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韓叶】啧,上车

晚来了一些,韩队生日快乐啦!


叶修做完了最后一套卷子的时候,外头已经是月挂高枝了,他伸了伸懒腰,打了个打哈欠,没去瞥墙上的时钟,他知道必然已经过了零点,而另一个人,则和他一样清醒着。

闭上眼睛再张开就会是早上了,睡眠对他们这些准考生来说就是这么回事,每天都一样,不因特殊的日子有什么改变。叶修想起什么,嘴角勾起一点笑意,果断的熄了灯。
一夜无梦。

他慢悠悠地踩着点进了早餐店,果不其然,另一人早已坐在老位置上,手里拿着单字本,明明没投过来任何一眼,却能在他拉开椅子的前一秒冷冷地丢一句“晚了。”

“哎,早上睡得特别舒服,都不想起来了。”叶修笑道,“还不是因为今天这日子特别好吗?”
韩文清哼了哼,接过老板娘端上来的豆浆。早自习要考英文,他听着对面的人笑笑地点着熟悉不过的内容,眼睛在画过两次荧光笔的表格上认真看过一个个字母。
⋯routine,affection,soybean milk,buns,fried bread sticks......
“⋯⋯”
“老韩,英文单字好吃吗?”叶修呵呵,“小心消化不良啊,多记这几个字也是没用的,在哥的面前都是徒劳。”
叶修这人就是有本事,一句关心都能说成嘲讽,不过韩文清要是会轻易受他影响,这多年对手也就白做了。

“今天你还会输我。”
“喂喂,什么叫『还会』?我这周还没输过呢。”叶修不乐意了。
“昨天的失败,今天就忘了吗?”韩文清也呵呵,将单字本收起,认真啃起油条。
“没关系,今天赢过你就行,可惜了,难得过个生日还得品尝失败的滋味。”叶修一脸惋叹。
“那你就替我尝了吧。”喝下最后一口豆浆,韩文清拍下纸币,大步流星地就往店外走。
“哎哟你这急性子⋯⋯”叶修嘴上喊着。手却慢条斯理地端起自己的豆浆,从容地一口喝完,慢吞吞地掏钱放桌上,才叼着油条跟了上去。

兩人前脚后脚的进班,开始了考试刷题的日常,笔尖在考卷上刷刷刷的游走,纸张的窸窣成了寂静教室里唯一的声响。时间就在这个过程中快速的走过,阳光的照射方向不能成为指标,窗外的葱茏纷扰着金色,没有人能突然醒来,觉察这一切。

中午吃饭时叶修仍对着物理卷献上脑细胞,他如此奋斗不懈,并不能使常数对他亲近,他们仍然生疏得很。

少错了这题又能得满分了,叶修不恼,却有些烦闷,这样的题型已经错了第二次,这次出的题组,一个地方出错就是连错,他不担心学不会,却担心自己的思考仍有漏洞,理解得并不完全。翻开一页新的计算纸,打算从头再来过,一只手却盖住眼前的空白。

“干嘛,老韩?终于发展到午餐时间找人麻烦的地步了吗?”叶修抬头看一脸凶相的韩文清,靠,真是这样他也信的。

“吃饭。”韩文清甩下两个字。
“哎,等会儿再吃,让我先搞定这题⋯⋯”叶修低头拨开韩文清的手又要开始解题大业。
“吃饭。”韩文清将计算纸抽了。
“⋯⋯怎么,还要我陪啊?”叶修勾起一边嘴角,身体靠上椅背,挑衅地看着对方。
“这题你得算上半小时。”韩文清皱眉。
“屁!哥才不用那么久。”叶修反驳着,却还是收起卷子,从书包挖出一个三明治来,韩文清见状啧了一声,“去食堂。”
“没钱。”叶修想也没想就说。
韩文清抓起人往外走,叶修没抵抗,边走边啧啧“韩大大这是要请客?那必须不能拒绝啊。”说着手臂就勾上去了,两人的身高相差不大,这样搭着肩走没什么压力,只让叶修在心中感叹都是考生,这家伙怎么还有心思锻炼?这肩头倒是越发厚实。

