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四_自己更

日更就是作死
躺尸
大家随意
我是个正经的清水写手!!!

【喻+王+叶】休息時間2

新年快乐!!!

*
在一次偶然的闲聊中,叶修得知了喻文州喜欢拼字游戏的事,这类游戏在外国报纸的副刊上有很大的版面,叶修有时也会在休息时间看见喻文州坐在桌前专心地玩,对此他觉得有趣,偶尔便翻着一叠资料坐在一边看。
令叶修惊讶的是喻文州的英文水平还不错,对着那些有长有短的方格子笔尖点点就能填上来。

“文州,英文水平不错啊。”这天他看着喻文州下笔写了一串对他来说实在有点长的单字,忍不住开口道。
“也还好?差不多高中水平。”喻文州抬头看他,过去他在课业上也算是用心,加上脑子不错,留下来的东西还算多。
“在职业圈算是很高了,我初中都没毕业呢。”叶修有些感慨似地说。
“可能是我以前补习,印象比较深刻吧。”喻文州说“不过现在看这些事,也不会觉得特别可惜。”
毕竟他们的成就与学业无关,有舍有得,对于喻文州来说,他现在的回报还是很划算。
“是这样没错。”叶修说,他对自己的选择从未后悔。不过喻文州能这么说,也是因为现在的环境确实比过去好了太多,过去那些人离了职业圈,因为自身条件的关系,也没什么后路可走,最后多也不再联系,他见多了,却也没说出来。

“出国前联盟也安排恶补过了,看那时的情形,大家普遍状况确实不太好。”喻文州说,国家队众人看东西还勉强能看个七七八八,口语却一通破烂,就连黄少天平常说话挺溜的人都频频卡壳。
“不过叶领队的口语出乎意料的不错呢。”喻文州表达他的意外与赞美。
“呵呵,好说。”叶修收下赞美,“这种事难不倒哥的。”
“呵呵。”喻文州笑了一声,笔尖点点又填了一格。

不过说到学历与出路,他们这些黄金一代到以下的选手,还真没有太过担心,产业的环境确实变好了,他们多出许多选择。以喻文州个人而言,因为种种因素,他确实完成了高中的学业,黄少天就没领到那张证书,就他所知楚云秀高中也没毕业。他们现在正值颠峰时期,经济方面不用担心,甚至个别已经赚够了今后的本,日后凭著名气与技术也容易在圈内从事相关行业。
喻文州想到韩文清,一个拿着目前所知最贵合约的选手,即便已经是职业末年了,但是代表的价值远远大过真正身为选手的身分,代表了一個時代。而眼前这个刚走下赛场打算步入历史的家伙,反而没法做个名利双收的好例子。

喻文州想想就开了个话头“说起来,叶领队这次担下这项任务似乎不太情愿。”
“啊?这是当然了,哥历经风风雨雨回到家都还没铺好床呢。”叶修脑袋往手上一撑,表情十分不满。
“能承担这项重任的也只有你了。”
“别说了,你们这些队长副队长的,一个个不是应该最省心的吗?”叶修叹了口气“小朋友,还是缺乏前辈的关爱和指教啊。”
“⋯⋯要带领一群平时做领头的人本来就不容易啊。可以的话队长一职我本来也很想暂时放下的。”喻文州有点无奈地顺着对方的话接下去。
“本来?”
“嗯,原本是安排王队担任这次的国家队队长的。”
叶修闻言,立刻赞许地点点头笑道“他一定是懒。把麻烦推给别人,真是有远见。”

“我接受你的赞美。”刚进门的王杰希走过来,给了叶修一个眼神。
“⋯⋯”喻文州相当无言,王杰希确实是懒得挑这担子,扔包袱却扔得十分好看,他这个“更加年轻有精力的优秀后辈”只好努力对主席保持微笑。
別这么大方的承认啊,虽然是变相的。喻文州心里吐槽。
“不过依我看王杰希你这队长还是不当的好啊。”叶修摸摸下巴,“要管这么一群不同队里来的家伙,你的管理风格恐怕不合适。”
管理作风。

