翻去没看进一个字。

要是就这么下去,王杰希指不定就在几个月后把这件困扰他的破事通通喂给理智吃了,然而现实往往是这样的——你越想着怎么来,它越要往反的方向去。
而发生在王杰希身上,有鉴于他并不是个寻常人,命运也顺应着来个花式回旋大突破(就像他的飞行技巧一样)。
在这么一个普通不过的常规赛晚上,又吃败仗的王杰希,在似曾相识的走廊里,再度遇上了,让他吃败仗的叶秋。

“哟。”叶秋靠在贩卖机旁边的墙上,见到他以后抬抬下巴算是招呼,王杰希眼神挺好,甚至看见了些许青葱。
对方叼着烟的模样太自然,与懒散融为一体,粗糙与邋遢齐飞——以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omega 而言。
更正一下,以一个,让王杰希困扰多时的omega 而言。
王杰希几乎立刻就不爽了,惊讶和些微的郁闷搅成一团堵在他的胸口,挺复杂的情绪,不过王杰希也没想过弄懂它。

他走过去,照着自己原本预计的计划投了币,他需要一点碳酸。
没想到在按下可乐按钮的前一刻,一只手以更快的速度,抢在那一秒按下了⋯⋯绿茶的按钮。
咚隆一声闷响。
“你⋯⋯”王杰希瞪过去正要说什么,叶秋懒懒地弯下去,从机器出口捞出了瓶装绿茶。
“谢了哈,现在有点渴。”叶秋仰头咕嘟咕嘟先灌下了好几口,王杰希忍不住盯着那截露出来的脖子看,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下方看起来十分脆弱,白的似乎能看见血管⋯⋯他猛然打住。
解渴后叶秋满足地叹了一声,从口袋里掏了掏,顿了一下,看向王杰希道“咳,我回头还你。”
“不用。”王杰希微微皱着眉,他这才注意到了,对方那股隐隐又散发出来的气味,一瞬间他无法确认这是自己的海马回联手了杏仁核调出了那段记忆恶整他,还是真实的感受,不过很快地他就确认了,叶秋真的在散发信息素。
心里又产生了不满的躁动。
“你又没带抑制剂吗。”
叶秋看向他,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似的吐了口气,扒拉了下头发。
“抱歉,我没注意到。”叶秋说。
照道理对方现在应该把信息素自觉收敛起来了,但王杰希觉得那股气味并没有变淡,反而更加无法忽视了。
“喂!”王杰希皱起眉头。
“啊?我收了啊。”叶秋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更浓了。”王杰希捂住口鼻,虽然这没什么用处,信息素是靠专门的受器来感应的,和实际上的嗅觉能力没什么关系。
“啊??”叶秋的表情也是一变,一面举起手臂自己闻了闻。
“你⋯你快回去!”王杰希有些紧张起来,心里的躁动扩大了一点,他觉得自己最好也快撤,但是脚步又莫名钉在了原地,冷汗都快滴下来。
“喂,我觉得有问题的是你了⋯⋯脸怎么那么红?王大眼?”叶秋的盯着他,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
好吧,也许有问题的真是自己,王杰希不知道血液究竟是冲哪儿流去,让他有些忽冷忽热的,青白一阵,不过脸肯定是烫的。
“去医务室!你听得见吗?”叶修感觉不妙,想要来拉王杰希的手臂又觉得不妥,虽然这小子看着也不像发情,不过目露凶光,脸色潮红,似乎也不怎么安全。
叶秋肯定自己是没到发情期的,他刚转化不久,也不是很熟悉,但也勉强估了大概。至少是两周后吧?脱离普通的生活进入到这种麻烦至极的性别身分里,他还颇不习惯,有时还是会发生抑制剂忘带这种事,不过自从上次后他就留意了些,信息素也会注意收敛。
那么为什么还是跑出来了?

王杰希跟着叶秋走到拐角的医务室,里头竟然还没人。
“通通跑去参观哥的胜利记者会了是吧?”叶秋咕哝两句,开了冷冻柜挖出一个冰枕扔给王杰希。
“虽然你大概没发烧⋯⋯抱着吧,上去躺会。”他指指一旁的床。
王杰希顿了两下还是躺上去,抬起一只手臂遮在眼前,“烟。”
“嗯?你要抽?”叶秋下意识掏口袋。
“你的烟灰。”王杰希说,嗓音低低的,处于少年变声末期后的一点暧昧余韵。
叶秋一看,才发现刚才自己叼着的烟已经积了长长一截烟灰,夹在手上,就要烧到了底,赶紧摁灭了丢掉。
“你待在那里干嘛?”王杰希声调平缓。
叶秋正要点起一根新的烟,随口应道“累了歇一会呗。”
“刚才那样⋯⋯要是突然发情怎么办。”
“额。”叶秋顿了一下,似乎也没想过,“放心,这次不会麻烦你的。”他尴尬地笑了笑。

不然是谁?

