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方叶】好大一个坑(1)

关于时薪的部分资料找到的很少,大陆一般大学生打工的时薪大概是多少呢?有什么bug请告诉我


*

校园论坛打工版里张贴了这样一则广告。

【钟点】如果你自认是个整理房间或打扫高手

如题,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打扫房间,整理环境,整理完就行了。
时间:
一周基本三天,自选一三五或二四六,周日想加班随意。
地点:
学校南侧大门外最靠近理学院的第一条巷子,左转进去第一间,红色铁门,看了就知道。
工资:
可议,时薪不低于15元,未满一小时以一小时计,想多加班随意。

意者请直接上门面谈。

——————————————————————
8 个赞 | 0 则回应

这么语焉不详随随便便的广告很快就被刷到好几页之外了,乏人问津,赞数寥寥无几。方锐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距离发文时间都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我去,不会是想钓妹子的吧?直接上门面谈?连个名字照片都不留,啧啧。”
其实这工资以计时人员来说真不低,甚至能说很优渥了,然而工作内容实在太简略,不禁让人起疑。方锐瞪着那几行字,脑袋中已经脑补了几万字的悬疑小说,变态杀人凶手诱骗天真的大学生上门,为自己清理房内的尸体。
只能說网路小说害人不浅,方锐着实被自己的想像震慑一下,赶紧右上叉叉,准备另寻高就。
又浏览了半小时,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方锐磨磨蹭蹭考虑再三,终究是被心底的那点小刺激驱使,再度点开了那则神秘的贴文。
里面并没有表明到期日,大概是长期有效,或没人上门,毕竟现在的大学生都自诩文化知识分子,估计谁也瞧不上这种给人打扫的活。
打扫整理⋯⋯确实算不上什么难。方锐近期想筹一笔钱买电脑设备,按这个工资,多蹭个几分钟,似乎挺划算。怎么想都美美的。
万一真是什么钓鱼帖咋办?被骗上门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方锐左思右想,最后一拍大腿,上门瞧瞧再说,他大白天去,万一有什么意外⋯⋯他滑着椅子到一旁室友的桌前,打开抽屉,里头摆着一罐防狼喷雾剂。
“周美人,借用一下你的喷雾。”方锐朝着正在看书的室友嘿嘿一笑。
周泽楷微微侧过俊脸瞥他,长睫一扇给了他一串删节号。
“谢谢哈。”方锐滑回原位,开了个文档劈哩啪啦给自己打了份简历,连着那则贴文一起打印出来后就出门打球了。

*

第二天方锐拿着东西上门,盯着锈迹斑驳的红色铁门站了一会,按下电铃。
没人应门,方锐隔了一阵又按,这次按得长了一点,正当他被脑中的幻想逼得决定打退堂鼓的时候,门开了。
依照这发须的不整程度,方锐判断这必须是一周以上没打理了。
依照这黑眼圈的浓重程度,方锐判断这必须是天天夜车放浪形骸长期熬夜打下的深厚基础。
依照这面容憔悴的程度,方锐认定这人和变态杀人凶手间可能存在着囚禁与被囚禁,折磨与被折磨的不可告人的关系。
依照这衣服⋯⋯算了,方锐什么也不想说。
“⋯抱歉,刚在睡觉。”那人微微眨了下眼睛看他,“我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会上门⋯⋯你是来应征的?”
“诶、是的,我叫方锐。”方锐很快从包里拿出文件递上。
“好的,你进来吧。”那人点点头拿过,看也没看,很干脆地往里面走,方锐顿了一下,才跟着对方进门。

“如你所见,你的主要工作范围是这个工作间,还有客厅,其他你随意,我可以给你加钱。”那人指指另一扇门,“那间不用打扫,别开门。就这样。”
方锐睁着他的眼睛,这房子的凌乱程度令他无语,主要原因并不是生活痕迹,而是满地的纸,破布,静物模型,各种白白的可能是漆或是什么奇怪素材的东西,还有各种斑驳的色块,大大小小的废料,雕塑作品,画布,一些用具器材什么的,防范灾难现场,他还差点踩到一把雕刻刀。
这片混乱直接无缝接轨所谓客厅与工作间,路上铺满报纸,还有各种书叠放在四处。
方锐环顾室内,遍寻不着垃圾桶这玩意,后来才发现一张疑似椅子的背后堆满了塑胶袋,垃圾桶想来是被淹没的。
“⋯⋯⋯”
“今天可以开始工作。”那人扒拉一下头发说“堆了一阵子有点乱哈。你要是没意愿的话就不送了。”
“⋯⋯我做。”
方锐不知道自己怎么开的口,那人听了点点头,走回工作间拿出两罐溶剂,“这罐可以用来清那个,你带口罩没?戴着用比较好。这罐用来洗沥青的,配洗衣粉⋯⋯咦,好像没了,还有手套⋯⋯”
方锐抽抽嘴角“我等下去买过来。”
“行,你要是回学校商店买的话报我的名字,我叫叶修。”
“靠,你是学生啊?!”方锐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叶修也惊讶。
“不,就是没看出来,哈哈。”就你这造型谁能看出来啊?方锐在心里吐槽。
“我是美术系的,大三。”
“呃,那我应该叫你叶前辈?叶学长?”
叶修看了方锐一眼,似乎是笑了一下说“不必叫学长了,叫名字就行。”
方锐点点头表示明白,叶修就从一团衣服中抖出一把钥匙来交给方锐。
“我先去睡觉了,你做完敲那房门叫我,到时候一起结给你。”
不等方锐反应,叶修转身熟门熟路绕过地上的危险物品,进门关门一气呵成,留下方锐原地凌乱。

当天方锐从早上十点干到下午五点,远远超出了预想的大工程让他久违的体会了累成狗的滋味,勉勉强强清出了一个样子,至少确保能安全行走了。
母亲是伟大的。他坐在地上灌着水想道。
那扇门自从叶修进去后再无动静,中午吃饭时方锐也没看见对方出来。
可能是熬夜过久终于可以睡了吧。方锐心想,眼前浮现叶修的熬夜脸,然后站起身来将那团衣物分好,扔了洗衣机,又走进厨房,将积了薄薄灰尘的流理台擦了干净,往空无一物的冰箱放进一罐饮料。

Tbc.

我近期真是写什么ooc什么⋯⋯(心累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