叶修让韩文清请了一顿,下午安分下来,专心上课做题,数学考赢了也没有嚣张得瑟,下课不是做题就是睡觉,没有去烦他这个对手。

韩文清生日,倒是有几个人来祝贺的,比如他几个社团的学弟,隔壁班的张佳乐等,副社长张新杰来送礼的时候还被叶修调戏了几句,不过他和他社长一样,都是对叶修垃圾话免疫的人,叶修撩了几句就无趣地回位了。

一直到放学,学生们才从题海中回过神,看着彼此被夕阳染红的有点木然的脸,开始或沉默或结伴地离开校园,累得甚至没说一句再见。

叶修和韩文清读起书来是没个停的,有种沉迷的拼劲,等两人终于抬起头来,班上的人早就都走光了,晚霞也快被蚕食殆尽,天空一片沈紫。

两人互看了一下,“走吧。”叶修率先道。
两人静静地收拾东西,慢慢走出教室,走廊上也没人,脚步声很小,几乎可以被地板吸收。

他们的家在同一个方向,理所当然的这些年,也是一起走的,几颗星子亮晃晃缀上的天际,他们没有抬头去看。

“今天就是十八岁了吧?老韩。”叶修说,声音不大不小,在只有两人的路上,入耳正好。
“嗯。”韩文清应了声。
“虽然这么多年下来生日都要过烂了,不过这么重要的日子,总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叶修说。
“多余的垃圾话就免了。”韩文清冷淡。
“怎么说话呢?太伤感情了。”叶修一脸痛心。“等着。”

韩文清站在向晚的道上,看着叶修走进路旁的商店里,过了一会拿了两根雪糕出来,韩文清脸都黑了,“这个天气吃雪糕是想冻死吗?”

“我只买得起这个。”一根还是送的,叶修没说。
“生日快乐啊老韩。”

盯著對方的臉,彎起的嘴角仍是弧度鬆散的笑意,他洩憤似的咬下一口,冰被嚼在嘴裡吞下,一路冷下喉,涼涼的沈澱,化在肚子裡。
口却也不必开。

“一点也不暖心,差评。”
“别这样,明年会更好。”
“还等明年?”
“明年,你该有驾照了,到时候可得载哥上学。”
“呵,那得看你考不考得上了。”
没有什么起伏的对话,笑意在两人身后撒了一路,让指针一剪也没断开。


十八岁正是被朋友闹着考驾照求载的年纪,韩文清当然不可能浪费时间去考一张驾照,不过一台全新的单车还是有的,黑底红纹,二十七段变速,很符合他的审美。

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餐,快走半个小时消食,然后继续回来刷题,慢跑锻炼,洗澡,刷题,卷子做了一套还有四套,书读完一本还有十本,就这么对着这些堆积如山的东西,说不烦那也是假的。
韩文清是个很固执的人,有了目标就一往无前走到底,在学习上他有定性与毅力,他知道另一个人也是如此,但若是这样闷头猛走,未免无趣。
这还是他教会他的。

笔下执着的数学题不算告一段落,但他的时光不会等他,韩文清起身穿上外套,跨了他的新车就往另一边骑去,夜风扑在脸上全是冻的,刮在耳边像是笑声。

叶修从政治卷上抬头,表情略带懵逼,竟然还听得见有人在喊他。
“叶修!”
“干嘛?”叶修顺口回应,根本没人会听到。
“出来!”对方回话了,叶修还没认知到这个问题,继续对答,“不要,冷。”
“叶修!”

他愣了两秒,迅速起身走到窗边往外看,这不是他脸色一如既往凶恶的对头吗?
叶修推开窗户,“哟老韩!新车很煞气啊。”风灌到脖子上了,他缩了缩。

“下来。”
韩文清跨在单车上,从底下抬头看着他,太特么的青春了,叶修实在很难控制嘴角的上扬。

十秒更衣算是刷新了纪录,没有去瞥墙上的时钟,直接跑下缩短的楼梯,装模作样的功夫都嫌太慢——在时光的面前
“这是要上哪兜风啊?不会把我载到后山埋了吧?”
——即使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见你,也难以被称之为珍惜的分秒必争。
却不必多言。

“啧,上车。”

Fin.

——————————————————————
不要在意细节,很多是我乱掰的,本来想着吃冰却发觉大概会冻死但还是继续吃(喂

然而并没有开车。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