王杰希反射性地就要问。
不是他,那要麻烦谁?哪个路过的alpha?
心里的躁动猛然就暴涨了,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哦,说起来,我原本是要等老林的啦。”叶秋的声音又响起,一字字像砸在他的心口上。
“你要找我们队长⋯⋯”王杰希立刻拿下手臂半撑起身瞪向叶秋,眼里还有警戒。
“喂,想到哪儿去了!?”叶秋汗,“谈事情的好吧。”
还不等王杰希放松下来,叶秋又想起什么似的说“唔,说来老林也是alpha 嘛。”之前都没想起过,毕竟手下败将,一年还不见得打得上一照面,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性别,也不会特别在意。

“你不准!”王杰希下意识脱口而出。
难不成叶秋还要麻烦林杰进行临时标记?
这种不无可能发生的事让王杰希彻底恼火了起来,莫名其妙的躁动在胸腔里翻涌,是啊,当初自己也不过是路过,叶秋甚至还得确认他的身分,就这样问他来解决,换成熟识的林杰又有什么不行?
Alpha 对omega 的占有欲和本能在强力地作祟,先前王杰希从未有如此深刻的体会,但是此刻,在他眼前,这个曾经和他的信息素产生连结,被他标记,血液与信息素紧密交缠,这个曾经被他压在怀里,吻到喘不过气,凭着本能就软得一塌糊涂,愉悦到难以抑止的omega——
无法忍受,绝不允许。
除了他以外的都不行。

任何一个人、或是年长些的alpha 来看,都会见笑于王杰希的年轻气盛,这种莫名其妙的占有欲说白了不过一厢情愿,两人甚至还不是什么正式标记的关系。临时标记,这种只要当事人允许谁都做得来的事情,无谓得完全不值一提。
“不准什么?”叶秋满脸疑问。
王杰希又一次被气到。
他向来也是个稳重理智的人,虽然他队长等人总是说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而已,实际上骨子里根本任性妄为,思考也总不照套路来,花俏得很。
现在他很努力地在分别他的理智和情感,特别是本能的部分,影响情绪太多了,都要把理智打翻。
叶秋和他只是普通至极,连朋友也算不上的关系,自己不过避免紧急危难地帮了对方一次而已,实在没什么资格对对方的生活和个人选择插手什么。
王杰希很套路地劝导着自己。

“哦⋯⋯你是说找老林标记啊?呵呵,不得了啊王大眼,不只很凶,占有欲也很重嘛。”叶修想通了,嗓音瞬间染上笑意,配合著漫烧的烟气向外吐送,像是裹出一层笼架子,把人的理智都关起来。
本来建构中的平稳又被瞬间打破,彷佛对上这个人就容易燃起怒火似的。

那就让自己有资格就行了呗。
他的放纵思想终究还是夺路而出,闷头就是一棍。
多直观的想法,既然没有资格,那么就去取得就好了,谁那么蠢还要死死压抑,放着资格让别人拿走?
瞬间放飞自我的王杰希释然地一笑。
“是的。”

*
http://www.jianshu.com/p/afb27ac0edc8


王杰希觉得自己陷入天堂与地狱的两难问题。

毫无疑问,他现在就能够,也渴望标记叶修,这么多年下来一直只有临时标记,彷佛悬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在两人之间。他跟叶修从那天开始已经维持了这样不咸不淡的关系太久,临时标记的固定对象,其余就是对手兼半个朋友。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但是自从那次无预警的退役失踪后,王杰希便开始有些不耐。

叶修不会永远待在这个圈子里。

——简直像办家家游戏的大梦初醒一样。
*

那一天的事现在想来还是有点疯狂,王杰希也承认。直接就让对方差点发情什么的,根本是犯罪行为,而且特别严重的那种,然而就这么同意的,当时还叫做叶秋的人,也只是懒懒散散地一笑置之。

多少有些嘲讽的意味,只是当时尚且年轻的alpha纵有不满,暂且也顾不上那么多。叶秋无所谓地同意了不找其他人进行临时标记的要求,挑起眉头道“怎么,你还想做哥的alpha吗?”

说这话的时候,叶秋已经忍不住腿软地瘫在床边,脸色潮红,汗水濡湿了鬓角的碎发,呼吸极力维持着平稳。

王杰希很自然地放出信息素勾引着他,叶修冷了下语气要对方别太过分,被王杰希一把捞上床,躺在对方身边喘息着,眼角发烫,就快被逼得发情。

omega很难拒绝alpha ,生理上也是,向来如此。

王杰希却是愣了,他没想过这么早就绑定伴侣,尽管这种机制对alpha而言几乎没有意义。

对这个人来说却是一辈子。

“嗯。”他盯着对方,很认真地点头。

——然后就被喷了满脸的抑制剂。

“嗯什么嗯!怎么不问问哥同意没啊?”叶秋好不容易构上了一边架子上的抑制剂,喷人随罐上,嘶嘶嘶对着王杰希就是一阵乱喷。

“咦?原来是O的⋯⋯”叶修注意到自己拿错,又换上了一罐A喷雾,糊了对方一脸。

“⋯⋯⋯”

“冷静了没。”叶秋一把推开王杰希,呵呵两声。

“我⋯⋯”

“你什么,躺下!真是⋯⋯”叶修劈手拿过那块被冷落的冰枕就塞过来,摁着王杰希的肩头让他躺平,“别乱动啊,小心我找老林告状。”

王杰希就不明白,好好的情势怎么说变就变。

叶秋站起身理理衣服,睨了眼身后的人“赢过哥了没啊就想做人alpha?手机给我。”

叶秋熟门熟路地拨给了林杰让对方来领人,“你家的孩子生病啦⋯⋯啊?不知道啊,在医务室赶紧来领呗⋯⋯滚!谁要对小朋友出手了?⋯林大大快别污了,麻烦死。”

将手机扔还给王杰希后叶秋就往外走去,王杰希喊住他“你不是要找队长吗?”

“不找了,Q上聊,回头你也加个吧,没事还能玩两场。”叶秋挥挥手溜了。

王杰希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沉默了一阵还是拿起手机,给对方发了好友申请过去。


Tbc.
手速破千。

评论(12)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