这话题可正经了。
王杰希看了叶修一眼,心里是同意的。他也是考量到这一情况才有所保留,毕竟微草在他的管理下一向是走严肃路线,难听点是高压政策,而面对各有脾气的高手们,他的习惯可能也会造成许多不适应。
“说到管理各有特色的人,确实还是喻队更有心得。”王杰希说。
“嗯,其实蓝雨的风格⋯⋯算是走无为路线?挺自由的。”喻文州说,放任政策还是挺好,主要蓝雨的风气本来就开放,他一路走来也没想过要严肃管理,何况队上还有个黄少天,两人的恩恩怨怨也让他较习惯于随和但有原则的政策。
“蓝雨要是和微草交换风格肯定要完,怎么样,回去后要不要来个一周队长交换计划?”叶修打趣道。
王杰希很不以为然,说“如果能把副队长也换了,还值得考虑一些。”
“我倒是觉得许斌的性子太稳了,激不起什么火花来,这样活动起来有些沉闷呢。”喻文州说。
“黄少天平时在队里工作都是什么样的?”叶修有些好奇了。
“少天啊,训练时不太多话。平时是挺能带动气氛的,但也不会冲过头,和队里上上下下都很能说上话,算是和人混在一起的的作派。”喻文州想想说道“其实也挺羡慕的,这样的特质。”
“是挺不错的。王大眼你家呢?”
“管理上许斌不太需要做什么事。”王杰希说,“也许私下有什么交流吧,但平时没见过什么问题。”
“哗,王大眼你的威严跟老韩不相上下啊,小朋友被你的眼睛一瞪是不是都不敢说话了。”叶修忍不住啧啧称奇,在他看来微草的众队员还是个有脾气的,在王杰希的管理下乖的像小猫一样,还能维持一定的向心力,是挺不容易的。

“说说你自己吧,叶领队带过两支队伍,想必是很有心得。”
听王杰希开呛了,喻文州心里哇了一声,这不是有点敏感嘛!但同时又很好奇,叶修的管理方式在他看来也很神奇,兴欣上下又似乎没有一个人不服他,就这样拉拉扯扯跌跌撞撞的抱了冠军。
而先前的嘉世恐怕就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诚然外在表现上旁人还是能指出是别人的问题,然而真正内部的事还是当事人清楚。
“哼,我家的小朋友一个个有能力又听话,虽然新手多,不过新人教教也没事嘛,结果你们是看见了的。”叶修呵呵笑道,巧妙回避问题,非常意有所指,老狐狸。
“那苏沐橙平时怎么样?”
“沐橙啊,平时就是看剧,逛淘宝,偶尔和小唐和我们老板娘出去逛街。”叶修据实以告,也无法掰出什么认真勤奋的副队长形象。
“⋯⋯挺悠闲的哈。”喻文州虽然能够想像,不过真实听见还是有点微妙。
“确实没什么要干的吧,指导个别难沟通的队员算不算?或是帮忙虐菜?抢boss刷本?”叶修列举兴欣队员日常工作。听得其他两人一头黑线,这哪里是正经战队副队长要干的工作,后两项根本就是私人业务。
“你们什么眼神?”叶修特别不要脸。

“虽然队员也是一个因素,不过比起以前,你的管理风格还是变了很多吧。”王杰希单刀直入。
“队伍的性质差太多,这怎么比。”叶修淡淡地说“嘉世后期运作的很成熟,但是商业化严重,我看不惯这种。管倒是一直都那么管,有问题就要指出来呗,要是他们都做得很好,哪用得着我说。”
“但还是有人看不惯你。”王杰希说。
“是啊,总会有这样的人的,毕竟本来就不是每个人的个性都吃那一套。”叶修说。
“也许是说话方式的问题?”作为沟通达人,喻文州提出问题。
“也有点吧,年轻时讲话总是比较嘲讽。”叶修耸肩,“没想到他们受不了啊。”
你现在也很嘲讽。

