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方叶】好大一个坑(2)

*这文就是个突发,想到什么写什么,随便写,看心情更,绝对ooc
*细节什么的经不起检验,所以就不要在意了(。

@星河陨落兒子我們吃糖吧(


“你昨天咋没叫我?”
叶修打开门的时候微诧,方锐耸耸肩“估计睡死了也叫不醒,你这是熬了多久啊?”
“具体不清楚啊,昨天是这阵子有印象的第一次睡。”叶修让他进门,然后走进房里找钱包。
“我靠,太拼了吧?!”方锐觉得对方这种形容可以说是非常可怕了,他是大一生,虽然也是各种忙碌,但没有这种境界,老实说他觉得叶修随时倒下去也不奇怪。
“不拼不拼。”叶修呵呵一笑“你以后就晓得。”
方锐摇摇头,他读的专业挺闲,宿舍里到处都是游荡摸鱼的前辈,熬夜熬最多的是为了打游戏。
“你买的那些多少钱?”
方锐报了个数字,叶修就连着工资点给他了,
“衣服你拿出来了没?”昨天还有课,就先走了,方锐并没有帮叶修处理那堆洗衣机里的衣服。
叶修点点头“等下要拿去晒了,谢了啊。”
“我昨天没做完的今天接着做吧。”方锐抱著有空就赚钱的心摩拳擦掌。
“不必,你明天再来。”叶修说“今天最后收工了,还会弄脏,你这样不划算。”
方锐听了嘿嘿一笑,说“没事,赚钱不嫌多嘛。”
叶修一愣,才想到对方就是为了赚钱自主加班来的,忍不住摇摇头,“你下午有事吗?”
“没有啊。”
“那我再回去睡会,你把衣服拿去晒了,中午叫醒我,请你吃饭吧。”叶修一边说,肩膀垮了一点,看起来蓄势待发。
“好啊。”
方锐心说这雇主真是太大方了,随他故意加班削钱,还请他吃饭。
“帮大忙了。”叶修含糊一句又回了房间。

有了昨天的经验,方锐今天做起来稍微熟练了点,将昨天剩余的一点收拾工作给整完了。又拿洗好的衣服去晒,这才发现叶修的阳台也是一团糟。
放在那里的不明物体是什么??烟灰缸?有这种烟灰缸??方锐瞪着那深沉无比,塞满烟蒂的烟灰缸猛瞧,又看了看地上散落的烟蒂,喊了声妈啦!急急忙忙跑回去拿扫帚。
“妈的,这邋遢烟鬼!”方锐觉得可怕,戴上手套,心一横,伸手去拿那个彷佛燃烧了某人无数生命,黑暗如索多玛深夜的烟灰缸。
方锐跟着同学抽过几次烟,每次都被呛得大咳特咳,对着这缸“硕果”不禁肃然起敬,心里那点小洁癖突然触发,想冲进房内抓起他雇主的衣领,告诉他什么叫环境卫生,什么叫烟害防治,什么叫劳工人权⋯⋯至今为止产生的那点好感度立刻清空“靠⋯⋯习惯真的太差了。”

方锐卯起来把阳台整理了遍,就连角落那盆奄奄一息的草都浇上了水拖到阳光下。然后又迅速晾起了衣服,这堆衣服里什么都有,两件T恤,一条沾了颜料洗不干净的旧裤子,裤脚被踩得脱线,两条内裤,三双袜子,一件外套。方锐也是男人,在宿舍里更是见证了男人在衣着上多么能省则省——能不洗不换的衣服绝不洗绝不换,虽然必须洗了换了还是绝不洗绝不换。于是他就对着这几件衣服的数目琢磨上了,做了几个排列组合,故意得不出答案。
他这人是有些微妙处的小洁癖的,一般性的邋遢,但绝对保持干净,该清的环境,该洗的衣服准时洗不拖延,“乱是乱,脏是脏,不能混淆的。”

没事,叶修他只是忙,可能要准备画展,他是大艺术家,肯定几周没好好过日子了。
“草草草。”方锐立马蹲下去盯着那盆植物看,以压制他想冲进叶修房间将衣物翻一遍的冲动——搞不好全是没洗的——“草草草草草。”
天蝎座的偏执倾向发作起来谁也架不住,方锐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这里擦擦那里看看。这么折腾下来才突然发觉,叶修这房子里真是啥也没有,贫脊得很,他宿舍里都还贴海报放手办呢,叶修这客厅里就一张椅子,一个垃圾桶,一张推到墙边的小桌,这下杂物清空后看来更是空空荡荡。
工作室里就丰富了点,墙面上色彩丰富,上头一个大板子,钉了满满一大堆图纸、素材、和一些小东西。
除此之外工作室里还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墙边堆着大大小小的画板,两三个工具箱,一个大杂物箱,两个并排的大柜子,一个垃圾桶,一盏立灯,各种各样的杂物和模型,其实更像杂物间,客厅才是工作室。
方锐在叶修的工作室里待了一会,发现意外非常舒服。叶修家的客厅采光好,工作室里倒是只有扇透气小窗,大白天的,整个房间里的亮度只有外边的十分之一,却温和静谧得让人舒心,整个工作间虽然只放了物品,却极有生活感,方锐这时发觉他对叶修刚开始的那点好感是怎么来的了,叶修有点像这间工作间,莫名淡然沉静得让人安心。
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竟然已经十二点半了,方锐赶紧去敲门,叶修很快就开了,手上有些脏污的痕迹。
“你不是在睡觉吗?”方锐看着对方明显清醒的眼神问。
“想想算了,完工后爱怎么睡都行。”叶修说,“来吃饭吧。”

“⋯⋯⋯”
方锐很无语。
方锐内心非常想吐槽。
他知道雇主请吃东西已经挺不错了,但对比于稍早叶修潇洒说要请他吃饭的态度,方锐并没有想到兑现的实物会是一碗香菇炖鸡面。
“怎么?你想换红烧牛肉吗?我还没吃。”叶修注意到方锐的神情,表示可以更换。
“不是。”方锐委婉道“你平时就吃这个吗?”
“也有外卖,但我现在身上的钱已经付给你了。”叶修自信道“我泡面的技术没得挑,不比外卖差的。”
方锐听了也不客气,他饿坏了,拿起筷子就开吃。
“你忙了那么久就吃泡面能饱吗?”
“别担心,还有呢。”叶修嘿嘿一笑“你尽量吃,口味很多。”
“⋯⋯⋯”谁跟你说这个了,方锐简直想哭。
叶修环顾了下四周道,“我觉得你干活干得不错。跟着我混吧,下回给你加火腿肠。”
方锐更想哭了。

Tbc.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