喻王两人在心里说,本来就对立了,再加上这种冷嘲热讽还真是有点难忍,这人还真不怕被揍一顿。
“做得不对就会导致失败,能改的就要通通改过来,毕竟我们是要赢的。”叶修继续说,“失败因素可不能忍啊。”
“你也挺冷酷无情的。”王杰希说。
喻文州忍不住同意,只想着胜利确实没什么错,但是一个由人组成的队伍远远不只这些。
“都是过去式了,现在长了点教训。”叶修大方承认,“不过贏是必須,冠军还是不会让的啊。別看沐橙那样,硬起来比我强势多了。”

喻文州说“下个赛季确实值得期待,由沐橙担任队长想必很不一样。”
“女人领导的团队应该是重沟通的类型吧。”王杰希说“楚队就挺柔软的。”
喻文州听了忍不住干笑两声,“楚队很努力的。”
楚云秀的柔软一直是团队硬伤,也是长久以来备受议论的焦点,尽管拼命带领队伍冲击季后赛,总是难免扛不住压力。

喻文州指的是楚云秀为了队伍更加强硬的表现做出的努力,然而对于作风本就强硬的王杰希而言这种程度大概不值一提,这种无意识的发言对当事人而言恐怕是一箭。
王杰希並没注意到喻文州的意含,“队伍的氛围感觉挺融洽的,烟雨。”
“的确,感觉上下关系疏通,满温和。”喻文州同意。
“我们兴欣的氛围也很融洽的。”叶修说,“太多沟通也没什么实际帮助吧,还是增进能力更重要。”苏沐橙大概也不是那种善于一个个开导的类型。

“缺乏沟通很难办的,适度的沟通可是团队运作不可或缺的部分。”喻文州说“毕竟队伍之间可是建立在彼此的信任和理解上。”
蓝雨能如此自由,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队员之间彼此了解上,沟通良好,情感交流也不别扭。
并不善沟通的其余二人只得点头,王杰希是真不擅长,叶修是没什么机会。

“那喻队长,我建议你和孙翔同学沟通一下。”叶修提出意见,“他最近和老张不对付。”
“为什么不让孙翔自己去和老张沟通?”
“问得好,因为他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问题已经影响了团队啊,看今天练习赛表现,估计人还以为是老张在怼他。”
“我注意到了。”王杰希也说“看孙翔的个性,即便意识到了也不一定会拉下脸去讲清楚吧。”
“是的,所以你要试着让孙翔意识到这点,然后去找老张解决问题。”
“这⋯⋯”太幼稚了。喻文州心说。“我这任务怎么像老妈子一样?”讲实话这关他什么事啊。
“别这么说,能承担这项重任的也只有你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给予肯定。
“哎,老张脾气也很硬啊,这次又是孙翔惹了他,虽然他也表现不错,没在工作表现上出什么问题。但是孙翔可就不同了。”叶修又说。
“作为前辈还是有成熟的地方。”
“咦,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感觉你们在故意挤兑我。”喻文州听着这两人一搭一唱,忍不住汗。
“辛苦你了。”叶修说。
“下午的团队训练加油吧。”王杰希說。
“⋯⋯⋯”

“说到这个,你团队赛别再放飞自我了。”
“我只是试试看。”
“少来,试试看和乱来以为哥看不出来吗?”
“很明显是这样。”
“呵呵,嘴硬啊你,怎么有小情绪了?”
“我之前应该提过某人的梦话害我睡眠质量不好。”
“靠,你敢不敢再任性点了?”
⋯⋯⋯⋯

空调很舒适,灯光也充足,喻文州听着两人的拌嘴填着字。
啊,
communicate,communicate communicate.

Fin.

这次的对话不像上次那么有趣跳痛,仍然是练习抓性格
啊,一讲严肃的事情就很容易心里戏,一心里戏就容易跑cp向了⋯⋯

评论(12)

热度(119)